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上,两名少年正斗得热火朝天。

  “下去。”只听得一声大喝,叶青一脚横扫而出,犹如破笼猛虎,将一名分家的子弟踢下了台去。

  “叶青少爷的实力提高了不少,看他的修为,应该已经突破了炼体四重了吧。”身旁的一名分家长老称赞道。

  叶青自参加族试以来,已经连胜五场,在族试上的排名,也一下子跃居到了第三名,他很可能在三甲上,获得前三甲的殊荣。

  他又是叶凰城的儿子,叶凰城负责看管叶家的矿山,叶家家族内都风传,叶凰城有可能是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

  叶家长老们,自然巴结的很。

  “他的拳法,太过刚猛,力量很足,却灵活不足。”叶孤摇了摇头。

  叶孤的眼角余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

  没有看到叶家母女俩的身影,他的眼中,有一些失望。

  他还以为,那丫头,这一次会来参赛。

  叶青获胜之后,一脸的傲意,他瞥了眼人群,已经连着三日,没看到叶凌月那个小杂种了。

  他的鼻子里冷哼了一声。

  “叶银霜,那傻女呢她不是和本少爷下了赌约,要来参加族试的嘛。都已经第三天了,她该不会是输不起,当了缩头乌龟了。”叶青的话音才落,擂台下,就有人附和着大笑了起来。

  叶凌月过去的一个月里,没有去武馆,叶青就认定她临阵脱逃了。

  “叶青,你不要逼人太胜。凌月不来,我代她比赛。”叶银霜如同一只灵雀,一跃上了擂台。

  叶银霜也已经赢了五场,在族试中,排名前七。

  “来就来,打输了,你就和那傻女一起,学狗爬。”叶青放声大笑。

  他在心中暗道,叶银霜,你别以为本少爷不知道,你在前日,刚突破了炼体四重,以为如此就能和本少爷一拼高下,做梦。

  “叶青,吃我一招。”叶银霜身上,元力蓬勃而出,身形一逝,对上了叶青。

  可是就是这时,叶青嘴边噙了抹冷笑,他的手臂上,一股银白色的金属光芒闪过,四道雷闪,瞬间袭向了叶银霜。

  四道雷闪

  叶银霜大惊失色,她没想到,叶青居然能够一次性打成四道雷闪。

  四道雷闪,袭向了叶银霜,若是击中,她全身必定遭遇重创。

  叶青这小子,对本家族亲也下这么重的手,也是太过了。

  叶孤在旁看着,眉心一蹙,衣袖间,一记暗指就欲弹出。

  就在这时,叶银霜的膝间忽的一阵酥麻,膝间发软,身形一矮,那四道雷闪贴着她的头顶掠过。

  叶银霜本以为自己这一次,必伤无疑,没想到竟然安全躲了过去,她的眼中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叶青,你的对手是我。”一个清冽的女声,越过了人群,落在了众人的耳中。

  人群散开了,只见一个脏兮兮的人,走了过来。

  等到人走进了,众人才看清,说话之人,赫然就是叶凌月。

  “她就是叶凌月,叶三小姐的那个傻女儿。”

  “她怎么这么一副脏兮兮的模样,跟乞丐似的。”

  在众人鄙夷的眼神中,叶凌月神情自若,穿过了人群。

  叶孤眼神烁动,旁人没留意方才擂台上发生了什么,身为后天巅峰高手的叶孤却是一清二楚。

  叶银霜的脚边,有一颗不起眼的石头。

  那一颗石头是

  “凌月,你回来了。”叶银霜惊喜不已。

  眼前的叶凌月,和一个月前相比,模样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尽管衣裳破烂,但她的气质,却犹如磨砺过的宝剑,周身散发出了一股不同寻常的锋芒来。

  叶凌月点了点头,脚下一踏,人已经上了擂台。

  “叶凌月,你居然还敢来只可惜,你来迟了,今天是族试的最后一天,你输定了。”叶青讥讽着。

  “那可不一定,叶家族试的规矩,新人可以随意挑战前十的选手,赢者,即可取而代之。我第一个要挑战的就是你。”叶凌月指向了叶青。

  “不知死活。”叶青冷嗤一声,双腿一蹴,双拳蓄满了元力,将崩雷拳催发挥到了极致,只见他双拳,砸向了叶凌月。

  四道雷闪,犹如一匹饿狼,扑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却是不避不闪,她只是抬起了手来,两人的拳头撞在了一起。

  轰

  五道雷闪,瞬间就吞没了叶青的四道雷闪。

  叶凌月的一拳,震碎了叶青的拳式,一拳击在了叶青的腹上,叶青的腹下,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叶青就如一片落叶般,重重地甩出了擂台。

  他的身上,有一块东西,落在了擂台上。

  “噗,”叶青口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怎么可能五道”

