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仙逆 > 第26章 歹意
  第26章 歹意

  脑子里想着三个法术,王林怦然心动,按照火焰球的口诀,右手掐指,可惜别说火焰了,就连半点火星都没出现,许久之后他皱起眉头,再次尝试。

  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终均是失败,只有一次出现了一点火星,但立刻就消散掉。

  “天资……又是天资!”王林苦笑,又对这旁边石头练习了地裂术,虽说效果要比火焰球略好,不过看着石头上比小手指粗不了多少的缝隙,他不由得感叹,就这样的法术,去山下蒙骗凡人到是可以,但若是用战斗中,一点作用都没有。

  后练习的是引力术,效果依旧不甚满意。

  不过若论成功率,还是这引力术略多,王林二话不说,把重点全部放了引力术上,所谓引力术,其实说白了就是隔空控制物体。

  若是灵活度高了,凝气达到第二层,就可练习驱物术,待凝气突破第三层,进入第四层后,就可去剑灵阁选取飞剑。

  练习了半天,王林入夜前向回走去,他现达到凝气第一层,眼明耳敏,走进东门,路过杂务处时,听见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刘师兄,你当初安排给我的工作是砍柴,说好了只要达到100斤就算完成任务,凭什么现又给我加到1000斤?我张虎又不是人,这几年也没少了孝敬你,你这么『逼』我,难道真要把我『逼』下山,你才罢休?”

  “张虎,你也别说我为难你,这眼看没几个月就年底了,师兄我日子也不好过,可你他妈非但不好好干活,反而这个时候给我上眼『药』是不是,你砍的木柴,我送到丹房,让人好顿训斥,我拎回来一看,你这小兔崽子真有本事啊,100斤木柴,里面少有30斤水。”

  “不可能,你含血喷人,不就是因为前几天赵富贵给你送了一张仙符,让你帮着挑选个轻松点的活儿,被我看见了么,多大的事情啊,你什么样儿记名弟子哪个不知道,至于非要『逼』我离开恒岳派么,你太他妈『操』蛋了,老子不干了,我这就和长老说去!”张虎怒极,大声说道。

  “张虎,这是你『逼』我的,要怪只怪你运气不好,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今日你就给我留下吧!若长老知道这事,那就连你全家,老子都寻人给你灭门。”

  房间内传来刘姓青年阴寒的声音,紧接着张虎惊呼一声,王林听到这里,心中一惊,身子迅速冲进杂务处,一脚踢开房门。

  只见刘姓青年面目狰狞,手持匕首,飞快刺向身子贴着墙壁一脸惊恐之『色』的张虎。

  迫眉睫,王林眼看来不及救张虎,立刻用出引力术,好这次成功,引力术化作一只无形的大手,瞬间束缚住对方,此时匕首尖已经划破张虎胸口,鲜血哗哗流下。

  刘姓青年大骇,全身上下仿佛被无穷的力量挤压一般,手中的匕首再也无法向前推去。

  张虎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止不住的泌出,他感激的望了眼王林,飞快从一旁爬开。

  刘姓青年惊楞当场,立即死命的挣扎,王林额头冒汗,隐有控制不住的痕迹。

  第一次用引力术束缚一个大活人,王林明显力不从心,再加上对方挣扎,是控制艰难,他身体微微颤抖,看到张虎并无大碍,松了口气,引力术顿时有些松懈。

  眼看对方就是挣脱而出,张虎目『露』古怪之『色』,他看了眼王林,又看了看刘师兄,脸上『露』出一丝狠『色』,迅速抄起砍柴的斧子,来到刘师兄面前。

  刘师兄眼『露』恐惧,挣扎为剧烈,张虎一咬牙,低声喃喃自语道:“无毒不丈夫,刘师兄这是你『逼』我的,你他妈的还要灭我全家?”

  “张虎,你要干什么!”王林心底一惊,引力术失去效果。

  刘姓青年恢复行动力的瞬间,张虎抬起斧子对着刘师兄的脑袋砸了下去,仿佛西瓜被敲碎的声音,刘师兄来不及闪躲,身体猛的抽动几下,便不动了。

  张虎手中斧子啪嗒一声掉地上,怔怔的望着脚下鲜血淋淋的尸体,神情复杂。

  王林呆当场,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血粼粼的尸体,许久之后,他苦涩的问道:“张虎,你……”

  张虎抬头盯着王林,五官扭曲,『露』出一丝狰狞之『色』,一字一字说道:“王林,你也看见了,不是我想杀他,而是今天若没有你,我张虎就被他杀死了!这一切,都是他『逼』我的,他『逼』我的!”

  王林沉默不语,他没想到会这样。

  张虎深吸口气,眼中『露』出坚定之『色』,走到尸体旁翻弄半天,掏出一个灰布包袱,打开一看,里面放着几百张记名弟子探亲使用的仙符,除了这些,还有一本线装册子,张虎翻看一眼,收了怀里。

  接着他又房间寻找一番,终床下发现一个暗格,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张黄纸。

  沉『吟』少许,他转身望着王林,开口道:“王林,今日之恩,我张虎铭记心,恒岳派我是待不下去了,门派内一旦发现姓刘的身亡,追查下去定会找到我,这些东西,我拿走了。至于这引起祸根的仙符,定是一个宝贝,不然这姓刘的也不能对我生出杀意,你拿着吧!”说完,他把那张黄纸递给王林。

  王林并未去接,叹了口气,苦笑道:“你……你这是何苦,刚才你若不杀他……”

  张虎眉头一皱,说道:“王林,此事不要再提,这几年我早就受够了,你若还认我这个朋友,就把这仙符拿着!”

  王林苦涩的接过,不再说话。

  “王林,我要走了,这事和你没关系,门派若是调查,终也只会找到我身上,到时候我早就离开了恒岳派。哼,赵国大了,我张虎就不信这一辈子都是个记名弟子!”张虎神『色』复杂,许久后缓缓转身,离开了房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