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块玉,玉身翠绿色,不过雕工看上去很一般,这样的玉,叶青那样的纨绔子怎么会看得上

  正疑惑着,叶凌月掌心中的鼎印,微微颤了颤,这种感觉和炼制聚元液时很相似。

  这块玉有古怪。

  “叶青,你当年欺我辱我时,可曾想过你我是表兄妹还是说,叶凰城就是这么教儿子的,愿赌不服输”叶凌月眼珠子一转,眼神轻飘飘的地落在了擂台下,面色难看的叶凰城身上。

  养个儿子都言而无信,这样的人,怎么能当未来的家主。

  叶凰城敢怒不敢言。

  “不过嘛,这件事也不是不能商量。”叶凌月慢悠悠地说道。

  在人前让叶青辱骂叶凰城,也等于在侮辱叶家家主,叶青那猪脑袋想不到,不代表叶凌月想不到。

  叶青窃喜,小杂种果然胆小,不敢得罪他。

  “赌约就改成,你学狗在地上爬一圈,余下的用这块玉偿还。”叶凌月说罢,脚尖一拨,抢在了叶青反应过来前,那块玉就落到了她的手里。

  叶青一听,面色骤变。

  那一块玉,不是普通的佩玉,它叫做玄元玉,佩在身上,佩戴者吸收元气的速度可以快上十倍,对于后天以下的武者而言,是一件至宝。

  为了叶青在叶家族比上能够进入三甲,叶青的胞姐送回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叶青这一次,能够打出四道雷闪。

  “不成,我给你十两白银,把玉还给我。”叶青的紧张神情,落在了叶凌月的眼底,让她更加肯定了,这块玉不同寻常。

  十两白银,他当她是乞丐来打发嘛

  “贱种,把玄元玉放下。”眼看叶凌月夺玉,叶凰城站不住了,他怒喝一声,身形如苍鹰般俯冲而下,五指如钩,一把扣住了叶凌月的肩膀。

  叶凌月只觉得一股阴寒刺骨的元力,钻入了她的体内。

  叶凰城的突然之举,让叶孤和一众叶家子弟大惊失色。

  “叶凰城,撤手”

  擂台下,有人一掠而起,强大的元力如同潮水般,朝着叶凰城奔去。

  叶凰城为了躲闪,不得不放开了叶凌月。

  擂台上,叶家三小姐叶凰玉的元力释放开,强大的元力,让叶凌月如坠冰窖,浑身的骨头直打哆嗦。

  “叶凰玉,哼,你凭什么那么狂妄”叶凰城冷哼一声。

  “凭我当年一个耳光可以把你打下台去。”叶凌月目光咄咄逼人,一双眼中,寒芒闪闪。

  多年前,族比上的旧事被重新提起,叶凰城的气得浑身发颤,他双眼通红,一股不于叶凰玉的元力扑面而来,整个擂台,摇晃了起来,两人还未出手,已经用彼此的元力,暗斗了起来。

  见叶家三小姐叶凰玉亲临,武馆里一片沸腾。

  多少年了自从叶家三小姐被休离回到叶家后,就犹如隐形人一般,外界传闻她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已经是一个废人。

  可是近日的叶凰玉,却是气势惊人。

  “石破惊天。”不等叶凰玉和叶凰孤出售,忽听得叶孤怒喝一声,强猛的元力自叶孤的体内迸出。

  叶孤横插在两人之间,他的身旁,元力如波浪般震荡开,用了方石铺砌而成的擂台,在叶孤的脚下寸寸碎裂开。

  叶凰玉和叶凰城脸上的怒容时一僵,两人的一起往后退了三步。

  叶凌月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震撼不已,整个擂台,在呼吸之间,被叶孤的元力毁于一旦。

  叶家家主,后天巅峰强者,叶孤,如苍松般,屹立在擂台废墟中,他的面上,噙着怒意。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叶孤的目光,如刀锋般,在每个人的脸上,逐一划过,最终停留在叶凌月和叶青脸上。

