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然的脸色刹那之间就红透了,根本就忘记了挣扎,对于保护自己这种事情,这个女孩似乎天生就少根神经。

  但是萧游下一刻就放开了她的手,陈晓然却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点失落,这个每天和自己一起上学放学的男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渐渐的在自己的心里留下了一点影子。

  而萧游此时却忽然对陈晓然说道:“我有点事情需要去办,你自己回家把。”说完之后,就转了个弯,走进了另外一条胡同。

  陈晓然愣了愣,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也乱了厉害,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萧游的不同。

  一辆黑色的奥迪停在了陈晓然的旁边,带着白色手套的中年人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微微躬身,恭敬地说道:“xiǎo jiě,是否现在回家?”

  “嗯。”陈晓然点了点头,那中年人给她拉开了车门,陈晓然怅然若失的走了进去。这两天为了和萧游一起上学和放学,她已经一个星期没有乘坐自己家的私家车了。当然,为了不让萧游察觉到这一点,她也从来都没让司机老李叔叔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xiǎo jiě,您没事吧?”老李从后视镜里面看到了陈晓然思绪繁杂的脸,关心的问道。

  “没事,老李叔叔,回家吧。”陈晓然笑了笑,老李点了点头,车子平稳的开了起来……

  萧游对那边的事情根本就不曾注意过,快速的穿越了一个有一个巷子口,然后在一个无人的死胡同里面停了下来。

  同时身后传来了车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两个面包车停在了巷子口。从上面走下来十来个打扮凶恶的年轻人,为首的是一个大光头,脸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

  他最后从面包车上面下来,相比起其他人手里拿着的棍子kǎn dāo什么的,这个人空着双手什么都没拿,但是一身凶悍的气息几乎扑面而来,肌肉虬结将一个白色汗衫给绷得紧紧地,给人强烈的压迫力!

  “你就是萧游?”这人上前两步,看了看一身校服的萧游,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神色,说道:“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按照道理来说,你一个学生,我实在是不愿意对你动手,但是没办法,吃这一行的饭,只好做这一行的事,你有什么委屈也不用跟我说,谁让你得罪人了呢……”

  “呵呵。”萧游听这人说话,不禁笑了,这家伙领着人都上了门了,不管是不是无奈,今天的事情都这样了,难道还有别的可能不成?当下一笑问道:“没关系,你们道上混的也不容易,今天你只要告诉我一件事情,我就给你们留一条活路。”

  “什么事情?”这光头虽然听到了萧游后面的话,但是却以为自己是幻觉,不管怎么看这个半大的孩子,都不应该说出这么不理智的话。但是心里,却隐隐感觉到有些火了。

  “到底是谁要对付我,董少阳,究竟是什么人?”第一句话问出口之后,萧游觉得不够准确,所以才又加上了一句。

  “嗯?你知道董少?唉,知道了也就知道了,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了……”这汉子说道这里,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是不反抗的话,让他们打断你两条腿也就完了,保证上医院去一趟,就能够立刻接好,并且不落下残疾。我虽然收了钱,但是也不愿意做这种缺德的事情,但是你要是反抗的话,到时候有什么后果,可就不是我所能够预料的到的。”

  “这么说你还是一个好贼了?”萧游哈哈大笑。

  “你笑个屁!”一个小弟看萧游如此嚣张,顿时怒骂了一句,光头自己也有点怒了,这个学生简直就是找死,皱了皱眉头,一挥手,意思是让小弟上把,末了加了一句:“尽量别落下残疾。”

  这一句话救了他一命,几个小弟冲上来的一瞬间,就被萧游一巴掌拍躺下来一个。然后一身手就夺过了一根钢棍,这帮小混混也没有受过什么专业训练,战斗能力基本上是靠着胆气提升的,萧游夺过一根钢管,对着一个混混的脑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是一顿暴揍。

  可怜这混混,学着老大也弄了一个大光头,差点被萧游给揍成了释迦摩尼脑袋。

  那光头大汉一见这一幕,顿时瞳孔微微一缩,知道萧游不是好对付的,当下一声断喝:“住手!”

  混混们全都抹泪了,这个时候不是他们不想住手了,是萧游不让他们住手了。这一场架打的憋屈啊,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非人类,别人打他全都让他躲过去了,而他要打的人,全都被打中了。而且这个小子的力量大的出奇,被打中的人不是断胳膊就是断腿的,几乎全都废了,站不起来。

  就在那光头汉子说完‘住手’还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这帮混混就全都躺在了地上。

  光头首领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胎。这家伙一身的鲜血,手里拎着一根滴血的棍子,怎么看都比他还要专业,还像混混。

  萧游伸出手,用钢管对着那光头首领,比划了一下说道:“过来。”

  “妈的,给你脸了!”光头大汉顿时一怒,这个小子太嚣张了,当下一把撕碎了身上的汗衫,一个虎扑就冲了上去。

  庞大的阴影当空到来,萧游脸色微微一边,这个首领果然不一般,一个人打十个对他来说应该不算是什么难事。但是对于萧游来说,这个人的力量还不够!

  脚下一撮,身形顿时就晃到了一边,光头顿时心中一虚,这一扑没有扑到人可就不妙了。果然下一刻,萧游挥动钢管对着他的后背,就是狠狠地一棍子!

  那光头伸手倒也敏捷,连忙拧身抵挡。但是却被钢管狠狠地砸在了手臂上。萧游一把甩开了钢管,上去就是一脚,那光头庞大的身子将近二百斤的块头,就被萧游一脚给踹的贴在了墙壁上!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d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