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只见厉爵风站在不远处的护肤品区望着她,戴着蓝牙耳机,双手按在购物车上,车里堆满了生活用品,看起来竟有几分家居男人的味道。

  “我……”顾小艾语塞了,低下头慌乱地擦掉眼泪。

  这男人……明明看见她了还打什么diàn huà,故意看她掉眼泪么?

  丢下购物车,厉爵风流星踏步地朝她走来,板着一张脸问道,眼底深如寒潭,“哭什么?”

  “没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哭了……”顾小艾挂掉diàn huà,一边擦眼泪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

  眼睫沾泪,苍白的脸上尽是伤心,看起来一副小可怜样,活像被这个世界抛弃一般。

  逛个商场还能把自己给逛哭了,她可真有能耐。

  厉爵风蹙了蹙眉,动作粗鲁地一把将她拉入怀中,静静地抱住,也没做什么,长款的大衣将她纤弱的身子完全包覆住,仿佛给她竖起了一湾避风港。

  顾小艾被迫地靠在他胸膛上……

  他的心脏跳动强而有力,一下又一下,竟莫名地让她安下心来。

  第一次,顾小艾觉得厉爵风的怀抱如此温暖,温暖得让她忘了所有的冷。

  人来人往,不时有人往他们这边瞥来。

  他始终没有放手。

  从一开始的被迫,变成她渐渐顺从地靠在他怀里……

  真得很温暖。

  *************************

  可惜顾小艾对厉爵风仅有的好感止于这个拥抱。

  一回到厉家别墅整理买回来的生活用品时,那一点好感直接降到了负数。

  “厉爵风,这是什么?!”顾小艾坐在松软的大沙发上拎起一件粉色的护士短裙,一套精装盒子里边居然还有听诊器、针筒……

  他生什么重病了?

  “制~服~诱~惑。”厉爵风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坐到她身旁拿起护士上衣往她身上比划着。

  上衣很短,勉强能包住她胸前的柔软,果然很yòu huò。

  厉爵风的眼里浮起一抹情~欲的色彩。

  “变态啊你。”顾小艾像摸到了烫手山芋一样,忙丢下盒子缩到了沙发角落里,多大的人了玩什么zhì fúyòu huò,想让她穿这样的衣服等下辈子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