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胸口被什么狠狠敲了下。

  见鬼。

  他为什么要阻止她,这种不识相的女人,喝死为算。

  厉爵风扯了扯领带,有些气闷地往后仰向沙发背,顾小艾继续拿起酒瓶往喉咙里灌,纤细的身子有种不怕死的气势……

  时间嘀嗒嘀嗒而过。

  顾小艾始终维持着拿瓶、喝酒、丢瓶的连贯性动作,所有人都看傻了。

  厉爵风幽黑的眸盯着她,看着她热得将毛衣袖捋上卷起……看着她痛苦地闭紧了眼……看着她拼命仰着头,酒自她唇边滴淌在脖颈间、锁骨下的曲线,说不出来的引诱……

  一旁起哄的几个男人见状眼也不眨地盯着她,一副赤~裸贪楚的模样。

  “够了。”

  厉爵风冷着脸抢过她手里的酒瓶往地上砸去,酒从瓶口洒出来,湿了上好的地毯。

  “你们给我滚!”

  妈~的,他的女人轮得到他们来看?!

  “是是是,我们这就走,厉总玩好。”风月场玩惯的男男女女们见他脸色差成这样,都聪明地退了出去。

  动作忙不迭的跟逃难似的。

  开玩笑,得罪厉爵风,谁也别想在亚州立足了。

  “我还没喝完。”顾小艾固执地瞪他一眼,又去拿冰筒里的酒。

  “砰——”

  厉爵风索性将整个冰筒给甩了出去,眼底阴霾。

  就差两瓶了。

  就差两瓶她就喝光了,这男人是想怎样?!

  顾小艾不服地想申讨,一股反胃猛地涌上来,视线已经混乱,重重地摇了摇头,顾小艾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去下洗手间。”

  厉爵风唇抿成一线,没有说话。

  包厢的门朦朦胧胧地变成两个,顾小艾揉着眼睛好久才走对路出去,在洗手间里用冷水拼命泼脸才让神志勉强恢复了些。

  镜中的人脸红得跟什么似的,一双眼只剩下迷离,就这是活了二十二年的她,顾小艾。

  眼泪差点掉下来,顾小艾忙又用冷水泼向自己。

  “呕——”

  反胃再度涌上,顾小艾狂吐出来,酒的辣味拼命在喉咙与胸口极致地烧着,烧得她浑身难受,快死了一样。

  顾小艾,你能行的,你不能倒下,你不能让舅舅的家散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