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叶凌月被安排在了叶家石坊里,开始了和各种玄铁矿和铁矿石打交道的日子。

  由于有了乾鼎的存在,别人眼中,苦不堪言的工作,在叶凌月的心目中,就成了一种试炼。

  一方面,她不停地的利用切割铁矿石,来熟练自己的拈花碎玉手,另一方面,每次切割铁矿石时,她都小心地用鼎息提纯铁矿石。

  为了不被人发现,叶凌月每次只是将铁矿石的纯度提高到了四成,不知不觉中,叶凌月在叶家石坊里已经呆了一个月。

  这段日子里,乾鼎里的鼎息变得越来越浓郁。

  不仅如此,叶凌月体内的元力,也增长了不少,她能感觉到,自己已经达到了炼体五重的巅峰,随时都可能突破。

  “小xiǎo jiě,您来了。”叶家的那帮武者,一看到叶凌月来了石坊,都恭敬地叫道。

  叶凌月刚到的叶家石坊来帮忙时,可是引来了一场不小的骚动的。

  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还是本家的xiǎo jiě,这样的人,居然来干粗活,大伙儿私下甚至都开始打赌起哄,看叶凌月能坚持多久。

  可是叶凌月在石坊里只呆了一天,就让那群五大老粗的汉子们全都目瞪口呆了。

  这位小xiǎo jiě,嘴巴很甜,记忆力也很好,她和本家的那些少爷xiǎo jiě不同,来了石坊后,就很平易近人,能叫出石坊里每一个人的名字。

  后来大伙还得知,叶凌月年纪轻轻就是炼体五重的修为,更了不得的是,她切割起矿石,速度又快切割又很整齐。

  她还有一双利眼,据说连大师傅都很难分辨的玄铁矿和铁矿石,小xiǎo jiě只需要用手摸摸,就能分得一清二楚。

  一来二往的,这一个月下来,叶凌月在石坊里,混得如鱼得水。

  这一日一大早,叶凌月刚到了石坊,就见几名工人跑了出来,有几人的手上都受了伤。

  “小xiǎo jiě,不要进去,石坊里来了一只恶狗,见人就咬,已经伤了好几个兄弟了。”

  这会儿还是清晨,守在石坊都是些普通的工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炼体三重,叶凌月一听,就往石坊里跑去。

  前方,传来了恶狗的吠叫声。

  不远处,一头齐腰高的恶狗,窜了出来,那头恶狗很是强壮,浑身披着脏兮兮的毛发。

  它的嘴角,还挂着几块破碎的衣布和血肉。

  石坊里,已经乱成了一片,工人们惊慌的逃散开来。这股惊慌的情绪,还在不停地扩散开。

  “吱哟”

  叶凌月刚要出手,小吱哟从她的衣襟里钻了出来。

  小吱哟平日,和叶凌月一直是形影不离,不过它大部分时间里,都很是懒散,只知道躲在叶凌月的衣服里睡觉。

  今日,它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当它发现了罪魁祸首是一头恶狗时,蓝蓝的眼里,满满的不屑。

  感觉到了小吱哟的异样,叶凌月索性就停下了手来,退到了一旁。

  只见小吱哟很是轻巧地落到了地上,迈着小短腿,晃悠悠地踱到了恶狗的面前。

  一头茶杯大小的狗,和一头和小牛犊差不多的恶狗,很滑稽地对持了起来。

  亏了四周没什么人,否则这一幕,必定要引来骚动。

  那头恶狗猛然瞅见了一个小不点,恶狠狠地咧了咧嘴,狂吠了几声。

  吱哟

  一看恶狗还敢猖狂,小吱喲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厉啸。

  那厉啸声和小吱哟平日的卖萌模样截然不同,它就如一枚冷箭直穿入了恶狗的耳朵。

  原本还很是凶狠的恶狗,在听到了那一阵呼啸声后,无形中感觉到了一股威压,四肢一抖,居然吓得膝盖发软,来了个狗吃屎,直接趴倒在了小吱哟的面前,瑟瑟发抖着。

  这是唱的哪一出

  叶凌月在旁边,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不过好在恶狗已经被降服了,不会再伤到其他人就好。

