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舅舅待她很好,谁都不可以说她舅舅,没有人可以。

  龌龊?

  很好,她又用了一个恶心的字眼来形容他。

  厉爵风一手按着她的背抵向自己,嘲弄的视线落她胸前鲜艳的吻痕上,一字一句,“顾小艾,少给我扮清高,你高尚就不会躺在我身下叫得那么动听了。”

  他说得露骨直白。

  只一句话,便把她粉碎得彻底。

  顾小艾的脸一寸寸白了下去,竟然想不出一句话来反驳。

  他说得对,她要是高尚、她要是清高,她就不可能被他强~暴了还继续呆下去,还留在他身边做情~妇……

  她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廉耻的女人。

  “是,我和你一样龌龊。”好久,顾小艾自嘲地扯出一抹笑容,“可我舅舅是个好人,如果他知道我做了别人的情~妇,他会伤心难过。”

  厉爵风的脸上仍是不屑一顾的嘲弄。

  顾小艾白着脸又加了一句,“只要你别让他知道,我可以乖乖呆到你玩腻为止。”

  这是她的底线……她已经这样了,不想再让舅舅为她担心伤心。

  她苍白妥协的脸让他心口堵了下。

  她居然没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

  她居然会说乖乖呆到让他玩腻为止。

  忽然之间,厉爵风莫名地失了怒气,被另一种烦绪占领,他讨厌她这样自己做贱自己,比她口口声声骂他还厌恶。

  “好,那就履行你的义务。”厉爵风干脆地落下话,俯身将她扛到肩上往房间走去。

  顾小艾眼神空洞地盯着地上,她把身体出卖给魔鬼,把自尊丢进了垃圾筒……不知道有生之年,她还能不能捡回来。

  *************************

  早上,从温暖的被子里钻出头来,顾小艾瞥了一眼床头的钟,她又一次错过上班时间了,还不知道舅舅会急成什么样呢。

  想坐起来穿衣服,却发现全身的骨头跟散了架一样。

  顾小艾想不透厉爵风哪来的精力这么旺盛。

  一个堂堂e.s亚太区总裁天天公事都忙破头了,在床~事上还有这么好的体力,她招架都招架不住,完全是瘫在床上由他为所欲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