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个身着一身金丝绒黑袍的男子,由于面具的遮盖,面目不详,只露出弧线优美的唇和一双勾魂的狭长凤眼。

  晨曦下,男子淡樱色的唇勾了勾,黑色的长发不羁地披洒在肩上,衬得他的身形更加高大,一股难以言喻的狂野气息,弥漫周身。

  只需要一眼,就会发现,这是个无比危险,但同时又诱惑力十足的男人。

  男子已经在这里站了许久,只是他形如鬼魅,气息飘渺,没有任何人留意到他的存在。

  方才叶凌月和小吱哟的举动,全都落在了他的眼底,他这一声“有趣”,也不知说的是叶凌月,亦或者小吱哟。

  男人一消而逝,再无踪影,仿佛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

  恶狗行凶的事,很快就过去了,叶凌月治好了恶狗之后,心中也是雀跃不止,乾鼎竟然还能用来治病。

  可随即一想,叶凌月又明白了。

  鸿蒙方仙原本就是医术无双,但鸿蒙手札里,却没有留下任何传世针法,倒是有一些病例,想来,鸿蒙方仙原本就能利用乾鼎里的鼎息来治病,只是早前由于鼎息太弱。

  若是能治好恶狗身上的病,那是不是意味着她也能替其他人看病,譬如说,娘亲身上的病。

  想到了这里,叶凌月的心跳加快了几分,她迫不及待回到了翘楚院。

  叶凌月找了个借口,先用刘妈当起了试验,可是让她失望的是,当她尝试着将鼎息引入刘妈的体内时,只看到了一片模糊的影子。

  人体和恶狗的身体还是有些不同的。

  看来,鼎息还是弱了些,恐怕还得过上几个月,才能让鼎息看清楚人体里面的病症。

  叶凌月有些气馁,她眼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加速修炼。

  时间眨眼又过了几天,这期间,叶凌月又交付了一批青木果,算上早积累下来的,叶凌月的手中,已经有了四五百两银子。

  利用这笔钱,叶凌月又在药材铺子里,买入了一些药草种子和水果种子,鸿蒙天里的药草种类,也渐渐丰富了起来。

  这一日,凌晨,这个时候,也是吸收煞气的最好的时间。

  叶凌月盘腿坐在床上,胸前挂着那块玄阴玉。

  天地间的元力,被吸入了玄阴玉中,化成了一缕缕黑色的气息,那些气息,就是早前叶凰玉说过的煞气。

  武者达到了炼体五重,逐步开始吸收分离天地元力中的煞气,煞气进入了人的体内,会逐渐凝聚在筋脉里,洗涤人体内的奇经八脉,等到奇经八脉彻底打通,就意味着武者从炼体境突破到了后天境。

  寻常的武者,要想达到这一个境界,需要五年甚至是十几年的时间。

  可叶凌月有聚元液在前,如今又手握玄阴玉,修炼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

  靠着玄阴玉,大量纯净的煞气,一点点进入叶凌月的体内,冲刷着她体内的奇经八脉。

  轰的一声,体内的一条筋络被打通了。

  “炼体六重。”叶凌月睁开了眼,伴随着体内的第一条奇经被打通,她体内的元力,又狠狠涨了一大截,正式步入了炼体第六重。

  叶凌月一跃而起,外面鸡鸣不过三声。

  走到院落里,叶凌月先是打了一套崩雷拳,只见她拳风滚滚如浪,每一拳,都重重地撕开了空气,黑暗之中。

  “轰轰轰轰轰轰”

  随着叶凌月中一声娇斥,出拳、扫腿、发力,手中的一拳,如雷闪般重重地撞向了一旁的一座假山。

  假山上,石屑纷扬,假山竟是直接被霹成了一堆碎粉,纷纷扬扬落在地上。

  “六道雷闪,崩雷拳,终于成了。”

  叶凌月点了点头,炼体六重,就算是她如今对上叶圣大表哥,她也能确保自己稳操胜券。

  一套拳法下来,叶凌月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元力消耗的很少,她犹觉不尽兴,又炼了一套拈花碎玉手,一直到东方浮现出了第一抹鱼白,她才收了手。

