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堕落天使 > 第22章 神秘之戒
  第22章 神秘之戒

  这是,一枚没有任何光泽和纹理的金属指环,落到了我的手里。

  神秘之戒  不确定级戒指

  等级要求:0

  ???

  三个问号,让我困惑不已。

  看着我的样子。神秘琴师微微一笑,“这个任务,急不得。”

  这个时候,任务内容也展示了出来:潜入位于飞羽城西五公里外的龙蛇洞窟,寻找到不可抗拒的力量的主人,并杀死他。取得他手上的戒指,交给神秘琴师。

  龙蛇洞窟?应该是在龙蛇山谷附近吧?我查了一下资料,据说,这种洞窟内,其实是一个封闭的副本,想通过转职任务玩家的必经之路。转职任务是在各大新手城的职业导师处接。而我的职业导师是一个可爱的小LOLI。接了任务,可以选择组队。组上一票好友,清除所有的障碍,直捣黄龙,干掉里面的一头不确定的BOSS就可以了。但是,只有20级的玩家才可以接。

  我正好20级。

  告别了琴师,我直奔东区而去。

  和LOLI导师对话后,直接接了这个转职任务。顺便还想勺点技能啥的。可是,一个技能也没有。LOLI导师告诉我,新的技能会在转职后,在三级主城学习。

  强烈无语!

  此刻已经是现实时间,早晨七点左右了。信仰的健康警报已经开了黄灯警告了。

  无视之,包裹中这么多装备,如果不趁早卖掉,岂不是亏大了。刚开服打出的装备,可是一时一刻一个价!

  来到了中心区。居然发现有几个哥们,三三俩俩的在吆喝着chū shòu套装。而且是普3套装。

  我走过去聊了几句后,才知道他们卖的套装和我的打出的套装,是一类货色,只是,名字不同,装备的适用职业不同。他们分别包了位于飞羽城东面的断流峡谷和南部的落英草原,打出的“套装”名曰:断流重装和微风法装。和我的皮甲等级是一样的。

  于是,和他们商量了一下,以3套皮甲和4把wǔ qì的代价,换了三套法装和一套战士装。

  既然咱现在身在江南工作室,一定要对几位领导毕恭毕敬的,小小讨好一下也是应该的。

  之后,就是摆摊售卖了。现在仍然有不少玩家没有下线。看来已经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迷途不返了。有一些通宵后精神疲惫的,也在中心区这里焕发了青春。

  因为,普3级装备的yòu huò!在这个等级!这种装备无疑于神装无异了!

  在15级左右漂泊的单身玩家和小公会玩家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大多不具备刷出这种装备的实力。但是,人的劣根性就是人比人得死。所以,我的“套装”很好卖。

  至于价格,我也打得很低了。一套装备连同wǔ qì,只卖2000RMB,而且价格可以商量。

  于是,一群狂热的侦察者们,一个个饱含着口水和热泪惨不忍睹的围观了我。

  说实话,分数同门,我也不好意思对着一群衣不遮体的同行们痛下shā shǒu。

  哎,谁让咱人送外号洛大善人呢!(雪碧:闻见一股浓郁的臭屁味道……)

  一会儿工夫,全部商品xiāo shòu一空。一万RMB进入了我的银行卡~

  带着强烈的满足感和一丝疲倦,我下线了。

  七点半,我摘下了光感眼镜。

  走出了房间,突然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豆浆味。抬眼一看,发现花香正在很用功的吃着早餐。

  “早!”

  “早!”

  我俩相视一笑。

  “天哥,来吃早餐吧。”

  “嗯,我先去洗漱!”

  走进了一楼的卫生间。我发现多了一只写上了标签的漱口杯,浅蓝色的,很醒目,上面贴着一块即时贴:天哥专用wǔ qì。后面跟着一个笑脸符。

  靠,肯定是菲儿那个丫头的恶搞。

  不过,能为我准备这么充分的人,无疑是爱神了。

  走出了卫生将,我回了一趟自己的房间。

  ……

  当我再次走出房间的时候,手中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

  早餐是豆浆和天津的传统早点煎饼果子,脆脆的果子在金huáng sè的豆皮外衣的包裹下,加入了葱香和甜面酱。味道很爽口。

  “香香,多少级了?”

