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家主这一场寿宴,因为百年猴酒和五成玄铁的出现,可谓是双喜临门。

  谁都知道,叶孤已经是后天巅峰的强者,如今得了这瓶百年猴酒,对他突破后天巅峰,是一大助力。

  至于五成玄铁,意味着叶家铁矿又上了一个档次。

  叶孤为此,喜色满面,酒宴上,喝了个满面红光。

  酒至三旬,叶家家丁上前,在叶孤耳边一阵耳语,叶孤的面色凝重了起来。

  “叶老哥,你今日大寿,怎么不通知小弟一声。”大门敞开,宋家家主宋万狮带着几名宋家的子弟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他怎么来了

  正在推杯置盏的宾客们都是一愣。

  谁不知道,叶家和宋家为了七星山铁矿的事,一直以来都是死对头。

  叶孤和宋万狮实力相当,都是后天巅峰,性格却是截然不同,叶孤性格火爆耿直,宋万狮阴险小气,这两人,若非是有镇长出面,早就拼个你死我活了。

  “宋老弟是出了名的大忙人,区区一个寿宴,又岂敢劳烦宋老弟。”叶孤不冷不淡地说道,但来者都是客,叶孤即便是心中不情愿,也只能起身迎客。

  叶家的本家子嗣们,也纷纷走了出来,一脸警惕地站在了叶孤身旁。

  叶凌月坐在了娘亲叶凰玉的身旁,她这些日子在叶家石坊了帮忙,也从工人们的口中,打听到了一些宋万狮的事迹。

  就连上一次的假玄铁矿的事情,听说都是眼前的宋万狮做的。

  在叶凌月看来,宋万狮比叶孤年轻三四岁,身形有些发福,一双倒三角的眼里,时时闪动着狡黠。

  此人不是个好人。

  叶凌月在心中暗暗说道,忽的叶凌月眉心一跳,发现了一道很不善意的目光,看了过来。

  叶孤和宋万狮彼此客套着,让叶凌月感到很不舒服的那道视线,来自宋万狮的左侧,

  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男子。

  那男子,衣着华贵,可是手脚四肢纤瘦,不像是修炼元力的武者。

  最让叶凌月感到不舒服的事,那男子正用一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目光,盯着她和娘亲看。

  “娘,那个人是宋家的人”叶凌月推了推身旁的叶凰玉,那人有些不对劲。

  “似乎是宋家的客卿,真是个轻浮的人。”叶凰玉只是看了眼年轻男子,从他的眼底,看到了一丝淫邪,她下意识地将女儿往身后藏了藏。

  叶家和宋家在秋枫镇也算是一方势力,门下总会养一些武者或者是文士,既所谓的客卿,此人年纪轻轻,却能跟在宋万狮的身旁,也不知是什么身份。

  客卿不知为何,叶凌月觉得那人很是危险,甚至比宋万狮的感觉还要危险几分。

  好一对标志的姐妹花,想不到秋枫镇这种破地方,居然还有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

  宋家阵营里,被宋万狮尊称为连大师的男子一入寿宴,就留意到了叶凌月和叶凰玉母女俩。

  母女俩一个气质脱俗犹如空谷幽兰,一个年轻俏丽,正对了连大师的口味。

  等到解决了叶孤那老家伙,叶家群龙无首,自己一定要开口,让宋万狮把这对姐妹花送给自己,那连大师咽了口口水,依依不舍地收回了视线。

  “叶老哥,你看我来得匆忙,也没准备什么大礼。这里有薄礼一份,还请叶老哥笑纳。”宋万狮眼底霾光一闪,打了个哈哈,命人送上了一个礼盒。

  叶孤接过了礼盒,细细打量了一番,并未发现异样。

  宋万狮身后,连大师嘴角噙着冷笑。

  礼盒才刚要打开,坐在不远处的叶凌月手心里的乾鼎颤了颤。

  “这种感觉”叶凌月心中警铃大作。

  不会有错,那是精神力的波动,宋家也有人修炼精神力,叶凌月立时发现了。

  那股精神力,来自那个礼盒叶凌月凝神看向了礼盒。

  叶凌月的精神力修为,才只是入了门,隐隐之中,她看到了一道寒芒。

  利器便宜外公有危险。

  说时迟,那是快,叶孤已经打开了礼盒,一道寒芒闪烁,空气瞬间扭曲了起来,只听得噗的一声。

  一阵利啸,一道黑色的影子,从礼盒里bào shè而出。

  叶凌月拼劲了全力,叮的一声,那把bǐ shǒu的射出轨迹,在瞬息之间,偏了一偏。

  就是这肉眼难以分辨的一个偏离,那把致命的bǐ shǒu瞬势擦过了叶孤的耳侧,直刺入了叶孤身后的戏台上。

  啊戏台上,一阵尖叫声。

  戏台的柱子,断成了两截,一把寒光闪动的bǐ shǒu,没根插入了柱子上。

  失败了

  宋万狮和连大师面色一沉,怎么回事

  “宋万狮,你是什么意思”叶孤也是被吓得出了身冷汗。

  礼盒里竟是一把行刺的bǐ shǒu,方才,若不是他运气好,bǐ shǒu稍偏了一寸,必定和那柱子一样,被刺了个对眼窟窿了。

  “叶老哥,还请息怒,那不过是小弟的一个小玩笑而已,以叶老哥的实力,又怎会连一把bǐ shǒu都躲不过。”宋万狮牵强着扯了扯嘴角,也是一脸的难看。

  “滚,叶家不欢迎你。”叶孤气得七窍生烟,好好的一场寿宴,就被宋万狮给搅黄了。

  “那宋某就告辞了。”宋万狮抱拳行了个礼,带着一干人的走了出去。

  “爹,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叶家的几名子嗣,也是面面相觑,好不难看。

  “再过些日子就是山狩了,到时候再找那老小子算账。”酒宴不欢而散,叶孤也是憋得一肚子火气,连客人都懒得送,就闷着脸回房休息去了。

  叶凌月这才松了口气,她的手心里,全都是滑腻腻的汗。

  叶家各房,送走了宾客后,这才命人收拾了残局,悻悻然地散去了。

  白日热闹的院落,一下子冷清了下来。

  等到了三更前后,一个小小的人影,窜进了院落里。

  那人影猫着腰,在还没来得及拆下的戏台旁找了一圈。

  “就是它。”人影找到了什么,将那东西悄然藏了起来后,她这才偷偷溜出了院落。

  ~谢谢书评区留意见的亲,文中有称呼上的错误,大芙子会注意改哒,谢谢小藜、小草、若夕、小草、懵、凉月、菁雲哒打赏,谢谢各位活跃投票子,留言哒娃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