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仙逆 > 第18章 葫芦
  第18章 葫芦()

  王林二话不说走出园子,一路上他穿着红『色』内门弟子服装,吸引了所有记名弟子的注意,一个个均是面『露』羡慕之『色』,但当看清楚是他时,立刻表情都变的古怪起来,迅速转变成深深的嫉妒之容。

  “昨天掌门公布收的内门弟子原来是他!靠『自杀』成为记名弟子,这次不知道又是靠什么方法居然进入内门,真是走狗屎运了。”

  “这还用想么,要我说,指不定是给长老添脚指头,做下流之事,这才讨得长老欢心收为弟子,这种人,真是太下贱了。”

  “可不是嘛,你看他那傻里傻气的样儿,我估计就算成为内门弟子,也是啷当后,修仙那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种废物,即使靠些手段成为内门弟子,大家伙也不用意,废物走到哪里,都是废物,都是让人瞧不起。”

  “他妈的,我成为记名弟子都四年了,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家伙,这什么世道啊,长老怎么可能会看上他?我哪点不比他强,真他妈的憋屈。”

  “你才四年,我都十二年了,不过咱们都是靠真本事一点点爬上来的,哼哼,内门弟子经常相互比斗,咱们等着看笑话吧。”

  议论之言纷纷入耳,王林冷眼一扫,各种嘴脸落入目中,他现实力不够,一旦达到一定实力,这些人他将一一报复。

  不大一会他来到东门,顺着小路直奔山泉,用手侩出泉水淋洒脸上,冰凉的感觉立刻涌现,他精神一振,又喝了几大口,这才不紧不慢的坐一旁,吐纳起来。

  不远处的大树上,孙长老皱着眉头蹲上面,低声骂道:“兔崽子,说是出来找葫芦,居然还真这里等着葫芦从上游飘下来。”

  他王林走了后,便立刻悄悄跟上,想看看这个弟子到底去哪找葫芦,结果没想到王林竟然直不楞噔的坐泉水旁打坐修炼。

  此地灵气略比房间充足,王林虽说一直没有『药』园子时那种感觉,但他思来想去,认为这凝气期,其实说白了就是看体内灵气多少,他虽说天资不足,每次吸纳灵气数量不多,但他可以用时间来弥补。

  其实王林猜测的很正确,所谓凝气期,就是这么一回事,灵气入体改变体制,为日后筑基打好基础。

  不断的吐纳,一直到中午,王林松散一下手脚,蚁虫攀爬的感觉还是没有出现,他站泉水旁,四下看了看,暗道孙大柱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让自己出来,定是身后跟着,想必目前就附近监视。

  他『摸』了『摸』肚子,晃晃悠悠的向门派走去,孙大柱暴跳如雷,他树上陪着对方傻傻的待了一上午,喃喃自语道:“兔崽子,老夫就和你耗上了,一天不成就一个月,一个月不成就一年,我就不信你就只有那一个葫芦!”

  说完,他纵起身子,先王林一步回到『药』园子。

  不大一会,王林不紧不慢的回来了,孙大柱『摸』了下巴胡须,强笑道:“徒儿,这一上午可找到葫芦了?”

  王林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师父,弟子这一上午都泉水旁等着,不过没看到有葫芦,我下午再去看看,说不准运气好还能捞到一个。”

  孙大柱暗道:“你一上午都闭眼睛打坐,就算有葫芦你面前飘过,你能看见才怪呢。”不过嘴上却和蔼的说道:“很好,王林,你先去吃饭吧,下午再去看看。”

  王林“哦”了一声,走进自己房间一看,多了一张桌子,上面四菜一汤荤素搭配,让人食指大动,他也不问这饭菜何时送来,赶紧拔了几口,后还把汤都喝掉,这才拍了拍肚子,躺床上午睡小会。

  孙大柱的身子如幽灵一般出现,他面『色』阴沉,眼『露』狠毒之『色』,暗道:“老夫虽说碍于门规,担心被人发现所以不能你饭菜里放毒『药』,但却可放一些阻碍你吸收灵气的『药』物,哼哼,你本就资质泛泛,再加上老夫的这些『药』物,这辈子都休想练到凝气三层以上,这样一来,老夫这辈子都可稳稳的吃定你了。”

  一个时辰后,王林醒了,收拾一下衣服压出的褶皱,走出园门,又来到山泉处,继续吐纳,时间渐渐过去,一直到太阳快落山了,王林站起,泉水旁徘徊一阵,二话不说向山间密林内走去。

  蹲坐大树上的孙大柱,立刻精神一振,悄声匿迹的跟了上去。

  王林慢悠悠的山间左拐右拐,一路上左看右看,忽然面『色』一喜,来到一处长满野葫芦的攀缘藤处,挑了一个卖相不错的小葫芦,拽下后拎手里,匆匆离开。

  他离开后,孙大柱面带疑『惑』之『色』来到这里,他怎么看这些葫芦都非常平凡,想了半天一头雾水的摘了几个,记住这里的位置后,身影消失。

  王林顺着山路不大一会回到『药』园子,路上记名弟子闲言碎语他直接耳朵里过滤掉,进入『药』园子一看,孙大柱一脸阴沉之『色』,直勾勾的瞪着他。

  王林立刻恭敬站一旁,把手上葫芦递过去,说道:“师父,今天下午运气不错,虽说没泉水那里捡到葫芦,不过我刚才山上溜达一圈,看到了不少,你看这个怎么样,我看了半天,这个像我之前那个葫芦了。”

  孙大柱险些控制不住脾气,他强压下怒火,挤出一丝生硬的微笑,接过葫芦看也不看一眼就扔一边,一字一字的对王林说道:“我要的葫芦,是像你之前那个一样充满灵气的,你给我拿这个野葫芦有个屁用!”

  后几句,他实控制不住脾气,气的大声吼叫起来。他心里那个憋屈啊,这一天的时间,合计是被这小子给耍了,白白监视了一日,后自己还愚蠢的真摘了几个葫芦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