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这一次修为突飞猛进,未免娘亲怀疑,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这瓶百果酒和叶凌月在树洞里发现的酒,有些不一样,叶凌月已经用乾鼎提纯过了一次,酒效更好了。

  打开了酒塞,整个房屋里,就飘满了酒香。叶凰玉神情大变,诧异地看着那瓶酒,这是猴酒

  叶凰玉早年也曾听山中的老猎户说过,七星山里有铁臂猿,擅酿猴酒,猴酒很是滋补,对于修复受损的骨骼和筋络很有好处。

  她出入山间多次,都没有找到一滴猴酒,女儿第一次进山,就遇到了

  难怪凌月的实力,会猛涨一大截。

  难道说,连老天爷都觉得她这些年太颓废了,才让女儿找到了猴酒。

  “女儿手上,还有几瓶,娘亲先试试百果酒的功效。”叶凌月正说着,她的衣服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

  “吱哟。”从她的衣襟里,探出了一个小脑袋来。

  自打和叶凌月缔结了灵契后,小吱哟就怎么也不肯独自呆在鸿蒙天里了。

  叶凌月只能是将它揣在了衣服里,这小家伙,倒是好吃好睡的很,方才擂台上打得热火朝天,它倒好,顾自睡起了大头觉。

  这小家伙一觉醒来,只觉得肚子一阵咕咕叫,忙探出了小脑袋,打算找吃的了。

  “娘,女儿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在山间见到了一只通灵性的小家伙,女儿想养它。”叶凌月一脸的恳求。

  小吱哟明白了叶凌月的意思,连忙可怜兮兮的用着婴儿蓝色的眼睛,瞅着叶凰玉,边瞅着,它还边合拢着前肢,抱爪子做出了祈求的动作。

  见了女儿和小萌犬的模样,看得叶凰玉哭笑不得。

  就这样,北庄又多了一名新的成员。

  得了玄阴玉后,叶凌月就回了房,她翻看着玄阴玉,心中暗暗想着,有了鼎息后,乾鼎除了能炼药外,还多了一个功效。

  只是不知道,除了吞噬鼎里面的黑点外,鼎息还能不能吞噬其他东西。

  叶凌月看看四周,找了个水杯,握在了手中,发现的鼎息懒洋洋的,钻入了水杯里面。

  脑海中,一片瓷白色,鼎息很快就撤了出来,颜色也没发生任何改变。

  叶凌月又分别对房内的各种东西试了一次,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规律。

  鼎息能渗入一些小东西,对有生命或者有灵性的东西,渗入效果尤其好,但是眼下,鼎息太微弱,如果渗入大面积的东西,叶凌月的脑海中,就一片模糊。

  “看来,鼎息还很弱,只能是靠日后,多炼药、提纯来增强鼎息了。”叶凌月在心中暗道。

  这一日下来,叶凌月也是困了,当晚,她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日,叶凌月刚起身,叶银霜就兴冲冲地来到了北庄。

  “恭喜你,凌月。昨天真是太解气了,你都不知道叶青学狗爬时,我心里有多畅快。”叶银霜一脸的欢欣雀跃。

  叶青在家族里,仗着自己的身份,一直有肆无恐,这样被人教训,还是头一次。

  而且对方还是他最看不起的叶凌月,这件事,眼下大半个秋枫镇都已经传遍了。

  “咦,凌月,你怀里的是小狐狸,好可爱啊”叶银霜看到了叶凌月的衣襟里,钻出了个小脑袋来。

  你才狐狸呢,你全家都是狐狸。

  小吱哟一看到叶银霜伸过来的手,“嗖”的一声,小爪子抓了过去,腮帮子像是塞了两个果子似的,鼓鼓囊囊的,表示它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叶银霜的手背上,立刻多了几道血痕子。

  速度之快,出手之狠,和它那萌萌的样子一点都不符合。

  好凶的小家伙

  叶银霜吃了一惊,她已经是炼体四重的武者,她的皮肤很是坚韧,小吱哟随意的一抓,就这么厉害。

  “银霜,这是我刚养的小兽叫做吱哟。它认生,你还是不要碰它的好。”叶凌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许是在鸿蒙天里呆久了,小吱哟对人戒备心很强,在北庄时,它也不许叶凰玉和刘妈碰它。

  一天到晚最喜欢的事,除了吃,小吱哟就喜欢各种黏着叶凌月。

  叶银霜听罢,只能是悻悻然地收回了手,不敢再去招惹小吱哟。

  “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该去武馆了,我都有一个月没去了。”叶凌月笑着说道。

  “嗨,你还去什么武馆啊。差点忘记了,我爹让我通知你去武阁。你可别忘记了,族比前三甲可以进入武阁,选取一门新的武学,这可比去武馆要紧多了。”叶凌月这一次修为突飞猛进,未免娘亲怀疑,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这瓶百果酒和叶凌月在树洞里发现的酒,有些不一样,叶凌月已经用乾鼎提纯过了一次,酒效更好了。

