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骑虎难下。

  顾小艾深呼吸了下,随即笑得一脸灿烂地走过去到厉爵风身边坐下,“大家好,我是顾小艾。”

  “顾小姐好,顾小姐好。”有个秃顶的男人试探地看向厉爵风,“不知道是不是下部《杀》里安排了顾小姐的角色?”

  他们是约在这里谈电影?

  那他还让她过来?

  “我女人不是演员。”厉爵风淡淡地回应,身子向前倾,食指在茶几的冰筒上空划了个圈,转头冲顾小艾有些挑衅地挑了挑眉。

  顾小艾不笨,知道他是要她喝酒,可这冰筒起码有十瓶。

  以她浅薄的酒量,估计一半喝不到就挂了。

  “怕了?”厉爵风带着淡淡酒意的眼盯着她,语气干脆利落,“不喝,滚。”

  “是不是我喝了你就撤消对杂志社的告诉?包括韩星ela那边的。”顾小艾用两个人才听到的音量低声道。

  搞不清楚状况的丫头片子。

  求人的还这么理直气壮。

  还以为她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

  厉爵风没说话,表情不置可否。

  这混蛋……顾小艾暗骂一声,拎起一瓶酒就往嘴里倒,烈火如烧的滋味在喉咙口蔓延开来,烧得她隐隐作痛。

  一瓶酒灌下去,顾小艾浑身都热起来。

  喉咙至胸口的一段烧灼一般,痛楚地一阵一阵折磨着她。

  咬咬牙,顾小艾又拿起一瓶往嘴里灌,一副豁出去的架势,一手按住自己烧烫的胸口,仿佛这样就能减轻一点痛苦。

  一连灌下去三瓶,所有人都震惊了,不禁拍掌打起节拍来,“顾小姐!顾小姐!wow!顾小姐!顾小姐!”

  顾小艾喝得满面潮红,将第四瓶空酒瓶按到茶几上,视线已经晃得有些晕……

  厉爵风视线阴沉地打量着她通红的脸色,看着她的手左右摇晃地去握冰筒里的酒,就知道她已经不行了……

  没酒量还敢喝得这么勇猛。

  简直就是找死。

  在她的手握向酒瓶子时,厉爵风一把按住她的手,她的手很柔软,此刻又有些发烫。

  顾小艾用尽全力推开他的手,眼眶发红,眼神特别倔强,咬字用力地道,“我能喝完!放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