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她一开始只认为他是个富二代公子哥,没想到他背景那么大,早知如此,她就不该答应那什么等价交换。

  做什么情~妇……

  他根本是设了个陷阱让她跳。

  他扯着钓鱼线收放自如,她居然还傻傻地上勾了。

  心思阴险的男人。

  顾小艾在心里恨恨地咒骂着,在大厅的沙发上又换了一个坐姿,佣人童妈又一次给她换上一杯茶,客气地问道,“顾小姐,厉先生回来的时间经常不稳定。”

  言下之意就是她再等下去也没意义。

  顾小艾明白,她不走,这些佣人也没法睡了。

  “那我明天再来等他。”顾小艾礼貌地笑笑,站起来往外走。

  一连等了几天,顾小艾都没有等到厉爵风,眼看开庭的日子快到了,舅舅为官司的事急得头顶上的头发又少了。

  就因为她星期二那晚没有去找他,他厉爵风就给她这么大一个难题。

  小心眼的男人。

  顾小艾再度从厉家别墅空手而回时,忽然想起厉爵风曾经打过来的陌生号码,连忙又找了出来拨过去,有些侥幸地等待着。

  电话接通了,对方沉默无语。

  顾小艾咬咬牙,清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温柔,“厉先生,是我,顾小艾。”

  这声音……温柔得她自己都嫌虚伪。

  那边静默了片刻,厉爵风冷漠的声音传来,“不认识。”

  “……”顾小艾无语了。

  死变态!死人渣!流氓!他是强~暴过多少个女孩子才会把她忘了!

  正想说些什么说辞,厉爵风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十一点之前,滚来夏之夜。”

  ……

  这男人动不动就是滚。

  他嘴里就不能蹦出一点好听的词?!

  顾小艾看了一眼表,就剩下二十来分钟,“夏之夜”是这个城市最奢华的夜总会娱乐城,他倒是挺会享受。

  第一次进夜总会,沸腾的人声和动感强烈的音乐声淹没了所有。

  性感的舞女在钢管上水蛇一般扭舞,雪白的大腿被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射,引起一阵又一阵尖叫的狂浪声,舞池里的男男女女疯狂地舞动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