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宇心中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此事蹊跷,他预感再在这里呆下去,铁定会发生一些他不愿意看见的事。

  他和太子都在帝都高级学院里,而且还是同系,两人都是风系元素,再加上苏靖宇刻意巴结,所以他与太子走的极近,俨然已经是太子的嫡系。

  太子阴冷一笑:“这恶作剧竟敢在大将军府里作弄,当真是胆大包天,靖宇,你可要好生查查。”

  五人合抱的高高树桠上,繁茂绿叶将苏落和南宫流云的身影遮掩住,两人呼吸都放的极轻,所以谁也没发现。

  忽然,苏落感觉到后颈一热,炙热的气息顿时萦绕在她敏感的耳垂边上。

  不待她反应过来,南宫流云邪魅低沉的声音戏谑道:“想不想看更精彩的画面?”

  “哦?”苏落将身子往前挪,离他远远的,回头望着他,一眼便望进他那双光泽流动中闪耀着璀璨如星光芒的眼眸。

  此刻,他的凤眸像海水一样清润,平静安详,面容上肌肤细如美瓷,仿若世外桃源中的谪仙,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南宫流云近距离打量着眼前的丫头。

  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口如含丹,小脸上素面朝天,却远胜浓妆艳抹,看起来如春晖朝露,清新可人。特别是那一双眼睛,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美目流转间,水灵动人。

  美目清澈淡然,神情却更显淡漠,她嘴角勾成一抹清冷的弧度,如同白云般飘渺虚无,又似宁静的海水般无波无澜。

  南宫流云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将她眼眸深处的冷静彻底打破,该是很有趣的事吧?

  忽然,他强而有力的修长手臂一捞,另一只白皙润泽的手指抬起苏落尖尖下颚,浓重的阴影朝苏落覆盖而下。

  就在这紧要关头,苏落一只手掌隔开了他与她的唇。

  “游戏还未分胜负呢,你急什么?”苏落似笑非笑斜睨,压低声线。

  “胜负么?不过一念之间罢了。”南宫流云粉色唇畔扬起一抹玩味笑意,他浓浓的剑眉微挑,也不见他怎么动,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道尖叫声。

  此时,太子和苏靖宇已经转身而去,这才刚走了几步,就听见荷花池里传到一道尖锐的痛呼声,一时间,大家都停住了脚步。

  苏落原是不解,待她居高远望,清晰地看到苏挽额头那抹鲜血时,不由愣住,继而恶狠狠地瞪向南宫流云,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你、作、弊!”

  “有规定不能zuò bì吗?”南宫流云这厮开始耍赖了。

  苏落无奈白了南宫流云一眼,后者男子脸上却绽放出璀璨轻笑,那原就俊美无比的脸上犹如盛开怒放的昙花,美艳不可方物。

  被石子投中,苏挽下意识地便大叫起来,她捂着流血的脑袋,整个人差点跳起来。

  简直是只猪!还是最蠢的那只!

  苏溪气得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给她惹来无数麻烦的三姐。她原本以为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没想到霉运大神竟然还如此眷顾她!

  “谁?!”苏靖宇对着空空的荷花池大声喝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