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对方士了解的还不多,可准方士连大师的出现,让叶凌月心生疑惑。

  她想到了自己怀里的那一把飞匕,以及早前留在飞匕上的那一抹精神力,会不会就是连大师所为

  还有那些冰凝草,宋家又有了什么阴谋诡计

  不知不觉,走到了叶府外,迎面就见了叶凰云和叶凰城两人带了一干叶家的武者们。

  “凌月,你刚参加完山狩,怎么不好好休息”叶凰云见了凌月,和气地问道。

  这一次山狩,凶险异常,叶圣能旗开得胜,为叶凰云长足了脸面,叶圣也知道,这还是多亏了凌月遇上了一头灵兽。

  虽然叶凰云事后也知道了,那头灵兽不过是叶凌月好运遇到的,但至少,凌月自从变聪明后,叶家就遇上了不少好事,叶凰云对叶凌月的态度,也是越来越好。

  “大舅,我不碍事。你们行色匆匆是要去哪里”叶凌月的询问,换来了叶凰城的冷嗤声。

  “不过是一个小辈,长辈办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过问了。”

  “凰城,你这是你不要在意你四舅。这一次七北坡矿山的失而复得,也是多亏了你的好运气。我和你四舅,准备去找柳老镇长,看看能不能尽快完成矿山的交割。”叶凰云知道四弟对三妹母女俩一直心存芥蒂,只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起宋家大舅,我刚才经过街上时,好像看到宋广义和一名年轻男子进了药材铺,买了一车的药草,不知道会不会和七北坡矿山有关系”叶凌月不好明说她遇上了两人,只能是拐弯抹角提醒着叶凰云。

  冰凝草到底有什么用,叶凌月暂时不得而知,她只希望,叶凰云他们能长个心眼。

  “药草铺和七北坡矿山八竿子都打不到关系,不要以为去过几日石坊,就什么都懂了。大哥,时辰不早了,咱们还是快去找镇长,免得宋家的那伙人赖账。”叶凰城不耐烦道,叶凰云只得冲着叶凌月点了点头,就带着人匆匆离开了。

  出乎叶家意料之外的是,宋家这一次,也没赖皮,在柳镇长的主持下,承诺三天之后,等到七北坡的账目一结清,就交给叶家。

  叶孤等人的心中大石这才落下,叶凌月得了消息后,却很是不以为然。

  不过她的心思,很快就被即将到来的藏宝阁选wǔ qì给吸引了去。

  秋枫山狩的获胜,叶孤不仅涨了参赛五人的月俸,还破天荒地奖励五人,可以进入藏宝阁挑选一样wǔ qì。

  对于叶家的这些后辈们而言,可都是天大的yòu huò。

  毕竟叶家藏宝阁里,收藏着叶家这么多年,历代老祖宗留下来的兵器和护甲,这些东西,穿在身上,在危急的时候,可是能救命的。

  几天之后,叶凌月在叶圣大表哥的带领下,五人鱼贯而入,叶家藏宝阁的各种藏品,都一览无余地显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藏宝阁共有两间,一间里满是兵器,大大小小,从短兵到长兵,甚至是弓箭铁锤无一不全。

  第二间里是防具,大小的腕具、皮甲,盔具,也是种类繁多,其中男女样式的,也各有一些。

  “凌月,你看看你缺什么,就挑什么,你第一个选。”叶圣也知这一次山狩最大的功臣是叶凌月,他也不小气,让叶凌月第一个挑选。

  这样的安排,其他人倒也没有什么异议,就连叶青也是默不吭声的。

  缺什么就挑什么

  叶凌月撇撇嘴,她是啥都缺啊,顺手的兵器没有,顺手的护甲也没有,谁让自己早前是个有娘没爹的废材傻女。

  不过,到底该挑哪样呢

  进入藏宝阁前,叶凰玉也提醒过凌月,挑选wǔ qì也好,护甲也好,不能盲目挑选贵重的,要选最适合自己的。

  虽说藏宝阁里的这些兵器护甲都不错,可有了那把飞匕后,一般的兵器和防具在叶凌月眼中,还真不算什么了。

  选了半天后,叶凌月都没有拿定主意。

  “大表哥,还是你们先选吧,我再看看。”叶凌月歉然一笑,让众人先选。

  叶圣等人,也早就已经看得眼热,就各自看准了一样wǔ qì或防具,使唤了起来。

  这时候,叶凌月走到了一处架子旁,她手心的乾鼎突突一跳。

  这种感觉,早前叶凌月也遇到过,叶凌月不由往架子上一看,发现架子上,有一块脏兮兮的石头。

  石头平平无奇,也没有打造过,全然不像该该放在藏宝阁了的东西。

  叶凌月好奇着,拿起了那一块石头,才刚拿在手上,叶凌月就觉得不对头了。

  好沉的石头,叶凌月吃了一惊,忙运起了鼎息,查看起了石头的来历。

  这一看,叶凌月只看到了石头里面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光点,最是奇怪的是,这些光点似乎是液体。

  想来她的见识少了些,除了玄铁之类的,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这东西的来厉。

  “凌月,你拿着的这块矿石,是叶家的老祖宗早年在七星山发现的一块古矿,没人知道它是什么矿石,所以被放在了藏宝阁里。”叶圣见叶凌月拿着一块石头,好心在旁说道。

  “大表哥,那我就要这块矿石了。”叶凌月的选择,叶圣是不明白了,不过既是说好了随便选,叶凌月选什么,旁人也不好说。

  这一番筛选下来,除了叶凌月跳了块怪石,其他人都各有所得,叶圣挑选了一杆长枪,叶青挑了一件皮甲,至于叶宁和叶英各自也挑了中意的兵器。

  五人得了wǔ qì,有说有笑得走出了藏宝阁,可是没走几步,就有一名武者匆匆走上前来,在叶圣的耳边一阵耳语。

  “岂有此理,宋家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叶圣听完之后,喜色全无,他怒红着脸。

  “大表哥,怎么回事”叶凌月见状,已知不妙。

  “还不是七北坡铁矿的事,这下子全完了,七北坡矿山全毁了。”叶圣的话,让其他四rén miàn面相觑,叶圣也不再多说,带着四人,就赶往了七星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