  “20级。”

  不出我的意料,“够快的。对了,一会儿上线,一起把转职任务过了吧!”

  “嗯,好的。”

  简短的几句话之后,两个人显得有点尴尬了,都是一副欲言而止的样子。

  “对了!”

  我俩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你先说吧。”花香谦让道。

  我当仁不让,把信封递给了她,“香香,这里面是两万块。算是我的伙食费和房租吧!”

  “天哥,你跟我开玩笑是吧!”她很彪悍的用粉拳在我肩头轻打一下,顺势推开了我拿着信封的手。

  “你一定要收下。”我一脸的郑重,“你也不富裕,而且,还要给伯母治病。”

  “哦?”她一愣,随即笑了,“菲儿这个丫头,真是个快嘴。什么话都说。”

  昨天下午确实做了不少工。在与菲儿的聊天中,得知了一丝关于花香的事情,加上了网上的一些八卦,基本上可以拼凑出花香的大概背景。又是一个一如豪门深似海的故事。她和孙为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孙为的母亲是正室,而花香则是所谓的“私生女”。但是由于她的父亲当初一直依靠着正室娘家的地产公司才得以生存,所以对这一段往事讳莫如深。而花香则一直和母亲在外面过着无名五分且清苦的生活。直到,20岁那年,自己的生身父亲在自己的原配夫人死后,彻底掌握了房地产公司,才将她们母女接回了孙家。

  一开始的时候,孙为对自己这个mèi mèi没有一点儿的感情。直到后来,在一则报道中才知道了花香是极为难得的虚拟游戏天才。这才在父亲的注视下,开始尽心竭力的打造她。

  但是在一年前,父亲死后。两人的关系就开始疏远了,倔强的她带着母亲搬出了孙家。并和自己的好友以及几个旧日姐妹一起,组成了江南公会。发展到现在,也有几千人的规模了。不过,由于几年来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她在游戏中的积蓄大多花在了为母亲治病上,所以,自己身上的担子一直很重。

  但是这一年来,与兄长孙为的关系也接近破裂。所以她也就理所应当的拒绝了来自孙为的一切帮助。而孙为,为了维系那一份“兄妹之情”,也只能忍痛割爱,把自己的未婚妻爱神送给了花香。作为调和兄妹关系的润滑剂。而爱神,确实也做到了这一点。

  不过,孙为这个伪君子,真SHIT……说实话,顶瞧不起这种人的。

  但是,我对花香,并不应该算是同情吧。因为,对于父亲这个词,曾几何时我和她是一样的陌生,或者说,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即使是我的姓氏,也是随的母姓。

  所以,对她应该理解为,同病相怜。

  “拿着吧,香香。咱们谁都不容易。”

  我的眼神中的坚定,让她无奈的摇摇头,“好吧,我收下,不谢了。”

  “我去,不用谢。”

  感觉,我俩倒是很像哥们。

  “一会儿上线,你们都来飞羽城,给你们准备了点装备。”

  “嗯,好的。不过,她们要稍微晚一点才能过来,她们的等级不够20,还不能使用新手城传送。”

  “没关系,我上线去刷刷怪好了。等你们到了二十,正好有一个无等级的共享任务需要你们帮忙,地点就在龙蛇洞窟。”

  信仰中,初级转职副本都是可以互通有无的。无论在哪个新手城接的转职任务,都可以一起组队完成而不限城市。而我们这个队伍已经有了5个人。只要再随便叫上几个等级差不多的,组上一个10人的满人小队,就可以去过任务了。

  聊了几句,我们互相道了一声安,各自回房睡觉去了。但是那三个MM由于级别问题,还要继续冲级,貌似很可怜。没有办法,这就是工作室的制度,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一挨上枕头,我闭上眼睛就睡死过去了。作为一个职业玩家,这是基本的职业素养,必须能熬能睡,能吃能饿。缺一不可,对立统一。

  然而,这顿美觉大餐还没享受四个小时,我就被一个diàn huà骚扰了,一看来显,居然是云!

  “喂,云?是你吗?”

  “是我,哥。我在天津,和月姐姐在一起!”

  “啊?你们在天津?哪里?”

  ……

  他口中的月,就是月影星魂了,乐园时期,天下为家的核心成员,现在是风雨行会的会长。算起来,她今年应该23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