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宋家矿山遭遇了剧变,叶家上下都是暗中偷乐。

  虽然宋家得了些矿山,但那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矿山,很难成气候。

  这一次,可真是应了句老话,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叶家这阵子,用熔岩火提炼出了不少六成玄铁,叶孤和叶家几兄弟都是士气大振。

  等到下一个集市日,父子几人决定将六成玄铁出售一批,给叶家有潜力的小辈们,添置一些丹药和装备。

  “凰城,我还有一件事交给你办,这阵子,你要集合你手下最优秀的炼铁师傅,多加冶炼,过阵子,县城有一个冶炼大会,叶家无论如何,都要夺魁。”叶孤的眼中,闪动着异样的神采。

  军方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叶家终于又有机会,和大夏军方合作了,这一次,叶家绝不能错失良机,叶家能不能恢复当年的鼎盛,全都靠这一次了。

  叶孤的脸色,异常凝重,谁也不知道,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冶炼大会的事,并未正式对外公布,叶孤和宋万狮都未向外透露,叶凌月也是浑然不知。

  经过了冰凝毒事件后,叶凌月就按照叶凰玉要求的那样,加紧修炼,尝试着能否冲击炼体第九重。

  除了修炼外,叶凌月还会隔几日,就给娘亲用鼎息推拿一番。

  在叶凌月的治疗下,叶凰玉体内的黑点,已经大部分被鼎息吞噬了,只剩下最后的脉络修复。

  加之有鸿蒙天的灵果灵药的辅助,叶凰玉的气色一日比一日好,叶凌月有预感,不需要多久,娘亲就可以彻底痊愈了。

  为了防止再有冰凝草出现,叶凰云还让叶凌月,隔三差五可以去七北坡矿洞转转。

  这一日,叶凌月像往常一样,在矿洞里转悠着,冰凝毒事件后,宋家就安分了许多。

  矿洞里一切正常,叶凌月看了一圈后,正打算离开,忽听到矿洞深处,传来了矿工的惨呼声。

  叶凌月立时往了那个方向掠去。

  矿洞深处,四处可见散落的矿石和推车、铁铲,在一处矿洞的底部,那里有一个半开的井口。

  叶凌月看到了几名矿工。其中一人,抱着腿痛呼不止,他的腿肿得足有腰身粗细,脸憋成了蓝紫色,那迹象一看就是中了毒。

  “怎么回事”叶凌月一出现,几名矿工就见了救星似的,围了过来。

  “周福刚在这附近发现了一个密封的地井,刚打开,被里面钻出来的一只小虫子给咬了,就成了这样子了。”矿工们七嘴八舌地说道。

  那名被咬伤的矿工抱着腿,神识已经开始有点不清晰了。

  叶凌月连忙命人将他抬到了一边光线充足处,看了看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瞳孔还有些反应,再看向了他受伤的那条腿。

  在腿的腕部,有一个小小的伤口,看上去,像是被蚂蚁之类的咬伤了。

  叶凌月迅速取出了飞匕,在他的伤口处化了个口子,伤口上,流出了蓝紫色的血水来,腥臭难闻,血一落地,地表凝结出了一层冰霜。

  好厉害的煞毒,这一带,有这么厉害的毒虫

  叶凌月暗暗心惊,她因为有乾鼎的缘故,对这种阳罡阴煞,比旁人要敏锐许多。

  “你们几个先看着他,我去去就回。”叶凌月的眼,在四周扫了扫,往了地井的方向走去。

  地井旁,她留意到有几只大蚂蚁正往外爬,那些蚂蚁,个头有寻常蚂蚁的三四倍大,嘴边还有一对锋利的钳。

  解铃还须系铃人,鸿蒙手札中注明,凡是中毒,只需要找到毒主本身,虫蛇用血,蚁蝎用粉,孵于伤处,即可治愈。

  看它们的样子,应该是从不远处的那一个地井里爬出来的。

  叶凌月双拳一挥,一道蓝闪蓬勃而出,那几头蚂蚁,顿时没了气息。

  捏起了几只蚂蚁后,叶凌月迅速用乾鼎将它们提炼成了蚁粉,这才回到了原处,将那些蚁粉散在了矿工的伤口上。

  药粉才一沾上伤口,伤口上的蓝紫色就迅速褪去,过了半刻钟左右,那名矿工的腿已经消了肿,呼吸也趋于平稳。

  那几名围观的矿工,见叶凌月三下两下,就把人给治好了,看叶凌月的眼神都不同了,这本家的小姐,堪称是神人啊。

  “把他抬出去,灌一些盐水,去账房支一两银子,十日之内,不要干重活。”叶凌月叮嘱了一番后,才让两三名矿工把人抬了出去。

  “小小姐,那口地井要不要封死了”几名矿工将叶凌月带到了那口封闭的地井前。

  这口地井,很显然是宋家早年留下来的,可能正是下面有毒蚁出没,宋家才用了一个足有五六十斤重的大铁盖,将地井封死了。

  今日,那名叫做周福的矿工,一时大意,不小心挖破了地井,这会儿地井盖上,还有条裂缝。

  “不碍事,我先看看。”听罢,叶凌月蹲下身来,将右手贴在了裂缝上。

  才刚贴近,叶凌月就觉得乾鼎动了动,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气,从地井下方,吹了上来,就好像,下面是一个天然的大冰库。

  而且手贴得越久,那寒气的浓度越强。

  这股寒气,哪怕是后天的武者吹久了,也会损伤筋骨,难怪当初宋家会专门把它封死起来。

  可叶凌月就不同了,她有能吞噬各种阴煞和阳罡之气的乾鼎,早前又刚服用过赤阳参,照她估计,她能够在这口地井里,呆上一两个时辰。

  “把井口打开,你们全都退出去,我要下井。”叶凌月怀疑井下有古怪,当即决定下地井一探。

  那些矿工一听,全都力劝叶凌月不要下井,他们都知道,这位本家的小小姐,如今很得叶家家主的器重。

  叶凌月也不多说,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退开,她凝聚元力在了脚下,重重一跺,那个足有几十斤重的铁井盖一下子被踢飞了。

  一猫腰,她就钻进了地井。

  那些叶家的矿工见了,生怕叶凌月出事,只能是立刻去通知家主和叶凰树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