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堕落天使 > 第23章 流泪的三人
  第23章 流泪的三人

  下午一点。我走到了和平区的一家路边烤串摊。只见月正在和云肆无忌惮的大快朵颐。我一脸汗,好歹咱们也是乐园里面化石级的元老,总应该有点sense吧。

  现实中的云,和游戏中样子几乎一样,还是那么衰。而月,却有点女大十八变的感觉了。再也不是昔日那个体质孱弱的医院见习护士了。看上去挺拔了不少,面容中也略带了几分成熟的气息。我不由感叹,小丫头终于成熟了。

  但是,就在我们目光聚首的一霎那,他们俩都愣住了。

  很难,真的很难形容现在的心情,五味杂陈。似乎,每一步向前,都那么的期待,每一步向前,都那么的艰难。家的感觉,在彼此的接近中,慢慢飘进了我那颗有些冰冷的心。

  三年了,家人、弟弟、妹妹、三年不见了!这一次的相见,真有些恍如隔世了!

  云,你这家伙,你怎么这么废?听说你小子不是接管了家业,成了大老板了?怎么还哭哭啼啼的,爷们一点好不好?要哭,就给哥惊天动地的哭。

  笨月啊,三年了,还是那么爱哭,当初是谁给我在邮箱里面留言,说要做一个理性的大女人?别哭了,要不,真的会把我逗哭的。

  也许,身高臂长的优势,就是可以同时抱着两个哭成泪人的家伙,一起安慰他们吧。臭云?你那眼神是嫉妒哥的身高优势么?哥华丽的无视你!

  好吧,哥承认,哥流的不是眼泪,是思念……

  泪水中,三年以来,大家的过往,也在我们的烧烤中,飞跃般的带过……

  我离开后不久。作为天下为家的代理帮主的月和洋葱、云、弟弟、扣子、星夜、洛神姐姐等核心成员,立刻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因为我的离去,联盟公会大部分也做鸟兽散了。只剩下了一个铁杆盟友—千度公会。而在另一方面,在阵营战中大败的老段也卷土重来,开始变本加厉的打压天下为家。于是这次简短而慷慨激昂的会议上,通过了两个决定:一、继续与千度紧密合作。二,退出乐园。

  “你临走的时候,给公会留下了3500万的运作资金。其中一千万,是给退会的兄弟做安家费了。剩下的2500万,是公会的运作资金。”云说道,“之后,天下为家更名为风雨,转战另一款网游《天之永恒》,这款游戏在当时并不算主流,因此避开了当时的网游生力军《人间》的风头,同时,也少了与很多大行会的直接冲突。风雨,也从乐园后的一万会员,发展到了现在的五万会员。至于会中的运作资金,现在有一个亿了吧。”

  “呵呵,云和扣子哥都是黑心商人,他们俩都很会赚钱。”月笑的很奸诈的样子,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唉,不过据可靠消息透露,月姐姐在《天之永恒》中败了5万RMB买游戏时装!”

  “哼,臭云,人家才没有那么多呢!”

  我看了看云,“你小子太不了解月了,五万,也许只是个零头!”

  云很是同感,“哥,您了圣明,唉,多亏信仰里面没有时装系统……”

  “呵呵。”我笑着,突然,神经线一闪而过一个话题,“对了,举头望明月这丫头呢?我看了风雨的核心人员资料,怎么没有她?”

  “明月……这个死丫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云郁闷道,“你走的当天,她哭着退会了。之后这三年,就杳无音信了。”

  “哦,这样啊。那姐姐呢!我今天在游戏里面看见她了。”我追问,“另外,云,你怎么成了华夏最强的堂主了?”

  “这个,我长话短说吧!”

  从月和云的表情上,流露出了几丝伤感,几丝悲愤。

  “进入《天之永恒》不久,傲决无双也进来了。一开始的时候,风雨和他们有过几次冲突。但是后来,三哥(无双V云鬼)出面和我语音了几次。结果我才知道他和我一样也是东北人。所以后来就谈开了。三哥这个人别看年纪大,但是却很随和,很豁达,我们一起喝过酒,共过事。风雨和傲决无双也成为了盟友。”

  “说重点。”

  “三哥很想让我过去帮他,我一直没有同意。但是后来,为了姐姐,我不得不同意了。”

  “三个月以前,姐姐向公会里面请假,说是一个表弟在山东那边招揽了不少兄弟,准备一起加入风雨,一起备战信仰。”

  我心里咯噔一下,很快明白了,“姐姐,是不是被那个表弟忽悠进了传销组织?”

