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绝对不能。

  一定要让厉爵风撤诉才行。

  “呕——”

  辛辣的酒再度呕出,顾小艾垂着头继续吐,痛苦得眼泪一个劲地眼眶里打转。

  “小姐,这里是男洗手间。”

  温柔好听的男声突然在身后响起,好心地提醒着她。

  顾小艾浑身一震,头还垂着,红了的眼从凌乱的长发间看向面前的大镜子。

  年轻的男人站在她身后,白衬衫配着银灰的领带衬出颀长的身躯,英俊儒雅的脸,一双明亮的眸隐隐有着担忧地看着她。

  怎么会是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

  顾小艾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呆呆地看着镜中的男人。

  “小姐,你没事吧?”

  他温柔的嗓音在她耳边又一次响起,修长的手伸向她……

  顾小艾吓了一跳,飞快地躲到一边,用手拼命地扒乱长发盖住脸,头狠狠地撞上门。

  “小姐,你还好么?”他担心地问道,走向她想扶她。

  “对不起,对不起。”顾小艾如受到惊吓的兔子,跌跌撞撞地推开洗手间的门,声音哽咽,拼命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走错了。”

  几乎要哭出来一般。

  她这个鬼样子怎么能见他……不配,不配去见他……

  走出洗手间后,顾小艾才把一头长发扒顺了,眼眶酸到了极点,仍未从刚刚的震惊中恍过来。

  九年了,她居然还能再见到他。

  楚世修……看他精神奕奕的样子,这些年一定过得很好吧?

  他是堂堂楚家的独子,自然比她这种家破人亡的落魄千金过得好了……

  挺好的,真得很好。

  他过得好……就好。

  走廊里的灯跟着墙壁缓缓摇着,顾小艾强忍着眼泪往前走,就像走在棉花上,一步一个虚浮。

  一股强势的力道将她推到角落,顾小艾吃痛地皱眉,抬起眼,厉爵风高大的身躯就挡在她面前。

  这男人什么时候出来的。

  “干什么?”顾小艾实在没有精力应付他,有些郁结地想推他,却虚软无力。

  厉爵风将她压在墙角,膝盖抵进她双腿间,一手按住她乱动的胳膊,灼热的唇风喷薄在她脸上,“我还是更喜欢你穿裙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