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仙逆 > 第6章 势利
  第6章 势利()

  铁柱沉默,王卓一旁讥讽道:“这小子我早就说了,没那块料,现可好,白白去丢人显眼,我是第一次测试就被收取了,没看到他后面几次测试,不过听说是三项测试没一个合格的,早听我的,都不如不去,我约莫四叔家的虎子去都比他强。”

  铁柱的四叔,眉头一皱,喝道:“王卓,即便你成为仙人,也别我面前放肆。我家虎子有没有那块料,该你屁事,没大没小的。”

  王卓目中寒光一闪,冷笑几句没有说话。

  铁柱的父亲,一下子似乎苍老了十多岁,瘫坐椅子上。铁柱母亲,也是怔住了,似乎不敢相信,问道:“铁柱……是……是真的么?”

  铁柱紧咬下唇,浑不意鲜血留下,噗通一声跪地上,重重的磕了几个头,低声说道:“爹,娘,铁柱没被仙人收入,对不起你们……我……我来生再报你们养育之恩。”

  铁柱他娘察觉到自己孩子语气的绝望,立刻跑过去,把铁柱抱起,呜咽道:“娃儿,没事,不用难过,不就是没被仙人收入么,等明年咱们去县里大考,也是一样,娃儿,你可千万别做傻事,想开点,你爹和娘以后还指望你送终呢。”

  铁柱他爹此时也恢复过来,看着铁柱的神情,内心一震,连忙过去抱着铁柱,焦急的说道:“铁柱,你可别做傻事,一切有爹呢,听爹的话,咱回家好好读书,明年大考也是一样。”

  四周的亲戚,一个个嘴脸变的极快,纷纷远离铁柱爹娘,脸上均『露』出看热闹的神态,闲言碎语,议论纷纷。

  “铁柱这孩子,我之前就觉得不行,他怎么能和大哥家的王卓比啊,这次算是丢人丢到家了。”铁柱父亲的六弟,嘲讽道。

  “就是,早知道是这样,就别弄的好像真的被收入似的,多丢人啊,老二,你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办些蠢事,难怪当初你爹没把家产分给你。”铁柱父亲的三叔,面『露』厌恶之『色』,讥讽道。

  “要我说,这孩子从小聪明这事,十有**是假的,估计是老二觉得自己这辈子没啥出息,所以把自己娃娃一顿吹嘘,现可好,被揭穿了吧。”刚才坐铁柱父亲身边的五叔,嘴脸立刻变换,一改刚才阿谀之『色』。

  “三个娃娃去测试,就他一人儿失败,铁柱这孩子,是咱们王家差的一个了,丢人啊,二嫂子啊,刚才我还说你和二哥一起享福,现一看,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没那个福气。”女眷中有人嘲讽道。

  “可不是么,前几天我还去他们村里看到铁柱了,当时我就寻思着这孩子傻啦吧唧的,怎么能和王卓和王浩那两个娃娃比,准成不了。”铁柱的五叔嫂,也换上嘴脸,讥讽起来。

  “我早就看出铁柱这娃娃不行,你们看看他爹他娘,就那样还能生出个什么好娃子呢,咱们王家,也就大哥和老三家的孩子有出息,铁柱,呸,就这名字看起来就傻里傻气的。”女眷中另一人,也不甘落后嘲讽道。

  “我刚才是瞎了眼了,还要把自己闺女往火坑里推,幸好这铁柱没被仙人收入,不然我闺女以后还不得恨我一辈子啊,铁柱他娘,亲家这事,咱就这么算了,你家娃娃既然当不成仙人,谁会把闺女许给他啊,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么。”

  一时之间,几乎所有的亲戚都一个个『露』出势利的嘴脸,各种恶毒的话语越来越严重,无情的打击着铁柱一家人。

  这一幕,与刚才的奉承相比,天地之差。有甚者,干脆撕破脸皮直接开口就要之前赠送的礼品,听的铁柱爹娘面无血『色』,王林握紧了拳头,内心的伤痛,加剧烈,他仿佛有一种要死了的感觉,耳边传来的是嘲讽的话语。

  王卓的父亲,内心冷笑,漫不经心的说道:“老二,之前我就说了,仙人收徒讲究缘分,要求很严格的,除非像我儿子这样优秀,否则根本就没有半点机会,你可倒好,还真当回事了,现弄得孩子都绝望的活不下去了,何必呢?”

  铁柱的父亲忍无可忍,猛的回头,怒目而视,喝道:“王天山,你给我住口,当年爹临终前明明把家产留给我一份,你费苦心联系亲戚抢走我那份,今天还这里冷嘲热讽,你真当我王天水没血『性』么!

  还有你们这些亲戚,刚才阿谀奉承,现冷嘲热讽,我家娃都这样了,你们还那里落井下石,难道就没有一点人『性』么!”

  王天山语气一滞,怒声道:“以前的事提那么多干什么,你家娃娃本就不是那块料,我好心劝你,你非但不感谢,反而冲我发火,哼,上梁不正下梁歪,爹这怂样,儿子也好不到哪去!”

  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讥讽,落呆呆站原地的王林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心脏一般,他强忍内心撕裂的剧痛,冷眼看这一切,记住了每一个亲戚的嘴脸。

  “你!!我和你拼了!”铁柱他爹抄起一旁板凳,就要冲上去,铁柱四叔连忙冲出,拦住后低声道:“二哥,你别冲动,老大家中仆人很多,别吃亏了,有我呢,你看我的。”

  说完,他瞪着王天山,说道:“大哥,有你这么说话的么,我老四听不下去了,你要是再敢我面前辱我二哥,别怪我不讲兄弟情分,王家虽大,但老四我这几年结识的江湖朋友也不少,可别被一把火烧个干净!”

  王天山诺诺了几句,内心对这个交友广泛的四弟很是忌惮。

  “老四,你这话就不对了,老二家的娃娃,本就不是那块料,我们说说难道还错了?这娃不行,还不允许我们长辈说说,这可太没道理了。”辈分老的三祖叔,不满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