“小点声。”萧游皱了皱眉头,轻声喝道。

  “呃……”雷振光显然也知道,在这里大声呼喝对病人不好,也连忙噤声,只是又狠狠的瞪了萧游一眼。

  萧游却嘴角挂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你说的是真的?我治好了你爷爷的病,你就叫我大哥?”

  “当然,我雷振光说话自然算数,一口吐沫一个坑!”雷振光哼了一声,脑袋昂起,很骄傲的模样。

  萧游摇了摇头,低头默默地把脉。

  此时其他医生方才回过神来,刚才萧游不引人注目,其他人到是并不在意。此时和雷振光的对话之后,众人这才不能不在意了。萧游这么年轻,但是刚才那不温不火的几句话说的却很自信,身上自然的散发出了一种炫目的气质。

  吴立国正好站在萧游的身边,小声问道:“真的假的?这病你能治?”

  “先看看。”萧游不说话,默默地把脉,手法很奇怪,先是三指,然后二指,最后一指,一指到了后来,竟然倒悬了起来,只用指尖点在病人的腕子上面。

  “这是什么把脉手法?”吴立国身边的一个老中医奇怪的自语了一句,然后小声问吴立国:“这个年轻人,是你的弟子?”

  吴立国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他还真不是。不过这个人你应该知道,上次那两个重病患者,就是他提前做了治疗,所以才会让手术如此顺利。”

  “什么?是他?”老中医还在那里琢磨吴立国说的是哪两个伤者呢,院长却已经知道了,他急忙来到吴立国身边,问道:“你说的,是这个年轻人?”

  “不错,他叫萧游,现在还在上高中。我昨天去的他们学校,让他今天过来,想要看看他的水平。”吴立国已经将昨天的事情告诉了院长,院长一听吴立国这么说,顿时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果然年轻啊!”院长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吴立国此时脑中却灵光一闪,更是大大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刚才听了那老中医的话之后,也一直都在琢磨,这是个什么诊脉手法,虽然在回答两个人的话,但是心里也不断的在思考,一直觉得熟悉,此时终于想了起来,低声惊呼:“黄帝三线玄丝手!”

  “什么,什么?什么手?”院长靠他最近,连忙问道。

  吴立国却摇了摇头,喃喃自语:“不可能啊,这手法早就已经失传了,要不是我恰好从一个典籍中看到了一星半点描述,但是,但是具体怎么操作根本就是一个迷啊,难道这个年轻人,真的会这种手法?”

  院长气的差点跺脚,这越着急,这吴教授还越不说,心里就好像是猫爪的一样,别提多难受了。

  萧游此时却将手收了回来,脸上多了一些郑重,然后将患者的手掌摊开,看了一眼之后,眉头又皱了起来。

  “哼,不行就早点说,实在不行,我大不了在转院,你可别把我爷爷的病耽搁了!”雷振光看萧游看来看去也不说话,以为他不行,忍不住的讽刺了一句。

  萧游却看都没看他,看完了这一只手掌之后,他又将病人的另外一只手给拿了起来,看了两眼之后,低声的嘟囔了一句什么,其他人都没听到,但是吴立国却听到了,萧游说的却是:“真的是这样……”

  “真的是什么?”吴立国连忙问道。

  萧游摇了摇头,然后将病人身上的被子揭开,伸出手指在病人的胸前,两个肩头点了 两下,然后用手掌开始在病人的胸口轻轻按摩。

  “喂,你在干什么?”雷振光急了,他爷爷已经七十多岁了,这小子还在他爷爷的身上忽来一阵,到时候可别小事变成了大事,万一爷爷不在了,那事情可就大发了。

  “住口!”萧游猛地转头呵斥了一句,威严尽显无遗。雷振光也不禁被夺了气势,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正要说些什么,再看萧游已经将目光全都放在了病人的身上,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萧游在病人的胸口按摩了足足又是分钟,然后又将病人反转了过来,在背后的几个穴道上面轻轻的按摩了起来,过了一会之后,老人的身体忽然开始颤抖了起来,萧游连忙对吴立国说道:“拿盆来!”

  吴立国一愣,多少年没有人这么和他说话了,一时之间,好像是产生了错觉,当年他学徒的时候,似乎师傅就这么指使过他,一时之间甚至以为是时光错乱。

  但是下一刻,就连忙动身却拿盆了。

  很快盆子就拿了过来,萧游伸手接过,而就在此时,老人忽然双手一撑床板,竟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几下来到床头,张口就吐!

  萧游连忙把盆子放好。

  就听‘哇’的一声,一团团黑色的如同泥浆一样的东西,就被老人吐了出来。这一吐就是小半盆之多,过了足足三分钟之后,老人这才停止了呕吐,萧游连忙将老人放在了枕头上面,老人轻轻的喘了口气,过了不到半分钟,竟然睁开了眼睛。

  “醒了,醒了!”

  “真的醒了,太神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啊,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

  病房里面顿时炸了锅,雷振光先是一愣,继而狂喜,再则狂怒,暴吼一声:“全都滚出去!”

  医生们这才如梦初醒,连忙成群结队的从病房里面走了出去。只剩下院长吴立国还有萧游雷振光留在这里。

  “小光,不要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老人的声音传来,很微弱,但是很清晰。

  雷振光眼眶一红,连忙走上前来,拉着老人的手道:“爷爷,爷爷!您真的醒了,真是太好了,以后我再也不偷偷带您出来了,吓死我了!”

  “呵呵,没事,没事……这条老命,又保住了。”老人笑着拍了拍雷振光的脑袋。

  “爷爷,是,是这位……这位……大哥,把您救活的。”雷振光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连忙把萧游拉了过来,说道:“爷爷,这小……额,大哥,很厉害的。”

  雷振光这话一出口,萧游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雷振光。这小子看上去应该是一个衙内,但是没想到,脾气到还算耿直,输了之后,一点也不赖账。

  老人的目光也放在了萧游的身上,微微一笑道:“小伙子,谢谢你。为我这把老骨头,费心啦!”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d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