  吱哟~

  小吱哟晃悠悠地踱到了叶凌月身旁,奶声奶气地叫了几声。

  “你是说那家伙病了让我去看看”叶凌月一脸的尴尬,明白了小吱哟的意思。

  她虽说读了鸿蒙方仙的不少医书,可正儿八经的看病,她可一次都没有过,更不用说,给狗看病了。

  见叶凌月不肯上前,小吱哟干脆用嘴轻轻咬了咬叶凌月的右手,拖着她往前走。

  “你是让我用乾鼎给它看病”叶凌月倏的明白了小吱哟的意识。

  只是乾鼎还有这种能耐

  叶凌月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恶狗仿佛也明白了,叶凌月是来帮它的,它一脸的泪汪汪,看上去很是可怜。

  “死马当活马医吧。”叶凌月硬着头皮,将手掌贴在了恶狗的身上。

  手心的乾鼎一阵骚动,丝发般的鼎息钻了出来,钻入了恶狗的体内。

  叶凌月的脑海中,立时出现一片纵横交错的筋脉。

  让叶凌月吃惊的是,在恶狗的脑袋部位,她看到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点,那黑点,还在不断地扩大。

  很显然,恶狗生了病。

  叶凌月这才明白,这头恶狗性情异样暴躁的,正是因为得了病的缘故。

  鼎息见了那些黑点,又活跃了起来,它游了上去,向那一个黑点发起了进攻,只不过比起玄阴玉或者是玄铁矿石里的杂质不同,吞噬恶狗身上的这个黑点,鼎息耗费的时间要更好长一些。

  足足过了一刻钟,叶凌月大汗淋淋,恶狗身上的黑点,才消失了。

  “行凶的恶狗就在那里”几名炼体五重的武者,气汹汹地冲了过来,他们的手中,都拿着长棍、长枪之类的wǔ qì。

  “小xiǎo jiě,您怎么在这里还有那头恶狗”一干武者都是张大着嘴,那头早前据称咬伤了几个人的恶狗,正摇着尾巴,很是乖巧地趴在了叶凌月的脚下。

  晨光下,叶凌月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绽开了一抹炫目的笑容来。

  “有趣,真是个有趣的小东西”就在叶凌月和叶家的武者们离开时,一个戴着半边miàn jù的男子,从一处屋檐上飘了下来。就这样,叶凌月被安排在了叶家石坊里,开始了和各种玄铁矿和铁矿石打交道的日子。

  由于有了乾鼎的存在,别人眼中,苦不堪言的工作,在叶凌月的心目中,就成了一种试炼。

  一方面,她不停地的利用切割铁矿石,来熟练自己的拈花碎玉手,另一方面,每次切割铁矿石时,她都小心地用鼎息提纯铁矿石。

  为了不被人发现,叶凌月每次只是将铁矿石的纯度提高到了四成,不知不觉中,叶凌月在叶家石坊里已经呆了一个月。

  这段日子里,乾鼎里的鼎息变得越来越浓郁。

  不仅如此,叶凌月体内的元力,也增长了不少,她能感觉到,自己已经达到了炼体五重的巅峰,随时都可能突破。

  “小xiǎo jiě,您来了。”叶家的那帮武者,一看到叶凌月来了石坊,都恭敬地叫道。

  叶凌月刚到的叶家石坊来帮忙时,可是引来了一场不小的骚动的。

  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还是本家的xiǎo jiě,这样的人,居然来干粗活,大伙儿私下甚至都开始打赌起哄,看叶凌月能坚持多久。

  可是叶凌月在石坊里只呆了一天,就让那群五大老粗的汉子们全都目瞪口呆了。

  这位小xiǎo jiě,嘴巴很甜,记忆力也很好,她和本家的那些少爷xiǎo jiě不同,来了石坊后,就很平易近人,能叫出石坊里每一个人的名字。

  后来大伙还得知,叶凌月年纪轻轻就是炼体五重的修为,更了不得的是,她切割起矿石,速度又快切割又很整齐。

  她还有一双利眼,据说连大师傅都很难分辨的玄铁矿和铁矿石,小xiǎo jiě只需要用手摸摸,就能分得一清二楚。

  一来二往的,这一个月下来,叶凌月在石坊里,混得如鱼得水。

  这一日一大早,叶凌月刚到了石坊,就见几名工人跑了出来,有几人的手上都受了伤。

  “小xiǎo jiě,不要进去,石坊里来了一只恶狗,见人就咬,已经伤了好几个兄弟了。”

