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阴玉脉的发现,无疑是叶家这数百年来,最大的一次发现。

  家主叶孤尤其惊喜,他即刻和叶凰云、叶凰城两兄弟下了地井一趟,三人见到了品质如此好的玄阴玉脉后,这才相信叶凌月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父亲,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这一次,宋家绝斗不过我们。”叶凰云见了那一条地上河流般玉脉,也是啧啧称奇。

  “不错,这里的玄阴玉只要转卖出去,别说是秋枫镇,就连县城也不敢有人小瞧了我们叶家。”叶凰城站在了玉脉旁,吸取着玉脉里散发出来的纯净阴煞之气,感觉到体内的元力在翻滚着。

  “不,我暂时不打算大规模开采这条玉脉,这条玉脉将是我们叶家,重新崛起的希望。”叶孤在欢喜之后,又变成了那个冷静的叶家家主。

  他看了看山道,哪怕他这样的后天巅峰的强者,在玉脉旁,也觉得阴冷难耐,难为了凌月那孩子,不过是一个炼体五重,居然能一路摸到这里来。

  从中不难看出,叶凌月的毅力和胆量远胜一般人。

  “父亲,你是要将这条玉脉作为日后孩子们修炼的场所”叶凰云更懂得父亲的心思。

  “不错,我打算,开采小部分玄阴玉脉,送到省城去炼城玄阴散,帮助家族中,炼体五重以上的子弟冲击后天之境。从今往后,凡是突破后天的叶家子弟,包括你们几人都要进入玉脉闭关修炼。”叶孤的城府,比起长子和四子都要深的多。

  在他的眼中,六成玄铁,已经足够叶家成为秋枫镇第一强了,可是若是到了县城,没有先天高手坐镇的叶家,就如羊入了狼群,岌岌可危。

  毕竟一条玄阴玉脉的价值,意味着无数的后天高手和无数的金钱。

  “父亲说的不错,玄阴玉脉的事,必须严格保密,我待会就和凌月说去。”叶凰云也赞成父亲的话。

  “嗯,凰云,下一次去县城,我打算让圣儿和凌月随你一起去。他们俩在家族年轻一辈中,也是佼佼者,是时候带他们去开开眼界了。”叶孤的话,让叶凰城惊了惊。

  让叶凌月那黄毛丫头一起去县城,叶凰城心中,很是郁闷,这个机会原本是他为了儿子叶青争取了一年多,才争取来的。

  可叶凌月这几个月来,确实为家族立下了几个大功,连叶凰城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叶孤的偏心。

  叶凰云和叶凰城离开了地井后,叶孤的眼神里,多了一抹激色,他走到了那一条玉脉前。

  “老祖宗们,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叶家,重振门楣。”叶孤说罢,一拳击在了玉脉上,玉石锋利的碎片割破了叶孤的手,鲜血淋淋,叶孤却没有半分痛楚的模样。

  七星山上,叶凌月离开了冰冷的地井后,一路小跑往了家中跑去。

  等到回到翘楚院后,叶凌月才进入了鸿蒙天。

  所谓的雁过拔毛、猪过扒皮,说的就是叶凌月这种人,她见了玄阴玉脉,岂有乖乖地全都上缴家族的道理。

  横竖玄阴玉脉那么长,她撬自家矿山几块玄阴玉矿石也没啥大不了的。

  叶凌月这么想着,就顺手牵羊了一些玉矿,鸿蒙天的两家屋子里,已经多了千余块玄阴玉矿。

  因为叶凌月的鼎息的缘故,娘亲叶凰玉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要想彻底修复,还需要大量精纯的阴煞之气修复筋络。

  若是光靠叶凰玉自身,要想补足这么多阴煞之气,至少还需要五六年的时间,叶凌月可不想娘亲再等那么久。

  所以叶凌月就想到了一种叫做玄阴丹的灵丹,这种丹药,说起来不过是二品的灵丹,比起聚元液也不过是高了一品。

  但是对于筋脉受损的后天武者而言,却是温养的最好补品,而要炼制玄阴丹,就需要大量的玄阴玉矿。

  不过提炼丹药,对于叶凌月还是第一次。

  叶凌月抓起了一块玄阴玉矿,控制着鼎息,玄阴玉矿被吞进了乾鼎,可是过了片刻,乾鼎里“噗”的一声,突出了一团灰蒙蒙的东西。

  “失败了”叶凌月叹了一声,果然,炼丹比炼制聚元液难多了。

  叶凌月也不气馁,继续抓起了一块玄阴玉矿,提炼了起来。

  足足报废了五六块玄阴玉矿,乾鼎才颤悠悠地吐出了一颗表面有些凹凸不平的丹药。

  “玄阴丹”叶凌月欣喜不已,虽然丑了点,但是这一颗,的确是二品玄阴丹。

  提炼出一颗玄阴丹后,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叶凌月决心第二天再继续炼丹。

  余下的几日,叶孤等人都没有对外透露半点玄阴玉脉的的消息,叶凌月则是专心致志地在鸿蒙天里,炼起了丹来。

  有了鸿蒙天里的充足灵气,叶凌月边炼丹,边吸收元力,不知不觉中,她炼丹的效率也大大提高了。

  从最初的报废五六颗玄阴玉矿,到最近的报废一块,就炼制出一颗玄阴丹,玄阴丹的表面也越变越光滑。

  到了七日后,叶凌月炼制出来的玄阴丹上,多了一条蓝色的丹纹,叶凌月记得鸿蒙方仙说过,蓝色的丹纹表示这颗丹药的品质,已经从普通丹药,变成了下品丹药,这意味着她的炼丹水平提高了。

  出了鸿蒙天后,叶凌月像往常一样,将一颗玄阴丹放进了叶凰玉喝的水里

  “凌月,找到你就好了,明日一早,你随我和父亲进城去。”叶圣满头大汗地走了进来,看到了叶凌月后,咧嘴笑了笑。

  这几日叶凌月神出鬼没的,叶圣找了几次都没找到人,好不容易逮住了人,叶圣就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进城”叶凌月一听,来了精神。

  “不错,家主说了,让咱俩进城见识见识,顺便也跟五舅学学玄铁买卖。”叶圣和叶凌月的五舅舅,也就是叶孤的第五子,常年都在县城,负责叶家玄铁矿的买卖。

  自从知道了县城里有方士协会后,叶凌月就一直想去县城走走,只可惜没有功夫,这一次,倒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