  “自从鼎息出现后,我的修炼速度和元力恢复的速度,都加快了许多。这乾鼎,不愧是鸿蒙方仙留下来的至宝。”缓缓吐息后,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后,叶凌月的脸上,浮起了一抹晕红。

  膳房里,已经飘来了一阵食物的香气。

  自打搬回了东庄后,叶凌月的待遇好了许多,她正是长身体的时期,叶凰玉就命令膳房准备了充足的食物。

  除此之外,叶凌月还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她和娘亲、刘妈等人的食物中,都放了一些聚元液。

  三人的身子,在不知不觉中,也增强了许多,就连年老体迈的刘妈,这阵子也是精神奕奕,连陈年的疾病都治好了。

  用过了早膳后,叶凌月就准备去石坊,看到了刘妈愁眉苦脸地在一旁看着翘楚院的账本。

  叶凰玉母女俩都是个闲散性格,院子里的账目,一直是由刘妈管理的。

  “刘妈,可是翘楚院的账目出了什么问题”叶凌月凑上前去。

  “没什么问题,自打搬来后,院子里的月俸一直很正常。可是小小姐,再过几天,就是家主的五十五岁寿辰了,我们院里,也该备份寿礼。”让刘妈发愁的,正是家主大寿这件事。

  叶孤大寿,这可是叶家的大事,早几年,叶凰玉和叶孤父女关系僵持时,叶凰玉从未出席过,自然也不用准备什么大礼。

  可今年不同了,小小姐在叶家族比上一鸣惊人,这阵子又在叶家石坊做事,家主对小小姐的器重,大伙儿都是看在眼里的,刘妈可不愿意因为寿礼的问题,让叶凌月受了委屈。

  搬到东庄后,翘楚院的日子,是好了不少,可月俸也只是刚刚够日常开销和仆人的月俸,至于翘楚院里有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自然不好送给家主。

  “原来如此,刘妈,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份大礼,送给家主,你就不用担心了。”叶凌月一听,一口将送礼的事揽了下来,让刘妈不用再担心。