  这会儿还是清晨,守在石坊都是些普通的工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炼体三重,叶凌月一听,就往石坊里跑去。

  前方,传来了恶狗的吠叫声。

  不远处,一头齐腰高的恶狗,窜了出来,那头恶狗很是强壮,浑身披着脏兮兮的毛发。

  它的嘴角,还挂着几块破碎的衣布和血肉。

  石坊里,已经乱成了一片,工人们惊慌的逃散开来。这股惊慌的情绪,还在不停地扩散开。

  “吱哟”

  叶凌月刚要出手,小吱哟从她的衣襟里钻了出来。

  小吱哟平日,和叶凌月一直是形影不离,不过它大部分时间里,都很是懒散,只知道躲在叶凌月的衣服里睡觉。

  今日,它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当它发现了罪魁祸首是一头恶狗时,蓝蓝的眼里,满满的不屑。

  感觉到了小吱哟的异样,叶凌月索性就停下了手来,退到了一旁。

  只见小吱哟很是轻巧地落到了地上,迈着小短腿,晃悠悠地踱到了恶狗的面前。

  一头茶杯大小的狗,和一头和小牛犊差不多的恶狗,很滑稽地对持了起来。

  亏了四周没什么人,否则这一幕,必定要引来骚动。

  那头恶狗猛然瞅见了一个小不点,恶狠狠地咧了咧嘴,狂吠了几声。

  吱哟

  一看恶狗还敢猖狂,小吱喲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厉啸。

  那厉啸声和小吱哟平日的卖萌模样截然不同,它就如一枚冷箭直穿入了恶狗的耳朵。

  原本还很是凶狠的恶狗,在听到了那一阵呼啸声后,无形中感觉到了一股威压,四肢一抖,居然吓得膝盖发软,来了个狗吃屎,直接趴倒在了小吱哟的面前,瑟瑟发抖着。

  这是唱的哪一出

  叶凌月在旁边,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不过好在恶狗已经被降服了,不会再伤到其他人就好。

  吱哟~

  小吱哟晃悠悠地踱到了叶凌月身旁,奶声奶气地叫了几声。

  “你是说那家伙病了让我去看看”叶凌月一脸的尴尬,明白了小吱哟的意思。

  她虽说读了鸿蒙方仙的不少医书,可正儿八经的看病,她可一次都没有过,更不用说,给狗看病了。

  见叶凌月不肯上前,小吱哟干脆用嘴轻轻咬了咬叶凌月的右手,拖着她往前走。

  “你是让我用乾鼎给它看病”叶凌月倏的明白了小吱哟的意识。

  只是乾鼎还有这种能耐

  叶凌月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恶狗仿佛也明白了,叶凌月是来帮它的,它一脸的泪汪汪,看上去很是可怜。

  “死马当活马医吧。”叶凌月硬着头皮,将手掌贴在了恶狗的身上。

  手心的乾鼎一阵骚动,丝发般的鼎息钻了出来,钻入了恶狗的体内。

  叶凌月的脑海中,立时出现一片纵横交错的筋脉。

  让叶凌月吃惊的是,在恶狗的脑袋部位,她看到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点,那黑点,还在不断地扩大。

  很显然,恶狗生了病。

  叶凌月这才明白,这头恶狗性情异样暴躁的,正是因为得了病的缘故。

  鼎息见了那些黑点,又活跃了起来,它游了上去,向那一个黑点发起了进攻,只不过比起玄阴玉或者是玄铁矿石里的杂质不同,吞噬恶狗身上的这个黑点,鼎息耗费的时间要更好长一些。

  足足过了一刻钟,叶凌月大汗淋淋,恶狗身上的黑点,才消失了。

  “行凶的恶狗就在那里”几名炼体五重的武者,气汹汹地冲了过来,他们的手中,都拿着长棍、长枪之类的wǔ qì。

  “小xiǎo jiě,您怎么在这里还有那头恶狗”一干武者都是张大着嘴,那头早前据称咬伤了几个人的恶狗,正摇着尾巴,很是乖巧地趴在了叶凌月的脚下。

  晨光下,叶凌月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绽开了一抹炫目的笑容来。

  “有趣,真是个有趣的小东西”就在叶凌月和叶家的武者们离开时,一个戴着半边miàn jù的男子,从一处屋檐上飘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