  后者被叶孤这么一瞪,更是吓得脸色发白,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倒是叶凌月,坦然望着叶孤,将那一日,她与叶青的赌约,以及由叶银霜和武馆的人作证的事,清清楚楚地说了一遍。

  “父亲,这分明是孩童间的戏言,不能当真。”叶凰城忙求情道。

  “放屁,叶凰城,你的儿子输了就是戏言,我的女儿输了,就能由着你们父子羞辱你的儿子是宝,我女儿就是草”叶凰玉的声音里,抬高了几分。

  “够了,这一次,是叶青输了,愿赌服输,天经地义。”叶孤心中还在恼火方才叶凰城的冲动。

  这样的性子,将来怎么担当重任。

  “爷爷”叶青哀求着,他不信一向疼爱自己的爷爷,会为了这个傻女让他难堪。

  叶孤不再理会,叶凰城警告着冲着叶青摇了摇头。

  叶孤最重承诺,叶凰城如今正在争夺家主之位的节骨眼上,决不能因为儿子的一个赌约,输了在父亲心中的地位。

  叶青双膝跪在了地上,垂着头,在地上爬了起来,他当惯了大少爷,地上粗糙的沙砾磨得他膝盖发疼,额头的汗水,滴滴挂了下来,那样子,就像是一条狗。

  “他也有今天。”

  “让他狗仗人势,天天欺负人。”

  那些受过叶青欺负的叶家本家和旁系子弟,个个都落井下石了起来。

  耳边,讥讽声,嘲笑声,无数的白眼,这些冷嘲热讽,让平日从未吃过亏的叶青,心中一口恶气冲了上来,没爬几步,居然“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昏了过去。

  见叶青那小子,居然没用的被活活气昏了过去,叶凰城恨恨地瞪了眼叶凰玉母女俩,提起了儿子,狼狈地离开了。

  叶凌月看着两人离开,面上一脸的淡然,仿佛方才的那一场胜负,从未发生过那样。

  叶孤暗暗将这一切看在眼底,这孩子,胜不骄,辱不屈,性子却是比叶青之流,成器多了。

  那是一块玉,玉身翠绿色,不过雕工看上去很一般,这样的玉,叶青那样的纨绔子怎么会看得上

  正疑惑着,叶凌月掌心中的鼎印,微微颤了颤,这种感觉和炼制聚元液时很相似。

  这块玉有古怪。

  “叶青,你当年欺我辱我时,可曾想过你我是表兄妹还是说,叶凰城就是这么教儿子的,愿赌不服输”叶凌月眼珠子一转,眼神轻飘飘的地落在了擂台下,面色难看的叶凰城身上。

  养个儿子都言而无信,这样的人,怎么能当未来的家主。

  叶凰城敢怒不敢言。

  “不过嘛,这件事也不是不能商量。”叶凌月慢悠悠地说道。

  在人前让叶青辱骂叶凰城,也等于在侮辱叶家家主,叶青那猪脑袋想不到,不代表叶凌月想不到。

  叶青窃喜,小杂种果然胆小,不敢得罪他。

  “赌约就改成,你学狗在地上爬一圈,余下的用这块玉偿还。”叶凌月说罢,脚尖一拨,抢在了叶青反应过来前,那块玉就落到了她的手里。

  叶青一听,面色骤变。

  那一块玉,不是普通的佩玉,它叫做玄元玉,佩在身上,佩戴者吸收元气的速度可以快上十倍,对于后天以下的武者而言,是一件至宝。

  为了叶青在叶家族比上能够进入三甲,叶青的胞姐送回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叶青这一次,能够打出四道雷闪。

  “不成,我给你十两白银,把玉还给我。”叶青的紧张神情,落在了叶凌月的眼底,让她更加肯定了,这块玉不同寻常。

  十两白银,他当她是乞丐来打发嘛

  “贱种,把玄元玉放下。”眼看叶凌月夺玉,叶凰城站不住了,他怒喝一声,身形如苍鹰般俯冲而下,五指如钩,一把扣住了叶凌月的肩膀。

  叶凌月只觉得一股阴寒刺骨的元力,钻入了她的体内。

  叶凰城的突然之举,让叶孤和一众叶家子弟大惊失色。

  “叶凰城,撤手”

