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仙逆 > 第10章 入门
  第10章 入门()

  红面老者眉头一皱,不满道:“李长老,我们恒岳派难道真要下贱到如此地步?为了一个凡人的生死居然破例?”

  李长老睁开双眼,声音渐冷,说道:“马长老,掌门说了,这事交给我等全权负责,若处理不好,这废物小子真『自杀』第二次,到时他父母宣扬出去,说我们恒岳派『逼』死他家孩子,这难堪的事情,难道就不下贱?你可以负责?若你负责,这事我就不管了。”

  中年人连忙打圆场,说道:“好了,我们不要为了这点小事争吵,这样,就先把他收为记名弟子,等过了十年八年的,他修仙不成再送回去,如此一来也就没有日后的麻烦,岂不是妙哉?”

  锦袍老者一旁忽然说道:“若其他没被收取的孩子也效仿,我们该怎么办?”

  中年人轻笑,说道:“这也好办,经过这次事情,我们也算有了教训,以后所有测试不合格的孩子,都一一用化神术点拨一番,种下不要轻生的念头,不就得了。至于这王林,既然已经闹到如此,干脆就收了吧,反正一个记名弟子,也无关大雅。”

  除了李长老外,其余两个长老都用大有深意的目光看了眼中年人,不再言语。

  中年人面带微笑,内心暗道:“王林啊王林,能帮的我都帮了,你四叔给我的那块精铁,我可就却之不恭了。我倒是很奇怪,一个凡人,居然能弄到这等材料。”

  中年不知道,那块精铁,是王林四叔一次偶然间从一铁匠那里买来,他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不凡,这次为了能让铁柱加入恒岳派,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拿出,至于这宝贝的作用,他并不知晓。

  一块精铁,改变了王林的命运,当这个消息传到他耳中时,王林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被收为记名弟子。

  两天后,他把父母送下恒岳派,望着父母兴奋的表情,王林内心也颇为喜悦,暗自决定踏踏实实的这里修仙。

  不过这样的想法,他父母下山后,改变了,王林被叫到一处专门安排记名弟子工作的房屋,一个长相贼眉鼠眼的黄衣青年,面带轻蔑之『色』,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嘲笑道:“你就是那个靠『自杀』才成为记名弟子的王林?”

  王林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语,青年眉『毛』一挑,冷笑道:“小子,从明天开始每日太阳一出就到我这里来报道,你的工作就是挑水,不足十大缸,就没有饭吃,若是连续七天一直不行,我会禀告长老,将你逐出恒岳派。这是你的衣服,记住了,记名弟子只能穿灰衣,只有成为真正的弟子,才会分发其他颜『色』的衣服。”说完,他不耐烦的把一套衣服以及腰牌仍一旁,闭目养神不再理会对方。

  王林拿起衣服,问道:“我住哪里?”

  青年眼都没挣,漫不经心的说道:“向北走,自然会看到一排平屋,把腰牌给那里的弟子,就给你安排房间了。”

  王林记心里,转身向北走去,待他走后,青年睁开眼睛,蔑视的自语道:“居然靠『自杀』才加入进来,真是废物一个。”

  走恒岳派内,王林一路上看到的大部分弟子都是身穿灰衣,一个个行『色』匆匆,面『色』冷淡,有一些手中还拿着干活的工具,神情略显疲惫。

  一直向北走了许久,终于看到一排矮矮的屋舍,这里灰衣弟子要比别处多了不少,但依然还是各行其事,彼此很少交谈。

  把腰牌交给负责此地的黄衣弟子后,对方话都没说一句,不耐烦的指了一处屋舍。

  王林也习惯了这里人人冷淡的表情,走到屋舍,推门进去一看,房间不大,两张木床、一张桌子,打扫的很干净,旧程度和家里差不多。

  他选了一个看起来无人使用的木床,把行李放好,这才躺床上心里思绪万千,这恒岳派虽说终于进来了,可却并非如他想象那样可以修炼仙术,听之前那个黄衣青年的意思,自己的工作是挑水。

  想到这里,他轻叹一声,『摸』了『摸』怀中用绳子绑胸前的石珠,这个东西可是他极为意的宝贝,王林读书多,知道很多典故,其中就包括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事情,他暗下决心,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有这个宝贝。

  时间不长,夜幕降临,一个身体瘦弱的灰衣少年带着一脸疲惫的神情,推开房门走进,他看到王林后一怔,仔细的打量一番,便不再理会直接躺床上,昏睡过去。

  王林也不意,他知道明天要起早,『摸』了『摸』肚子,从包裹里拿出一些甘薯,这些食物是他父母带来的,准备路上寻找他时吃,找到王林后见他被收入恒岳派,于是便把剩余的甘薯都给他留下。

  甘薯很甜,王林吃了几口,这时躺对面的少年身子一动,起身直勾勾的盯着甘薯,吞了几口唾沫,低声道:“给我一块行么?”

  王林立刻拿出几块扔到对方床上,笑道:“我这里有很多,你喜欢吃就多吃点。”

  少年立即抓起,狼吞虎咽的吞到肚子里,随后连忙跑到桌子旁倒了杯水,一口喝干,叹道:“他妈的,小爷我都两天没吃东西了,哥们,谢谢了。对了,你叫什么?”

  王林报出姓名,少年一听,顿时愕然,失声道:“你就是王林啊,那个靠『自杀』才进入恒岳派的废……”说道这里,他自觉郝然,低笑道:“哥们,我叫张虎,说心里话,现派内几乎没有不知道你的,你也别怪我刚才那么说,其实我听佩服你的,居然能用这样的方法进来。”

  王林苦笑,也不辩解,又递过去几块甘薯。

  张虎连忙接过,吃了几口后不好意思的说道:“王林,你还是自己留点吧,你是来的,不知道杂务处的黄鼠狼一肚子坏水,等你明天干活就知道了,他妈的,他简直就不拿我们这些记名弟子当人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