  “嗯,更确切的说,那是一个规模很大,关系很复杂的传销网络!”云脸色铁青,“而且,从我的渠道得知,这个圈子的头头,居然是老段的一个亲信!那天在信仰中,被你PK的那几个人,就是这个圈子里面的几个小头目!他们想给姐姐洗脑,更想通过姐姐,毁了整个风雨!但是,这两个月以来,任何人都没有得到关于姐姐的任何联系。这足以说明,姐姐还在坚持!”

  “傲决无双,因为三哥的父亲和老段他爸爸是老战友的原因,被迫在半年前和华夏最强合作了。我也在获知了姐姐的情况后,才转头的华夏最强。更具体的说,是给三哥当了堂主。但是,我进入华夏最强的两个月,一无所获。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奇迹就真TM出现了。昨天,姐姐居然在线上M了我。我软硬兼施,才套出了她的具体位置!”

  “然后你就看见了我。那还等什么!必须马上救她!”

  书上说女人是水做的。果然不假。当我把月暂时托付给江南工作室的MM的时候,她们立刻自然熟了。

  这件事,我不希望月介入。这是男人的事,男人,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家人受到任何的伤害!这是男人的责任!

  此刻,三辆别克商务正在国道上疾驰。

  “报警了没有?”

  “没有。”

  “这些兄弟可靠吗?”

  “都是自己人,而且,都是相对来说很生的面孔。”云说,“哥,我这次让你来,是出于两个原因。你不必参与营救。我来。”

  “第一,我现在露面,回暴露我的身份,第二,救出姐姐,靠我和月,帮她反洗脑。对吧?”我洞若观火。

  “哥?你怎么知道的?”云愣了。

  “这个是因为,我离开不久,就被一个自认为是很铁的朋友,骗到了那个圈子里,待了23天才出来。”

  “!!”云惊了,“哥,你也?”

  “所以,我太了解里面的事情了。云,姐姐现在的处境,应该很危险。她如果没有在这个组织里面‘入股’,精神上一定很受摧残。”

  “哥,我发现,我考虑的还是没有你深。”

  “也不是。”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云啊,你比三年前,稳重多了,办事也很有章 法,真的,我以你为荣。三年时间,这个家,让你操心了。”

  “哥,啥也别说了。你这次回来了,那就再好不过了。咱们又可以出去和惹是生非,泡小姑娘了。或者,咱们可以穿上新手装,去新手村误导小号去。”

  “呵呵!”我哈哈一笑。多么熟悉的几句话。似乎,又回到了那年少轻狂、年少无知的岁月。

  虽然一路说笑。但是,两个人的心却一直紧绷着。一会儿,任何意外,都可能一触即发。传销,这种经济邪教,这种社会毒瘤,对国人的危害无法言喻。而傲视华夏—段伟烈这个混账玩意居然利用它来谋害我的家人。真的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放心吧,这笔帐,一定会在信仰中,跟他清算。让哥无法低调的人,必须死无葬身。

  晚上六点。车子终于来到了我们的目的地。山东省枣庄某地级市的某洞住宅群。

  破旧,灯光昏暗,一如三年前。

  “就是这里吗?”车窗半闭,我感受到了我们犹如便衣在办案。

  “不是,天哥,是在那里?”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矮小的黑衣男生,云叫他小郭。

  这一刻,我只感觉自己的血压都要上升,一种怒火中烧的感觉油然而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就在我对面这座破旧不堪的居民楼的右侧,一片瓦砾之中,很讽刺的“矗立”着一栋二层小楼。那里,灯火通明,隐约,可以看见人头攒动。

  “好了,弟兄们,准备了。”云压低了声音。

  “就这么进去?”我愣了。

  “快刀斩乱麻吧!”

  “等等,你看那里?”我手一指。

  他一侧身的功夫,我一记准确的眩晕技。咔嚓一声打在了他的脖颈。

  叮咚!“玩家家=飘云受到了您的晕眩之重击,陷入了十小时的沉睡状态。”

  “天哥,你这是干嘛?”司机和小郭一愣。

  “现在由我来指挥,小盆友,你有意见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