  擂台下,有人一掠而起,强大的元力如同潮水般,朝着叶凰城奔去。

  叶凰城为了躲闪,不得不放开了叶凌月。

  擂台上,叶家三小姐叶凰玉的元力释放开,强大的元力,让叶凌月如坠冰窖,浑身的骨头直打哆嗦。

  “叶凰玉,哼,你凭什么那么狂妄”叶凰城冷哼一声。

  “凭我当年一个耳光可以把你打下台去。”叶凌月目光咄咄逼人,一双眼中,寒芒闪闪。

  多年前,族比上的旧事被重新提起,叶凰城的气得浑身发颤,他双眼通红,一股不于叶凰玉的元力扑面而来,整个擂台,摇晃了起来,两人还未出手,已经用彼此的元力,暗斗了起来。

  见叶家三小姐叶凰玉亲临,武馆里一片沸腾。

  多少年了自从叶家三小姐被休离回到叶家后,就犹如隐形人一般,外界传闻她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已经是一个废人。

  可是近日的叶凰玉,却是气势惊人。

  “石破惊天。”不等叶凰玉和叶凰孤出售,忽听得叶孤怒喝一声,强猛的元力自叶孤的体内迸出。

  叶孤横插在两人之间,他的身旁,元力如波浪般震荡开,用了方石铺砌而成的擂台,在叶孤的脚下寸寸碎裂开。

  叶凰玉和叶凰城脸上的怒容时一僵,两人的一起往后退了三步。

  叶凌月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震撼不已,整个擂台,在呼吸之间,被叶孤的元力毁于一旦。

  叶家家主,后天巅峰强者,叶孤,如苍松般,屹立在擂台废墟中,他的面上,噙着怒意。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叶孤的目光,如刀锋般,在每个人的脸上,逐一划过,最终停留在叶凌月和叶青脸上。

  后者被叶孤这么一瞪,更是吓得脸色发白,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倒是叶凌月,坦然望着叶孤,将那一日,她与叶青的赌约,以及由叶银霜和武馆的人作证的事,清清楚楚地说了一遍。

  “父亲,这分明是孩童间的戏言,不能当真。”叶凰城忙求情道。

  “放屁,叶凰城,你的儿子输了就是戏言,我的女儿输了,就能由着你们父子羞辱你的儿子是宝,我女儿就是草”叶凰玉的声音里,抬高了几分。

  “够了,这一次,是叶青输了,愿赌服输,天经地义。”叶孤心中还在恼火方才叶凰城的冲动。

  这样的性子,将来怎么担当重任。

  “爷爷”叶青哀求着,他不信一向疼爱自己的爷爷,会为了这个傻女让他难堪。

  叶孤不再理会,叶凰城警告着冲着叶青摇了摇头。

  叶孤最重承诺,叶凰城如今正在争夺家主之位的节骨眼上,决不能因为儿子的一个赌约,输了在父亲心中的地位。

  叶青双膝跪在了地上,垂着头,在地上爬了起来,他当惯了大少爷,地上粗糙的沙砾磨得他膝盖发疼,额头的汗水,滴滴挂了下来,那样子,就像是一条狗。

  “他也有今天。”

  “让他狗仗人势,天天欺负人。”

  那些受过叶青欺负的叶家本家和旁系子弟,个个都落井下石了起来。

  耳边,讥讽声,嘲笑声,无数的白眼,这些冷嘲热讽,让平日从未吃过亏的叶青,心中一口恶气冲了上来,没爬几步,居然“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昏了过去。

  见叶青那小子,居然没用的被活活气昏了过去,叶凰城恨恨地瞪了眼叶凰玉母女俩,提起了儿子,狼狈地离开了。

  叶凌月看着两人离开,面上一脸的淡然,仿佛方才的那一场胜负,从未发生过那样。

  叶孤暗暗将这一切看在眼底,这孩子,胜不骄,辱不屈,性子却是比叶青之流,成器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