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半晌,苏落才缓缓答道。

  这条件,怎么说都是她占便宜。亲一口而已,又不会少块肉?前世的她逢场作戏又不是没经历过。

  她现在是什么都缺,正需要送上门来的冤大头。

  于是,两个各怀鬼胎的阴险男女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交锋。

  苏靖宇一行人匆匆而来。

  苏靖宇是苏家长子,夫人所出,天赋很不错,才二十岁,就已经是三阶高手,这是很多年青一代难以望其项背的。

  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过来,场面甚是威武。

  苏溪气的不行,但是又无可奈何,她将自己整个人藏身在荷花之后,生怕露出一丝端倪,心里已经将苏挽给骂的半死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她苏溪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

  如果来的人单单只有苏靖宇那也就罢了,偏偏他的身边跟着的是太子殿下和世家公子。现在如果再出去,这般模样被他们看到,保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传遍整个帝都,到时候她苏溪还怎么在帝都混?

  苏溪恶狠狠地瞪了苏挽一眼,她发誓,等她出去后,绝对不会放过苏挽这个贱人!

  苏挽也气的半死,她也没想到,自己运气会这么糟糕。

  这眼看着场面是越来越糟糕了,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这要是被发现了……难道说她们姐妹俩下水游泳?

  这是春天啊,又不是夏天。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苏挽急得蚂蚁般乱转。

  苏落看着那群锦衣少年,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

  这倒是意外之下呢,没想到这群人会过来,看苏溪和苏挽悄悄地垂下脑袋缩在荷花后,苏落就明白,那些人的身份应该很了不得。

  为首那人应该是太子,只见他一袭淡黄色浅色锦袍,腰系腾龙束腰,刻意修整过的眉毛,高挑的鼻梁,浅淡薄唇,勾起的唇角里透出高贵不可一世的傲气,带着嚣张傲慢的味道,整个人看起来残暴阴柔,一看性子就不好。

  孙靖宇一袭墨绿色锦袍,腰系水晶玉带,面容俊朗,剑眉星目,此刻他正紧蹙眉宇,神情似乎不悦。

  太子看着这场小火,哈哈大笑起来:“靖宇,你们府上这是干嘛呢?这是烧着玩儿呢?”

  不止太子,太子身后的世家子弟也都跟着笑起来。

  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确实值得玩味,而且一看明显就是故意而为。

  这哪里失火了?分明就是戏弄人嘛。

  此刻,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火堆。底下是干枯易燃的草堆,而上面则覆盖了一层鲜活的绿叶。众所周知,柴没晒干,燃烧的时候烟雾特别大,而对方明显就是以此引诱他们过来。

  苏靖宇此刻心中也有些狐疑,他好看的眉宇展颜一笑,对太子道,“可能是下人不小心弄出来的吧。”

  太子摸着下巴,视线来回扫着:“哦?将军府的下人原来都如此胆大包天?”

  苏靖宇心中一窒,忙解释道:“也有可能是妹妹调皮,弄出来玩的。现在既然没事,那便回去吧?今日老师教的功课靖宇还有点不明白,正好请教太子殿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