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顾小艾两手仍被绑着只能将就地趴在床栏上,意识到不对劲后,顾小艾大叫,“臭liú máng,放开——啊。”

  他已经从后进入她的身体,强迫地屈起她的双腿让自己更深地探入。

  羞耻的眼泪几乎掉下来,顾小艾死死地咬住唇再也不发出任何声音,被绑住的双手死死地抓住床栏。

  被狗咬过一次和两次没有区别。

  顾小艾只能这样跟自己说。

  这个仇,她迟早有一天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身体袭卷而来的战栗感和疼痛让她差一点叫出声来,硬是强忍了下来。

  视线渐渐迷离,顾小艾昏倒过去,脸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的汗。

  这就晕了?

  身子真差,富家千金就是养得比较矜贵。

  没有再做下去的兴致,厉爵风抽身起来,随手按下内线,冷冷地发话,“童妈,进来给她洗澡。”

  讲完,厉爵风转身径自进浴室冲凉。

  骄傲的公主毁在他手里了。

  这种痛快,不言而喻。

  厉爵风唇角浮出一抹残忍的微笑。

  裹着黑色浴袍走出来,顾小艾已经被佣人童妈清洗干净,穿着浴袍昏睡在床上,纯黑的长发柔软地铺泄在雪白的枕头上,脸……干净得清纯。

  厉爵风靠到床上坐着,两条长腿随意地叠起,伸手将一边的挎包丢开。

  一枚1元yìng bì从包里掉出来落在他的掌心里。

  拇指轻轻一弹,yìng bì高高地抛起,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最后落进他的手心。

  记忆冲破闸门倾泻出来……

  那一年,他还是一所垃圾高中的学生,打架、斗殴无一不精。

  而全省最贵的私立中学和他们学校仅一路之隔。

  一架之后,他衣衫凌乱地站在路边胡乱地抹着嘴巴里渗出来的血,对面中学里几个初中的小男生围着一个打扮得跟小公主似的女生走出来。

  “顾小艾,你今天穿成这样真漂亮。”

  “顾小艾,你这几天都是坐楚家的车回去哦?你跟他很熟吗?”

  “顾小艾,听说你喜欢听yìng bì丢进许愿池的声音,我今天特地带了很多yìng bì出来,一起去公园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