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仙逆 > 第40章 客来
  第40章 客来

  “哼,玄道宗每次都是这么摆谱,欺我恒岳派并无护山灵兽!他『奶』『奶』的,有机会定要干掉这灵兽,让他们再显摆!”又有一个师叔,目光闪动盯着蜈蚣,低声说道。

  掌门冷哼一声,一道紫『色』剑光瞬间从他身上『射』出,天空一震,忽然变大,后化作一条紫『色』巨龙,盘绕恒岳派上空,对着蜈蚣咆哮一声。

  千足蜈蚣立刻停了下来,不敢上前,这时从蜈蚣上传来一阵长笑。

  “黄龙道友这把紫岳仙剑,传闻内含龙魂,现一看果然不假,道友,20年期限又到,这次我玄道宗若再赢了,你恒岳派可要信守承诺,不但要拿出当年从我玄道宗抢走的137个法宝!而且还要送上200件飞剑作为赔礼!”

  掌门面『色』如常,看不出喜怒,淡然道:“欧阳道友,这次玄道宗若赢了,昔日承诺之事自然照办,可若是输了,你玄道宗控制灵兽的功法,可不要舍不得不给!”

  说话间,紫龙慢慢消散,重变成一把紫『色』的飞剑,回到掌门黄龙真人的手中。

  千足蜈蚣这才又开始慢慢前行,恒岳派上空徘徊一圈后,慢慢下落,内门弟子纷纷不由自主的退开老远,让出一片空地。

  看的众位师叔一个个紧皱眉头,对各自的弟子怒目而视。

  蜈蚣落下后,趴地上一动不动,它背上跳下数十人,除了三个老者外,其余均都年纪不大。

  玄道宗门人有男有女,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气恒岳派,知道恒岳派紫衣弟子稀少,所以这些人全部身穿紫衣。另外让所有恒岳派内门弟子眼前一亮的,是这些人无论男女,均都是相貌俊美,男的潇洒,女的美艳,很是惹眼。

  尤其是前面的一男一女,男的相貌英俊非凡,是充满阳刚之气,他大袖飘飘,长发轻风中飞舞,背缚宝剑,剑穗飞扬,显此人英姿飒爽!一下子便把内门弟子中几个女弟子彻底『迷』住。

  女的那位,一身紫衣,美貌绝伦,秀发如瀑,凤眼樱唇,美眸中是『露』出动人之意,即便是王林,看了后也忍不住心跳略快,他心底一惊,大有深意的看了这女子一眼,连忙收紧心神。

  眼看门下弟子一个个均『露』出『迷』恋之『色』,长辈中有人看不过去,心底恼怒,低喝一声:“玄道宗何时练起了这等九流媚术,实太过下作!”

  这一声低喝,立刻把所有内门弟子惊醒,一个个纷纷『露』出惊容。

  三个老者其中一人哈哈一笑,说道:“这位是道虚真人吧,老夫秦古雷,你且仔细看看,我这两个弟子,可没修炼什么媚术,而是天生单一水灵根,我观你恒岳派这些弟子,没有一个具备如此灵根,均都是五行繁『乱』,也难怪道友你看不出来。”

  所有恒岳派长辈,面『色』均是阴晴不定,许久后,掌门黄龙真人神『色』如常,不漏痕迹岔开话题,说道:“玄道宗众位道友,先敝派歇息,三天后,正式交流,可好?”

  欧阳老者点头含笑,说道:“甚好,我玄道宗与尊派交好多年,这些交流嘛,虽说各有筹码,但也不要因为伤了和气。”

  恒岳派中众多长辈中,走出一老者,他面上皱纹极多,看起来颇有些无精打采,他轻笑一声,对着欧阳老者说道:“欧阳道友,二十年没见,可还记得老友?”

  欧阳老者哈哈一笑,说道:“刚才就看见你这老家伙了,宋道友,这次说什么也要再喝一次你酿造的美酒,上次我可没喝够,你太小气,就拿出一坛子!”

  宋师叔笑道:“不是我小气,是你这欧阳老头喝起酒来太吓人了,多少坛子都不够啊。”

  二人说着,玄道宗另外两个老者,也找到各自相熟之人,仿佛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般,相互畅聊起来。

  说着赵国修真界的趣事,倒也听的两派弟子大开眼界。

  比如什么无锋谷出了一个弟子,勾引了飘渺宗的掌门女弟子,把人家肚子弄大了。飘渺宗掌门杀上无锋谷讨个公道,结果带回一个婴儿。

  又比如天道门有弟子叛出师门,拜入合欢宗,门内与其较好的弟子,纷纷暗地里尝到了甜头,一个个叛出师门,气的天道门长老颁发了门派追杀令。

  再或者什么天才地宝出世,后说道飘渺宗太上长老结丹期高手无为真人几个月之后大寿,各门派与之交好者纷纷派人前去祝寿,等等。

  王林听了半天,渐渐对于赵国的修真界,有了一个模糊的印象,就这时,他忽然感觉有人注意自己,扭头一看,只见玄道宗的那位单一水灵根少女,对他微微一笑。

  王林略点头,收回目光,内心暗自警惕,他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可以众多弟子中瞩目。

  柳眉作为玄道宗内门弟子中佼佼者,对于自己天生的媚术极有信心,平时玄道宗内,同辈中人少有能抵抗,可刚才这个看似平凡的青年,居然是第一个恢复神智之人,这让她有些惊异,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不过怎么看,对方也就是凝气期三层而已,没有丝毫不凡之处。

  长辈闲谈之际,两派弟子也均是纷纷打量对方,为日后的交流比试,做着准备,玄道宗门下弟子,大都看不出实力,仿佛有一层无形的『迷』雾遮盖般,把他们真正的修为隐藏起来。

  王林也颇感惊异,对于玄道宗,升起了几分兴趣,对方明显个个都具备某种类似隐匿术的仙法,但显然要比隐匿术高明不少。

  恒岳派弟子大都把注意力放了为显眼的那一男一女身上,心中各有心思。不过王林却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些人彼此之间,从眼神上看,似乎都对站后面的一个中年男子『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敬意。

  大有深意的看了那人一眼,王林收回目光,低头不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