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堕落天使 > 第24章 真人团P1
  第24章 真人团P1

  小郭看了我一眼,“你是云哥的哥,我们听你的。”

  “原地待命!”说吧,我走下车。

  顺着三年前的记忆,我来到了前面不远的一家馒头铺,记得三年前,哥一顿饭要吃掉他家十一个馒头(雪碧:难道是人家传销分子养不起你了,把你赶走的?我:聪明,雪碧兄!)

  “你买点啥?”伙计问。

  “啪。”一叠百元大钞拍在了桌子上。

  “我要……”

  ……

  二十分钟后,三个“馒头店伙计”挑着担子走向了那栋小二楼。

  一脸的面渍已经让我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

  回想起三年前,也是在附近,一场午夜殴斗,最后以我的胜利大逃亡而告终。但也正是那一次的山东之旅,让我的霉运持续了近一年,一直道后来进入了林氏广告才宣告结束。

  小二楼的门是那种库房式的卷帘门。我此时已经和两个最抗打的哥们来到了门前。这一次,云带了近二十个弟兄。这也为我调派人手提供了资源。三辆车除了司机之外,还留下了两个兄弟照顾云,以防不测。而剩下的人,被我分成了两组。我和比较抗打的俩兄弟在门口,其他人则埋伏在四周,为接应。MLGBD,跟比TM推个BOSS还复杂。我心中不得不问候起了老段的户口本及周边。

  不过,从一个细节上可以看出,云做事相当有条理了。三辆车的车牌来自三个地方:沪、粤、皖。而且,车牌号码也很不规律。

  “大哥!大哥!您的馒头来了!”我用刚学的山东口音喊道,同时,大拍房门。

  “操,拍啥拍!来了!”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我们今天没要馒头!”

  “不可能啊,大哥,钱都给了啊。”

  “哦?”里面的人愣了,“等着,我开门。”

  我心中阴暗的笑,祸从贪起,果然不假。

  这时,我一个手势,身后的两个兄弟立刻领会了。

  卷帘门慢慢开启。我则拳头紧握,记得上一次真人团P,就是三年前在此地了。三年不练,手脚可别生疏了。

  门掀起来了。我注视了一下来人。不由一愣,这家伙居然是那个华夏VXX男子!我扫了一眼一楼,如我所想,这里的房子很有特色,一楼只有大厅,靠边是一条狭窄的楼梯,从想二楼。

  “你们怎么带了那么多馒头。”他看了我一眼,但是,眼神没有警觉,应该没有认出我来。

  “嗯!”我拿出了一个馒头,“大哥,还热乎了!”

  “我们都吃过了啊!”男子不耐烦的说,“放那赶紧出去吧。我们就要休息了!”

  这时,我眼神一变,“那再吃一个也不碍事!”说罢,一手将馒头塞进了他的嘴里!

  “呜呜!”馒头热力散发,立刻烫着这家伙怔在了原地。

  我顺势按住他的脑袋,双手一家,一个并不标准的RKO!(雪碧是标准的娱乐摔跤迷,摔友们应该明白这词!这哥们来不及反应,已经被我秒掉了。

  身边的两个兄弟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满是崇拜。

  别崇拜哥,哥只爱唠嗑。

  我立刻摸上楼去。手中端着馒头笼。

  楼上一共四个房间,如同所想,每个房间都房门紧闭。里面,打牌声,喧闹声,此起彼伏,甚至,还听到了厮打的声音。

  “给兄弟们发短信。让他们半分钟后,从另一面的窗户下接应,要四个身大力不亏的。”我小声耳语。

  一个兄弟点点头,拿出手机喀喀喀很快的发了过去。我很欣慰,看来这兄弟五笔学得不错。

  (雪碧:哥们,貌似手机打字不用五笔吧!我:对,用搜狗。一搜,你就出来了。雪碧:你大爷的。搜你妹!)

  我摸到了传去了厮打声的房间门口,那俩兄弟,已经抄出了两根实现预备好的棒球杆,站在我旁边的房门门口,一副棒球手的样子。MD,真专业啊。看来,哥奥特曼了。

  我猛地一脚踹开了房门。

  眼前的一切,让我积蓄了一生的怒火,一瞬间爆发了。只见两个黄毛的肥猪流小娘们,正在用脚猛踢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依旧美丽,只是瘦弱的让我心寒!

  我轻轻的关上了门。还没等俩个女生反应过来,一记重拳打在了一个女生的肚子上,她立刻痛的失去了知觉,重重的摔在了一堆吹塑泡沫拼凑的“榻榻米”上!而另一个女生已经失声尖叫,“来人啊!!!!!”

