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仙逆 > 第11章 张虎
  第11章 张虎()

  “黄鼠狼?”王林一怔,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之前嘲笑自己的那个黄衣青年,觉得他比较符合这个称呼,可心里不知到底对方说的是不是他。

  “啊?你没看到他?就是负责安排记名弟子工作的那个男的,他是也是记名弟子,不过已经获得了修炼仙法的资格,身穿黄衣,长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人,跟个狼崽子似的,我们私底下都这么叫他。”张虎喝了口水,咬牙切齿的解释道。

  王林吃了口甘薯,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今天看到他了,和我说从明天开始每天挑满十缸水,否则没有饭吃。”

  张虎目瞪口呆,盯着王林看了许久,忽然问道:“哥们,你是不是以前和他有仇?”

  王林摇头,问道:“怎么了?”

  张虎以一副可怜的目光看了眼王林,问道:“王林,你是不是以为装水的大缸,就和咱家里用的那样,这么大?”说着,他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王林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点了点头。

  张虎苦笑,说道:“你一定是得罪黄鼠狼了,他说的大缸,是和我们这个屋子差不多大,整整十缸水……王林,这些甘薯我不要了,你留着吧,我约莫你能四五天吃一顿饭就不错了。你是来的,山里几个产野果的地方都被别人霸占了,只有老人才能去摘几个,我还是明天吃我的野果吧。”说完,他把剩下的几块甘薯放桌子上,叹了口气,重躺床铺睡下。

  王林心底冒起一丝邪火,他咬了咬牙,想到父母满怀期望的目光,强行把火气压下,憋着一肚子气躺床上睡着了。

  第二日天未亮,他就从床上爬起,张虎还打着呼噜,王林换上灰衣,连忙向杂物处走去,来到此地的一刻,太阳渐渐从东方出现,黄衣青年推开房门,斜着眼睛看了眼王林,阴阳怪调道:“还算守时,进去拿水桶吧,顺着东门出去,山间有个泉眼,到那里挑水。”

  说完,他不理会王林,盘膝坐地上,对着日出缓缓的吐纳,一丝丝淡淡的白气从他鼻间散出,如两条白龙般翻滚。

  王林眼『露』羡慕之『色』,走进房间看了一圈,终于一处门后看到了那十个庞大的水缸,苦笑一声,他拎起两个水桶向东门走去。

  走了很远的路,这才来到对方说的泉眼,此地风景颇为秀丽,水声哗哗作响,犹如天籁之音弥人心菲。

  王林无暇看这美景,把水桶装满,连忙拎起向山上走去。

  一直到黄昏,他才倒满一缸,若不是中午他有甘薯填饱肚子,根本就没力气进行余下的工作。管如此,他现双腿双臂已经酸麻,一用力就疼痛难忍。

  他沉『吟』少许,拎着半桶水找到一处无人之地,谨慎的四周观察一翻确定无人后,他从怀里拿出石珠,放水桶里晃动一番,过了一会他捞出珠子收好,侩出桶里的水一喝,肚子里顿时出现一丝丝暖洋洋的感觉,全身肌肉的酸痛感慢慢消散。

  虽然效果不如『露』水,但王林却极为兴奋,他『摸』了『摸』胸口放石珠的位置,再次决定决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有这宝贝!

  把半桶水都喝光后,他肌肉不再酸痛,精神气爽,立刻继续挑水的工作。

  这一日,他装满了一缸半,又喝了半桶用神秘珠子浸泡的泉水后,为了怕别人怀疑,他装出一副疲惫不堪的神情回到住所,

  不大一会,张虎回来了,脸上依然还是那副劳累过度的表情,二人交谈了几句,张虎犹豫半天,吞吞吐吐的讨要了两块甘薯,吃完后倒床上呼呼大睡。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间王林恒岳派已经一个月了。

  王林现知道,张虎的工作是砍柴,每日要砍够足量的木材方可吃饭,从他成为恒岳派记名弟子开始,就一直砍柴,已经三年了,三年前他往往三四天才能吃上一顿饭,全凭喝水填饱肚子,现如今他已经把时间缩短,两天就可吃顿饭。

  据他说,记名弟子要干杂务十年,做到每日三餐顿顿都拉不下,只有同时满足了这两个要求,才可以被传授一些基础的仙法。

  内门弟子与他们不同,有各自的师父,不用做任何杂务,有各人单独的房间,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修炼。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人,介乎内门弟子与记名弟子之间,就是如王浩般成为别人的童子,其实所谓童子,直白来说就是仆人。

  这类人也不需要干杂务,而且还能修炼一些低级的仙法,他们只需要完成主子交代的工作就可以,不过这类人往往天资都很一般,一生不会有太大的出息,只能做一辈子仆人。

  所谓天资,王林也从张虎那里了解了大概,简单来说,天资就是灵根,每个人身体内都或多或少具备一些。不过重点是量,灵根充足,同样的仙法若是一年可以练成,那么灵根缺乏者,可能需要十年,甚至一百年。

  人的生命有限,资质平庸者往往一生都没有太大的发展,这也是为何修仙门派收弟子首重灵根的原因。

  这一个月,王林每日挑水时都要喝上不少用神秘珠子浸泡的泉水,身体越来越结实,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从开始六天挑满十缸水,到现只需要三天就可以做到。

  不过为了不被人怀疑,他每日都是太阳还未出来就起床,不紧不慢的拿着水桶走山间小路,这样一来,看别人眼里管惊讶他三天就可完成工作,但大都把这些推到了他起早贪黑上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