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顾小艾气得咬牙切齿,却不敢再轻易触怒他。

  衣衫解开,露出一件白色吊带衣,紧紧地包覆着耸起的柔软。

  厉爵风眯起促狭的眼,眼里噙着好笑的笑意,“穿这么多?准备得这么充分,我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你了。”

  话落,厉爵风低下头,准确无误地攫住她的唇。

  他的唇炙热,烫得顾小艾浑身一震,一股电流般的麻痹游走全身。像是满意她的反应,厉爵风大发慈悲地放柔了吻,唇舌压在她唇上慢慢逗~弄。

  一只温暖的手掌抚向她的身躯,轻轻一扯,将吊带衣拉了下来,内衣托起的胸前风光一览无遗。

  这男人不是说只要她不动,他就不碰她的么?!

  冷汗自额间滴下,随着他的手裳在自己身上游走,顾小艾急了,转头偏过他的唇,“放开我!liú máng!你说了只要我不骂你……”

  “我说了你不骂我,我就放过你么?”厉爵风打断她的话,声音邪气得无耻。

  她怎么会这么天真?

  被家人呵护着长大的孩子就是不了解男人的本性。

  那就让他好心地帮她长大……

  厉爵风盯着她急得惨白的脸眸色一深,一手从蛮横地后制住她乱动的脑袋,牙齿撬开她的嘴灵巧的舌钻了进去,反复吮弄。

  清甜。

  不得不说,有时候清粥小菜比大鱼大肉更让人有胃口。

  而顾小艾,在他眼里不只是盘小菜。

  一个曾经把他视为路边杂草的千金xiǎo jiě,一个连正眼都不会给他的富家千金,像只骄傲的孔雀,怎么会是盘清粥小菜?

  她甚至不记得他,而他清清楚楚地记住了是她教会他富人与穷人的差别,上等人与下等人的分别……

  恨意,涌上来。

  离开她的唇,顾小艾被他吻得弱弱地喘~息着,唇瓣红肿晶莹,添了yin靡的亮泽。

  她的目光游离,显然已经被他吻得有些魂不守舍。

  “被强~暴也会有感觉么?”厉爵风不屑地看着她,将她背过身去。

  顾小艾两手仍被绑着只能将就地趴在床栏上,意识到不对劲后,顾小艾大叫,“臭liú máng,放开——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