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神医相师 > 第19章 装傻卖萌无极限
  “这位姐姐,您是不是不信?如果不信的话,我跳给你看!”看到夏月婵的模样,楚南知道自己的已经成功的将自己的嫌疑转嫁到了某个人的身上,于是他手脚非常利索的就径直朝阳台上走去。

  “……等等。你别……不要……啊!”

  饶是平日里总是能够保持万年不变的淡定的夏月婵,此时此刻也是惊得合不拢嘴,失态的惊呼了一声。

  她连续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相信自己刚才所看到的画面。

  她看到,楚南非常灵敏的站在阳台上,然后伸手轻盈的一阵翻越,就从阳台这边,划出一道弧线,翻越到了阳台的那边!

  然而,还不等她多做反应,楚南便再次一阵翻越,又从对面跳了过来,害得夏月婵再次失声娇呼了一下。

  回到这边阳台之后,楚南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甚至是憨厚的让人不忍心责骂他的笑容,挠了挠头,对夏月婵道:“你看,我没有骗你吧?——隔壁这套房,是那个承诺给我一万块钱的人为我租下的。说是为了方便我跳过来行动……可惜,现在一万块钱没有了,这套住房恐怕也没有了……”

  此时此刻,夏月婵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心情,在她看来,刚才还令人排斥反感的歹徒,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可怜兮兮的大男孩,一个无家可归,为了一万块钱甚至是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作赌注的憨厚傻小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小宠溺李梦茹习惯了,此时夏月婵被楚南刚才连续几句“姐姐”喊得姐性大发,并且同情心泛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声音缓和了下来,温暖轻柔的斥责道:“真是个傻小子。——为了一万块钱去拼命,不值得。以后不准在做这种傻事了,知不知道?如果你发生了什么意外,你让你的父母怎么办?”

  楚南看到夏月婵忽然温柔的模样,心中猛然一跳,脸色一红,下意识的就说道:“我……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

  此话一出,夏月婵原本已经柔和的表情,忽然一顿,看着楚南这一身朴素陈旧的打扮,心头没由来的一酸!

  父母……在很小的时候就死了?

  此时楚南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一丝憨厚的笑容。

  而就是这个笑容搭配上这么一句话,令得夏月婵心中一颤,这是一种出于天性的同情,说不上怜悯,主要是因为楚南所描述出来的感觉,是他是一个生活辛苦的大男孩,夏月婵心中的同情不只是针对楚南一个人,更多的是对如今这个社会的无奈,贫富差距太大,有些人拿着gōng kuǎn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而有些人,却为了不少人甚至都不当回事的一万块钱卖命。

  这一刻,夏月婵感觉有些庆幸。

  这个憨厚的大男孩,看上去还没有彻底误入歧途,现在遇到了自己,悬崖勒马,并不晚。

  “看来你也挺不容易的。”夏月婵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她可以肯定,眼前的这个大男生的本质和秉性并不坏。

  “你稍等我一下,我去换一件衣服,在客厅坐下吧,茶几上有水果,随便吃。”夏月婵倒也是非常大气,轻轻的摆了摆纤纤细手,便走入了自己的卧室,然后轻轻关上了门。

  而在夏月婵走入自己卧室之后,楚南不由暗暗咂舌:“这……这位大měi nǚ,也太信任我了吧?就这么放心我留在她家中,现在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啊!”

  不过楚南看得出来,夏月婵并不是这种无脑的女人,她能够有如此气度,自然是有她心中的底线和处事手法,总之……楚南感觉的出来,夏月婵和大多数女人,都不同,是个很特别的女人,心思细腻,并且有想法,有见地,有同情心。

  不愧是楚南心目中的最理想jí pǐn女神啊……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

  夏月婵终于打开卧室的门,换上了一件居家的简单服饰走出来,一件白色体恤衫,一条薄棉舒适宽松的休闲裤,一双简单成熟的棉拖鞋,一副精致的无框眼镜。

  这番打扮的夏月婵,与刚才那如同贵妃出浴的妩媚yòu huò不同,却另有一番风味,成熟,知性,有些冷艳,但楚南很清楚,这是一个典型的外冷内热的女人。

  “喝什么?”夏月婵轻盈的摆动着纤细的腰肢,下意识的扭动着圆润翘挺的后臀,走到客厅角落的书架里,一面神态自如的寻找着某些书籍文件,一面声音冷淡的问道。

  楚南慌忙摆了摆手:“不喝不喝。”

  而此时楚南也不知道夏月婵是个什么意思,便紧接着道:“那个……这位姐姐,如果您不再追究的话,我就太感谢了……现在我可以走了么?”

  “走?”

  夏月婵闻言动作一顿,然后扭过身来,高挑丰满的身躯轻轻的倚靠在书架旁,她缓缓的端起旁边桌子上的一杯热咖啡,轻轻的在红润双唇上抿了一下,道:“走去哪里?”

  “我……我去隔壁……”楚南道。

  “隔壁?你不是说,你的住房,会被收回么?——对方给你交了几个月的租金?”

  “我……不太清楚……”楚南是真不知道,天知道那个赵叔给自己交了多久的租金,该死,之前也忘了问问他了。

  看到楚南一副纠结的模样,夏月婵以为这可怜的大男孩是因为房租发愁,于是她道:“放心,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让我满意的话,房租我会替你垫付。”

  嗯?有这么好的事儿?!

  心中一顿,楚南再次一阵狐疑:这位měi nǚ姐姐会这么好心?留着自己住在隔壁,不担心么?

  “问你的问题,如实回答。——你叫什么名字?”

  “……楚……楚南。”

  “楚南?”夏月婵抿着咖啡的红润双唇微微一动,显然是发现了楚南名字中的另外含义,不过并没有多加在意,转念继续问道,“家住哪里?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学生?打工?……”

  夏月婵像是调查户口一般,将一系列问题脱口问出,楚南都是老老实实的回答。

  &nnsp;

  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