  “死!”我咬牙切齿的一记铁膝兜飞了她。

  “姐姐!姐姐!是我啊!”我扶起了洛神,只见她苍白的脸上已经有一道道的血檩子,身体也在瑟瑟发抖,“你是……”

  “我是云天,是云天啊!对不起姐姐,我来晚了。”

  “云天,我终于等到了!”她只抽而不泣,显然已经忘记了怎么哭,很难想像,三个月来,她是在用什么样的毅力熬过来的。

  而此刻,屋外已经大乱!

  “操,你们什么人!”

  “我们是你祖宗!!!”

  “操,兄弟们,弄死他们!”

  来不及安慰她。我使劲的推窗户,却发现根本推不开。仔细一看,窗户被封的严严实实,那玻璃居然是TM12毫米厚的!我扫了眼周围,榻榻米上,居然放着一台笔记本,上面插着一副光感眼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了。

  我走过去,又给了两个肥猪流一人一脚,把她们踢到了墙角,,直接从光感眼睛中拿出了芯片放进口袋。抄起本子对着窗户拍了过去!

  “哗!”玻璃被重物巨大的冲力生生阵碎!快速用笔记本的棱扫了下粘连的玻璃茬,抱起了姐姐。

  窗外,四个兄弟已经撑开了一个大棉被接应了。

  “姐姐,你先走。”

  “云天,你怎么办?”

  只感觉脖子被一股很孱弱,亦很倔强的力量勒紧。

  一股暖流涌进了心头。

  但此时,顾不得铁汉柔情了!我毫不讲理的掰开她的手,顺着窗户把她放了下去!

  “呼!”安全着陆。

  只见楼下的兄弟立刻把她放进的云的车子里,引擎发动,这辆车扬长而去。

  而此时,门也被生生的撞开了,两个兄弟趔趄的退到了我旁边,只见七八个人,已经将我们紧紧围住。

  为首的,正是华夏V献世。只不过,这狗日的东西看上去比游戏中更加面目可憎。

  这个家伙立刻认出了我,“操!是你!深邃的微笑!”

  我再看了一眼左右,MD,是那几个华夏VXX。

  “你TM的来干什么?”他骂道。

  “来要你的命!”

  我说话间,一个箭步上前,一记重重的直拳打在了他的下巴上,这一拳力道如此之大,直接将他打倒不说,还带倒了他身后的两个喽啰!(雪碧:我擦,你不是吧,这么能打,不去拍武侠片太可惜了。我:少废话,老子当年好歹也是称霸河西幼儿园,小孩夜里听了我的名字都不敢哭的主!)

  我不敢说武功精湛,但是自由和母亲相依为命,受到一些大朋友的教育是肯定的。所以,挨打中成长,打人中成熟。从初中到中专,一直都是校园小霸王。而且,几年前,认识了一个让我现在不愿意提起的家伙,跟他学了几年的韵律搏击。所以一般的烂番薯破土豆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但是,我游戏中的职业显然与我现在的形象不符。我现在活生生的一个战士。

  直拳放倒了献世,一记扫堂腿让他们全体趴窝!紧接着,一人补上了一个断子绝孙脚。这些家伙顿时蛋疼了。

  我揪住了献世的脖领一把把他提了起来。谁知这家伙居然回光返照,从腰间拽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一刀向我挥来!

  “撕拉!”我下意思的向后一退,但刀子还是划过了我的肩膀!衣服被话开了一个大口子。

  顿时,肩膀发酸,黏糊糊的感觉袭来。挂彩了。

  “别动!”两个兄弟,刚要动手,那家伙突然从怀里拽出了一把枪,“操,不想死,别TM乱动!听见没!”

  ……

  我们被他逼到了楼下。而此刻,其他的兄弟也失手了。只见远处黑压压的一群人围了上来。

  那小子很嚣张的用枪顶着我的头,不无得意:“小子,你不是很拽吗?”

  我淡淡一笑,“是很拽,你拿个呲水枪不觉得丢人吗?”

  我身边,云的兄弟们一把苦瓜脸,“哥,为啥不让俺们揣上枪,干了这王八蛋?”

  我微微一笑,扭过头,望着献世,“小朋友,杀人不过头点地,放过我这群兄弟,我跟你们走,怎么样?”

  “哼哼,那个洛神被你弄走了,这件事大哥如果知道,不会放过我们的!丢了这么个隐藏人物,你们一个也走不了!除非,把洛神弄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