  打开了酒塞,整个房屋里,就飘满了酒香。叶凰玉神情大变,诧异地看着那瓶酒,这是猴酒

  叶凰玉早年也曾听山中的老猎户说过,七星山里有铁臂猿,擅酿猴酒,猴酒很是滋补,对于修复受损的骨骼和筋络很有好处。

  她出入山间多次,都没有找到一滴猴酒,女儿第一次进山,就遇到了

  难怪凌月的实力,会猛涨一大截。

  难道说,连老天爷都觉得她这些年太颓废了,才让女儿找到了猴酒。

  “女儿手上,还有几瓶,娘亲先试试百果酒的功效。”叶凌月正说着,她的衣服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

  “吱哟。”从她的衣襟里,探出了一个小脑袋来。

  自打和叶凌月缔结了灵契后,小吱哟就怎么也不肯独自呆在鸿蒙天里了。

  叶凌月只能是将它揣在了衣服里,这小家伙,倒是好吃好睡的很,方才擂台上打得热火朝天,它倒好,顾自睡起了大头觉。

  这小家伙一觉醒来,只觉得肚子一阵咕咕叫,忙探出了小脑袋,打算找吃的了。

  “娘,女儿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在山间见到了一只通灵性的小家伙,女儿想养它。”叶凌月一脸的恳求。

  小吱哟明白了叶凌月的意思,连忙可怜兮兮的用着婴儿蓝色的眼睛,瞅着叶凰玉,边瞅着,它还边合拢着前肢,抱爪子做出了祈求的动作。

  见了女儿和小萌犬的模样,看得叶凰玉哭笑不得。

  就这样,北庄又多了一名新的成员。

  得了玄阴玉后,叶凌月就回了房,她翻看着玄阴玉,心中暗暗想着,有了鼎息后,乾鼎除了能炼药外,还多了一个功效。

  只是不知道,除了吞噬鼎里面的黑点外,鼎息还能不能吞噬其他东西。

  叶凌月看看四周,找了个水杯,握在了手中,发现的鼎息懒洋洋的,钻入了水杯里面。

  脑海中,一片瓷白色,鼎息很快就撤了出来,颜色也没发生任何改变。

  叶凌月又分别对房内的各种东西试了一次,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规律。

  鼎息能渗入一些小东西,对有生命或者有灵性的东西,渗入效果尤其好,但是眼下,鼎息太微弱,如果渗入大面积的东西,叶凌月的脑海中,就一片模糊。

  “看来,鼎息还很弱,只能是靠日后,多炼药、提纯来增强鼎息了。”叶凌月在心中暗道。

  这一日下来,叶凌月也是困了,当晚,她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日,叶凌月刚起身,叶银霜就兴冲冲地来到了北庄。

  “恭喜你,凌月。昨天真是太解气了,你都不知道叶青学狗爬时,我心里有多畅快。”叶银霜一脸的欢欣雀跃。

  叶青在家族里,仗着自己的身份,一直有肆无恐,这样被人教训,还是头一次。

  而且对方还是他最看不起的叶凌月,这件事,眼下大半个秋枫镇都已经传遍了。

  “咦,凌月,你怀里的是小狐狸,好可爱啊”叶银霜看到了叶凌月的衣襟里,钻出了个小脑袋来。

  你才狐狸呢,你全家都是狐狸。

  小吱哟一看到叶银霜伸过来的手,“嗖”的一声,小爪子抓了过去,腮帮子像是塞了两个果子似的,鼓鼓囊囊的,表示它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叶银霜的手背上,立刻多了几道血痕子。

  速度之快,出手之狠,和它那萌萌的样子一点都不符合。

  好凶的小家伙

  叶银霜吃了一惊,她已经是炼体四重的武者,她的皮肤很是坚韧,小吱哟随意的一抓,就这么厉害。

  “银霜,这是我刚养的小兽叫做吱哟。它认生,你还是不要碰它的好。”叶凌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许是在鸿蒙天里呆久了,小吱哟对人戒备心很强,在北庄时,它也不许叶凰玉和刘妈碰它。

  一天到晚最喜欢的事,除了吃,小吱哟就喜欢各种黏着叶凌月。

  叶银霜听罢,只能是悻悻然地收回了手,不敢再去招惹小吱哟。

  “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该去武馆了,我都有一个月没去了。”叶凌月笑着说道。

  “嗨,你还去什么武馆啊。差点忘记了,我爹让我通知你去武阁。你可别忘记了,族比前三甲可以进入武阁,选取一门新的武学,这可比去武馆要紧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