  那是个身着一身金丝绒黑袍的男子,由于面具的遮盖,面目不详,只露出弧线优美的唇和一双勾魂的狭长凤眼。

  晨曦下,男子淡樱色的唇勾了勾,黑色的长发不羁地披洒在肩上,衬得他的身形更加高大,一股难以言喻的狂野气息,弥漫周身。

  只需要一眼,就会发现,这是个无比危险,但同时又诱惑力十足的男人。

  男子已经在这里站了许久,只是他形如鬼魅,气息飘渺,没有任何人留意到他的存在。

  方才叶凌月和小吱哟的举动,全都落在了他的眼底,他这一声“有趣”,也不知说的是叶凌月,亦或者小吱哟。

  男人一消而逝,再无踪影,仿佛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

  恶狗行凶的事,很快就过去了,叶凌月治好了恶狗之后,心中也是雀跃不止,乾鼎竟然还能用来治病。

  可随即一想,叶凌月又明白了。

  鸿蒙方仙原本就是医术无双,但鸿蒙手札里,却没有留下任何传世针法,倒是有一些病例,想来,鸿蒙方仙原本就能利用乾鼎里的鼎息来治病,只是早前由于鼎息太弱。

  若是能治好恶狗身上的病,那是不是意味着她也能替其他人看病,譬如说,娘亲身上的病。

  想到了这里,叶凌月的心跳加快了几分,她迫不及待回到了翘楚院。

  叶凌月找了个借口,先用刘妈当起了试验,可是让她失望的是,当她尝试着将鼎息引入刘妈的体内时,只看到了一片模糊的影子。

  人体和恶狗的身体还是有些不同的。

  看来,鼎息还是弱了些,恐怕还得过上几个月,才能让鼎息看清楚人体里面的病症。

  叶凌月有些气馁,她眼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加速修炼。

  时间眨眼又过了几天,这期间,叶凌月又交付了一批青木果,算上早积累下来的,叶凌月的手中,已经有了四五百两银子。

  利用这笔钱,叶凌月又在药材铺子里,买入了一些药草种子和水果种子,鸿蒙天里的药草种类,也渐渐丰富了起来。

  这一日,凌晨,这个时候,也是吸收煞气的最好的时间。

  叶凌月盘腿坐在床上,胸前挂着那块玄阴玉。

  天地间的元力,被吸入了玄阴玉中,化成了一缕缕黑色的气息,那些气息,就是早前叶凰玉说过的煞气。

  武者达到了炼体五重,逐步开始吸收分离天地元力中的煞气,煞气进入了人的体内,会逐渐凝聚在筋脉里,洗涤人体内的奇经八脉,等到奇经八脉彻底打通,就意味着武者从炼体境突破到了后天境。

  寻常的武者,要想达到这一个境界,需要五年甚至是十几年的时间。

  可叶凌月有聚元液在前,如今又手握玄阴玉,修炼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

  靠着玄阴玉,大量纯净的煞气,一点点进入叶凌月的体内,冲刷着她体内的奇经八脉。

  轰的一声,体内的一条筋络被打通了。

  “炼体六重。”叶凌月睁开了眼,伴随着体内的第一条奇经被打通,她体内的元力,又狠狠涨了一大截,正式步入了炼体第六重。

  叶凌月一跃而起,外面鸡鸣不过三声。

  走到院落里,叶凌月先是打了一套崩雷拳,只见她拳风滚滚如浪,每一拳,都重重地撕开了空气,黑暗之中。

  “轰轰轰轰轰轰”

  随着叶凌月中一声娇斥,出拳、扫腿、发力,手中的一拳,如雷闪般重重地撞向了一旁的一座假山。

  假山上,石屑纷扬,假山竟是直接被霹成了一堆碎粉,纷纷扬扬落在地上。

  “六道雷闪,崩雷拳,终于成了。”

  叶凌月点了点头,炼体六重,就算是她如今对上叶圣大表哥,她也能确保自己稳操胜券。

  一套拳法下来,叶凌月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元力消耗的很少,她犹觉不尽兴,又炼了一套拈花碎玉手,一直到东方浮现出了第一抹鱼白,她才收了手。

  “自从鼎息出现后,我的修炼速度和元力恢复的速度,都加快了许多。这乾鼎,不愧是鸿蒙方仙留下来的至宝。”缓缓吐息后,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后,叶凌月的脸上,浮起了一抹晕红。

  膳房里,已经飘来了一阵食物的香气。

  自打搬回了东庄后,叶凌月的待遇好了许多,她正是长身体的时期,叶凰玉就命令膳房准备了充足的食物。

  除此之外,叶凌月还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她和娘亲、刘妈等人的食物中,都放了一些聚元液。

  三人的身子,在不知不觉中,也增强了许多,就连年老体迈的刘妈,这阵子也是精神奕奕,连陈年的疾病都治好了。

  用过了早膳后,叶凌月就准备去石坊,看到了刘妈愁眉苦脸地在一旁看着翘楚院的账本。

  叶凰玉母女俩都是个闲散性格,院子里的账目,一直是由刘妈管理的。

  “刘妈,可是翘楚院的账目出了什么问题”叶凌月凑上前去。

  “没什么问题,自打搬来后,院子里的月俸一直很正常。可是小小姐,再过几天,就是家主的五十五岁寿辰了,我们院里,也该备份寿礼。”让刘妈发愁的,正是家主大寿这件事。

  叶孤大寿,这可是叶家的大事,早几年,叶凰玉和叶孤父女关系僵持时,叶凰玉从未出席过,自然也不用准备什么大礼。

  可今年不同了,小小姐在叶家族比上一鸣惊人,这阵子又在叶家石坊做事,家主对小小姐的器重,大伙儿都是看在眼里的,刘妈可不愿意因为寿礼的问题,让叶凌月受了委屈。

  搬到东庄后,翘楚院的日子,是好了不少,可月俸也只是刚刚够日常开销和仆人的月俸,至于翘楚院里有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自然不好送给家主。

  “原来如此,刘妈,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份大礼,送给家主,你就不用担心了。”叶凌月一听,一口将送礼的事揽了下来,让刘妈不用再担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