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39章 中毒,强吻(下)
  他越命令,叶凌月越不松口,那劲头,金面男人毫不怀疑,她会咬下一块肉来。

  他一把扣住了叶凌月的下巴,用蛮力将她扯了下来。

  见叶凌月还要张口咬人,男人没有半分犹豫,一口咬住了她的唇。

  两人的唇碰上的一瞬间,叶凌月瞪圆了眼,她抵死咬紧了牙关,两人的齿碰在了一起。

  这男人,牙齿是铁做的不成,叶凌月一个吃疼,口下一松,却被金面男人撬开了牙关。

  口腔里,瞬间充斥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金面男人知道,那是他自己的血的滋味。

  这女人,还真是狠角色。

  最是不知好歹的是,她还在自己的身下不停地挣扎着。

  不过是一具青涩的身子,平日他连多看一眼都不屑的很,可对于如今中了赤阳参的罡毒的金面男子而言,却是异常的磨人。

  他内的罡毒,上下窜动着,好比最猛烈的媚药,越是用元力压制,反应越剧烈,下腹有一股热意冲了上来。

  此时,叶凌月也感觉到了不对头,金面男子身上滚烫烫的,像是一块烧红的铁,他的神情也很痛苦。

  错愕之间,叶凌月也忘记了挣扎,难道他中毒了

  金面男人的身子一僵,软软的唇里,有一股香甜可口的滋味盖掉了血腥味,似雪水般清冽的香气,犹如触电般的酥麻感,一点点传递到了他的体内,有种难以言喻的舒服感。

  赤阳参的罡毒,好像渐渐平复了许多。

  叶凌月死命的挣扎着,可是男人的身子太沉,像是一堵墙那样。

  “唔。”就在叶凌月准备咬断他的舌头时,她感觉到自己的右手碰到了什么

  赤阳参

  原来两人纠缠之间,叶凌月刚好碰到了男人手中的赤阳参,金面男人这时候身中罡毒,哪里还留意到叶凌月的小心思。

  叶凌月眼睛倏地一亮,手中的鼎息立刻钻入了赤阳参里。

  意识到身下的小人儿不再挣扎,金面男子也有几分诧然,可她的“滋味”的确很好,他的动作也不由温柔了几分。

  就如互相取暖的幼兽,两人只听到了彼此的心跳声,原本的你死我活,变成了唇齿相依。

  不知过了多久,叶凌月感觉到鼎息差不多已经将赤阳参里的精华都吞干净了,才松开了手。

  金面男子眼底的猩红色已经褪去了,他凝视着叶凌月。

  叶凌月的衣裳凌乱,朦胧的眼里有着一层水雾,唇也肿肿的,看上去异常的诱人。

  “你救了我。”金面男人的声音很低沉,却少了几分之前的冷酷。

  他体内的罡毒,已经散去了,虽然他也说不清,为何和她“那个”能解开罡毒。

  恢复了平静后,金面男人想起了早前的情形。

  “一报还一报,我们两清了。”叶凌月瞅了瞅地上的那一根赤阳参。

  金面男人收起了赤阳参,临走之前,他看了眼叶凌月。

  “我叫做巫重,叶凌月,记住这个名字。”倏的,男人消失了,就如他来时那样,无声无息。

  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叶凌月愣了愣,再看看自己身上,参加山狩用的那木制名牌已经不见了,不用说,也是那家伙顺手牵羊走了。

  “坏家伙,谁要记得你的名字了。”叶凌月用力擦了擦嘴,眼底有一丝恼火,悻悻地想到,就当做是被狗啃了一口吧。

  此时的叶凌月还没有意识到,她方才莫名其妙的把自己的初吻给献而来出去。

  不过嘛叶凌月笑了起来,这一次的收获还真不小,那家伙要是知道自己拿了根没药效的赤阳参,怕是眼珠子都要掉了吧。

  五品赤阳参的精华,全都被鼎息吸干净了,这一次还真是因祸得福。

  将一部分鼎息引入了体内,叶凌月盘腿坐在了山洞里,直接吸收起赤阳参的药力来。

  其实以叶凌月如今的修为,原本是没法子消耗赤阳参这么高级的灵药的,亏了她拥有乾鼎这样的宝物,经过了鼎息的提纯,赤阳参的药力变得平和了许多。

  参力在叶凌月的体内,不断融合吸收着。

  叶凌月原本元力耗尽的丹田,元力迅速恢复了,不仅如此,她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元力在疯狂地流动着。

  轰元力一下子冲破了炼体六重的关卡,炼体七重炼体八重,在赤阳参的作用下,叶凌月的修为,也在水涨船高般的突破。

  过了良久,叶凌月才张开了眼。

  叶凌月看了看时辰,距离她被困在了洞穴里已经有两天多了,山狩应该也快进入尾声了。

  叶圣等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叶凌月想了想,往回走去,发现原本堵塞的洞穴,已经被清理一空。

  那头怪物和银爪鹰王的尸体,还躺在远处。

  走到了洞口看了看,发现洞口多了几根粗粗的藤条。

  “希望还能赶得上山狩。”叶凌月想到了这里,抓住了藤条,快速往崖上爬去。

  叶凌月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失踪的这两天多里,七星山内已经是一团糟。

  两天前,银爪鹰王出现,宋广义和叶凌月坠身山崖的事发生后,叶家的几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

  宋家的人,也因为宋悍的死,与叶家发生了一次冲突,叶圣还受了伤,若非是柳镇长出面,只怕真要闹出人命来。

  “宋广义,你害死了凌月,我们叶家绝对不会放过你”叶圣的一只手臂受了伤,他心中后悔莫及,若非是他被引走了,凌月表妹就不会死。

  “宋悍也死了,他是我的亲弟弟,正牌的宋家少爷。叶凌月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贱种而已。”宋广义痛失亲弟,怒红着一双眼。

  在宋广义看来,这一次,所有事都安排得天衣无缝,宋悍的死,必定是因为叶家使了诈。

  “两位贤侄,都不要再争吵了。叶姑娘和宋少爷的死,都是意外。悬崖很深,下面还有大量的银爪鹰栖息,不宜搜寻,还是等到山狩结束后,再找人下去寻找吧。”柳镇长一副息事宁人的口吻。

  两方人马虽是被安抚了下来,但因为叶凌月失踪,叶圣又受了伤,叶家士气大跌,到了第三天的正午前后,叶家的山狩表现,大不如前。

  距离正午还有一个多时辰,参加山狩的人,也陆陆续续都返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