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厉爵风特地让准备的?

  顾小艾错愕地看向对面的男人,有些不敢相信,他也会照顾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那狐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闭上你难看的眼睛。”厉爵风拿起一旁的纸巾丢到她脸上,冷峻的脸上窘迫尴尬一闪而逝。

  ……

  这丢纸巾的动作真是要多幼稚就有多幼稚。

  记起来了,他说过的,要一个月内征服她,让她对他服服帖帖,看来这早餐就是第一步。

  想征服她就凭这些佣人准备的早餐?他也太小看她顾小艾了。

  不过,有这么丰盛的早餐,她也没必要和自己空空的五脏庙过不去。

  想了想,顾小艾就着手边煎得金黄的荷包蛋吃起来。

  看着她吃得一小口一小口的样子,厉爵风冷嗤一声,深邃的视线极富占有欲地从她的脸上落下、滑过锁骨、最后停在她胸前最柔软的部分,“多吃点,别让人说我厉爵风连个女人都喂不饱。”

  喂不饱……

  一语双关。

  语气暧昧又理直气壮。

  顾小艾顿时一口荷包蛋喷了出来,脸红得跟到燃点似的。

  这男人怎么张嘴就是有颜色的……

  厉爵风嫌弃地盯着她,又拿了张纸巾丢过去,似笑非笑,“顾小艾,思想干净点。”

  ……

  到底是谁思想不干净?

  顾小艾很想把荷包蛋砸到他虚伪的脸上。

  “厉先生,这是今天的报纸。”童妈拿过来一叠报纸,厉爵风接过草草地翻了两下。

  顾小艾喝着豆浆一抬头,只见他看的是一叠财经报纸,真不愧是生意人,连吃早饭都看财经。

  《解析楚氏公司搬迁总部至c市的三大必然性。》

  偌大的标题印在报纸上。

  顾小艾的眼黯了下来,她真得不想去想,可为什么会到处是楚世修的消息……

  楚氏公司现在越做越大,已经成了媒体竞相采访的目标。

  “下午两点,我让司机接你去影视城。”厉爵风忽然说道,“柳子蜜今天有全裸出镜的戏份。”

  顾小艾发着呆,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道,“什么?”

  厉爵风从报纸后冷冷地抬眼,“让你去拍,当付你的床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