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溪她好糊弄,但是那位苏夫人就未必了,所以苏落先下手为强,杀了桂嬷嬷一了百了。反正以桂嬷嬷的罪行,以她以前虐待原主的恶行,她早就该死了。而且她死了,也算卸掉夫人的左膀右臂,往后自己行事也会方便很多。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所以苏落毫不犹豫一掌劈死了桂嬷嬷。不过,苏落还是放过了那个小丫头,只是劈晕了她而已。因为她留着这个丫头还有用,到时候还指望她出来指证呢。解决了这两个人之后,苏落速度很快,身子如闪电般射过。她脚步停留地朝苏靖宇的乾坤圆飞奔而去,小小的身子如狸猫般轻敏捷。不多时,她便来到乾坤院。今晚苏靖宇并没有出门,而是一直坐在房中修炼。“有刺客!”苏落压低声音,故意大声叫嚷。她故意在外面引起一点喧哗,让院中的人都看到一道黑影蹿了进来。“有刺客,抓刺客!”不断地有人跟着大声疾呼。苏靖宇眉头紧蹙,因为这声音眼中打搅了他修炼。但是外面的喧闹似乎有越闹越大的趋势。他不得已,站起身来,走到门外去。而就在他走出去的时候,苏落却身姿凌惑地悄然闪进内室。望着空无一人的内室,她的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冷笑,对于接下来的戏码,她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期待啊。苏靖宇啊苏靖宇,可是你自己要走出去给我留下机会的,到时候可千万别怪我哦。苏落迅速取出怀中的小匣子,拿了里面的那瓶天灵水之后,正要将那匣子闭上,然而就在此时——借着明亮的烛火,她看到盒子下面竟然压着一张陈旧的纸条,她拿起一看,发现那是一张类似地图的东西,只不过线条歪歪扭扭的,看的不是很清楚。而且这张地图还不是完整的,应该只是完整地图的四分之一。这到底是什么地图?还泛着黄色,似乎很有些年头了呢。苏落蹙眉,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不过既然是跟天灵水放在一起,想必也是很好的东西,总归不能便宜了苏靖宇。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节操,苏落很干脆的将地图收进怀中。然后她脱下夜行衣,以及蒙面巾,头巾,连着锦盒一股脑地全部塞进床底。她的动作非常迅速,不过电光火石间就已经完成了。看着那被塞到床底却故意露出一点点黑色的夜行衣,苏落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苏靖宇,冤枉人很好玩吧?那你就好好玩玩吧,希望这次千万别把自己玩死了,因为妹妹我还有好玩的招术在等着你呢。苏落最后看了房内一眼,确定了自己没有露出破绽后,这才从窗户中跳出来,小小的身子迅速隐没在黑黑的夜色中。而那边的南宫流云得到苏落的提示后,很快便自发自动地将跟在他后面,长长的跟尾巴似的人群带到苏靖宇的乾坤院去了。既然是栽赃,那肯定是要将这场戏给演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