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北坡矿山,坐落在七星山的北面,除了少量的矿区在露天,大部分的矿区都位于山洞内。

  虽在七星山内呆过一个多月,可这是叶凌月第一次到七星山的北山来。

  与四季葱茏的南山不同,七星山的北山没有多少植被,光秃秃的山石裸露在外,看上去很是荒凉。

  往日,七北坡矿山内,来来往往都是矿车和矿工,可是今日一进矿山,矿山里里人烟罕见,一片萧条的景象。

  叶凌月随着叶圣,匆匆往了矿山深处走去。

  才到了七北坡矿洞外,叶凌月就听到了叶孤的怒斥声。

  经过了近十年的开采,七北坡的矿洞已经被开挖了三分之一,矿区很是宽阔,足有小半个秋枫镇大小。

  点着松油火把的矿洞里,叶凰云和叶凰城兄弟俩,垂着头,两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被骂得一声不吭。

  “混账,你们到底是怎么监工的,好好的矿石,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这副模样。”叶孤气得满目通红,额头的青筋如同蚯蚓般突突跳动着。

  他的脚旁,散落着一些矿石。

  玄铁矿石,颜色分为两种,成色差的是黑中带灰,成色达四成以上者,为银灰色。

  可是这些七北坡矿洞里的矿石,却是赤红色的,仔细一看,那些赤红色是已经长了锈藓的矿石。

  凡是解触过铁矿石买卖的人都知道,锈藓是因为矿石保存不善,受潮后才长出来的。

  为了保持矿石的干燥,矿洞里,常年都是保持干燥避潮的。

  长了锈藓的矿石,炼制很难。

  担心宋家会在七北坡的矿山的事上做手脚,叶孤还特意命令叶凰云和叶凰城兄弟俩一起负责这一次的矿山交接。

  两兄弟这几日来,几乎是没合过眼,他们亲自从宋家手中,接手了七北坡矿山,里面的矿石他们也是看过的,哪里知道,今日一来,发现矿石全都长了锈藓。

  而且锈藓还在不断地增加,连矿洞的山壁上都长了大面积的锈藓。

  这样下去,整个七北坡的矿山就要毁了。

  更糟糕的是,为了获得七北坡矿山,叶家手中的矿山已经移交给了宋家,如此一来,宋家手中,已经没有矿山了。

  倘若说上一次,叶圣险些上当造成的损失对于叶家而言,还是毛毛雨,那这次七北坡的矿洞危机,就是足以摧毁叶家数百年基业的洪水猛兽。

  一些得到了风声的矿工,都离开了叶家,前去宋家做工,外面还谣传,叶家这一次垮定了。

  “爹,我们敢以人头保证,我和大哥接手矿洞时,里面的矿石都是好的。”叶凰城是矿山的主要负责人,他看着那一堆堆的废矿石,心如刀割。

  “爷爷,爹,这些矿石怎么了”叶圣和叶青几人进了矿洞,矿洞里一片凄云惨雨。

  “去去去,你们小孩子家的,来矿洞干什么。”叶凰城正烦闷着,见了儿子几人,更加郁闷。

  叶凌月一走入矿洞,就感觉到了一股湿气。

  她见叶孤等人正烦躁着,也不上前讨骂,在矿洞里转了几圈。

  “大舅,矿洞里为什么会有冰凝草”叶凌月一眼就看到了,在山壁和一些不起眼的角落里,生长着一棵棵不起眼的白色小草。

  联想到早前的宋家在药材铺子里买入了大量的冰凝草,叶凌月的脑中,迅速回忆着鸿蒙手札里关于冰凝草的记载来。

  “冰凝草,那是什么东西,这些草,只不过是一些野草而已。”叶凰云哪还有心思去理会那些杂草。

  “那不是野草,冰凝草是一种凝聚水汽的草。只需将它们移植在矿洞里,只需要一夜功夫,就能矿石生锈,长出了大量的锈藓。”叶凌月头疼不已,她的这几个舅舅,虽然在矿石开采和炼制方面是行家,可是对于药草是一窍不通的。

  她早前就好心提醒过他们,去调查宋家购买冰凝草的原因,如今一看,宋家分明就是要用这些冰凝草,毁了整个七北坡矿区。

  “什么凌月,你说的可是真的”叶孤和叶凰云一听,震惊不已。

  至于叶凰城,也是一脸的难看。

  “难道这些冰凝草都是宋家的人种下来的,该死的宋家,老夫绝不会放过你们。”叶孤大怒,一掌击在了山壁上,山壁上,顿时多了一个坑洞,乱石溅了一地。

  “外公,眼下不是找宋家算账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想法子将这些锈藓除去,重新炼制这些矿石。”叶凌月的话,其实大伙都明白,可出去锈藓说来容易,但操作起来就很难。

  “你说得倒容易,锈藓的去除,必须有很高温度的元火才能做到,在大夏,只有少数的大商会和皇族炼丹房才拥有元火。即便除去了也是需要巨额的钱财,我们叶家即便倾家荡产,也负担不起。”叶凰城没好气着。

  冰凝草这种东西,他听都没听说过,却被一个十三岁的黄毛丫头看破了,这让叶凰城很没有面子。

  叶凌月有乾鼎在手,要除去矿石上的锈藓并非难事,不过那样就会暴露她拥有重宝的事,而且七北坡的矿洞太大了,叶凌月的鼎息要消化那么多矿石很难。

  “并非只有元火,才能除去锈藓,据我所知,熔岩火也能去除锈藓。”叶凌月清清楚楚地记着,鸿蒙手札里,鸿蒙方仙做过类似的记载。

  “熔岩火的温度,倒是和一些元火相似,只是,这时候该去哪里找火山熔岩火。”叶孤听了叶凌月的提议后,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只要确定熔岩火能去除锈藓,那叶家就有救了,外公,你信不信我”叶凌月眸光闪烁,凝神望着叶孤,她也知道,让大伙儿立刻相信自己的话,有些难度。

  叶孤将信将疑,如今叶家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法子,就姑且信了外孙女儿,死马当活马医吧。

  见叶孤信了自己,叶凌月不再迟疑,带着叶孤就往早前发xiàn jīn足蛇蚓的那个悬崖山洞赶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