  擂台下,叶孤的瞳猛烈的一缩。

  五道雷闪,那丫头,打出了五道雷闪的崩雷拳。

  崩雷拳是本家大部分叶家子弟都会的拳法,可是能炼到五道雷闪以上的,无不是二三十岁的青壮年。

  叶凌月才只有十三岁,据叶孤所知,叶凌月练崩雷拳,不过是一个多月。

  叶孤的眼睛,不禁茫然了几分,看着叶凌月的眼神,也渐渐变了。

  一样孤傲不羁的身形,一样的倔脾气,眼前的叶凌月,和当年的叶凰玉,竟是如此相似。

  满场哗然,获胜后的叶凌月神情淡然,她站在了擂台上,居高临下,看着犹如一滩烂泥的叶青。

  “叶青,你输了,愿赌服输,说好的双倍奉还呢”叶凌月的话,犹如钢针一般,刺得叶青面色煞白。

  “叶凌月,你不要逼人太甚。”叶青心虚地看了眼父亲叶凰城。

  叶凰城的面色铁青,一双眼,死死地盯着叶凌月,可忌讳着有叶孤在场,叶凰城也不敢放肆。

  当着整个叶家人的面,学狗爬,还要骂自己的爹爹是杂种,要是叶青真这么做了,他和叶凰城以后还要怎么在叶家立足。

  叶青此时,真想直接昏厥过去。

  “叶青,你是要出尔反尔”叶凌月句句紧逼。

  “凌月,看在你我表兄妹一场的份上,这场赌约不如作罢。”叶青的声音弱了几分。

  作罢,叶凌月冷冷一笑,刚要拒绝,这时候,她目光一滞,留意在了擂台上叶青身上掉下来的那件东西上。擂台上,两名少年正斗得热火朝天。

  “下去。”只听得一声大喝,叶青一脚横扫而出,犹如破笼猛虎,将一名分家的子弟踢下了台去。

  “叶青少爷的实力提高了不少,看他的修为,应该已经突破了炼体四重了吧。”身旁的一名分家长老称赞道。

  叶青自参加族试以来,已经连胜五场,在族试上的排名,也一下子跃居到了第三名,他很可能在三甲上,获得前三甲的殊荣。

  他又是叶凰城的儿子,叶凰城负责看管叶家的矿山,叶家家族内都风传,叶凰城有可能是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

  叶家长老们,自然巴结的很。

  “他的拳法,太过刚猛,力量很足,却灵活不足。”叶孤摇了摇头。

  叶孤的眼角余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

  没有看到叶家母女俩的身影,他的眼中,有一些失望。

  他还以为,那丫头,这一次会来参赛。

  叶青获胜之后,一脸的傲意,他瞥了眼人群,已经连着三日,没看到叶凌月那个小杂种了。

  他的鼻子里冷哼了一声。

  “叶银霜,那傻女呢她不是和本少爷下了赌约,要来参加族试的嘛。都已经第三天了,她该不会是输不起,当了缩头乌龟了。”叶青的话音才落,擂台下,就有人附和着大笑了起来。

  叶凌月过去的一个月里,没有去武馆,叶青就认定她临阵脱逃了。

  “叶青,你不要逼人太胜。凌月不来,我代她比赛。”叶银霜如同一只灵雀,一跃上了擂台。

  叶银霜也已经赢了五场,在族试中,排名前七。

  “来就来,打输了,你就和那傻女一起,学狗爬。”叶青放声大笑。

  他在心中暗道,叶银霜,你别以为本少爷不知道,你在前日,刚突破了炼体四重,以为如此就能和本少爷一拼高下,做梦。

  “叶青,吃我一招。”叶银霜身上,元力蓬勃而出,身形一逝,对上了叶青。

  可是就是这时,叶青嘴边噙了抹冷笑,他的手臂上,一股银白色的金属光芒闪过,四道雷闪,瞬间袭向了叶银霜。

  四道雷闪

  叶银霜大惊失色,她没想到,叶青居然能够一次性打成四道雷闪。

  四道雷闪,袭向了叶银霜,若是击中,她全身必定遭遇重创。

  叶青这小子,对本家族亲也下这么重的手,也是太过了。

  叶孤在旁看着,眉心一蹙,衣袖间,一记暗指就欲弹出。

  就在这时,叶银霜的膝间忽的一阵酥麻,膝间发软,身形一矮,那四道雷闪贴着她的头顶掠过。

  叶银霜本以为自己这一次,必伤无疑,没想到竟然安全躲了过去,她的眼中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叶青,你的对手是我。”一个清冽的女声,越过了人群,落在了众人的耳中。

  人群散开了,只见一个脏兮兮的人,走了过来。

  等到人走进了,众人才看清,说话之人,赫然就是叶凌月。

  “她就是叶凌月,叶三小姐的那个傻女儿。”

  “她怎么这么一副脏兮兮的模样,跟乞丐似的。”

  在众人鄙夷的眼神中,叶凌月神情自若,穿过了人群。

  叶孤眼神烁动,旁人没留意方才擂台上发生了什么,身为后天巅峰高手的叶孤却是一清二楚。

  叶银霜的脚边,有一颗不起眼的石头。

  那一颗石头是

  “凌月,你回来了。”叶银霜惊喜不已。

  眼前的叶凌月,和一个月前相比,模样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尽管衣裳破烂,但她的气质,却犹如磨砺过的宝剑,周身散发出了一股不同寻常的锋芒来。

  叶凌月点了点头,脚下一踏,人已经上了擂台。

  “叶凌月,你居然还敢来只可惜,你来迟了,今天是族试的最后一天,你输定了。”叶青讥讽着。

  “那可不一定,叶家族试的规矩,新人可以随意挑战前十的选手,赢者,即可取而代之。我第一个要挑战的就是你。”叶凌月指向了叶青。

  “不知死活。”叶青冷嗤一声,双腿一蹴,双拳蓄满了元力,将崩雷拳催发挥到了极致,只见他双拳,砸向了叶凌月。

  四道雷闪,犹如一匹饿狼,扑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却是不避不闪,她只是抬起了手来,两人的拳头撞在了一起。

  轰

  五道雷闪,瞬间就吞没了叶青的四道雷闪。

  叶凌月的一拳,震碎了叶青的拳式,一拳击在了叶青的腹上,叶青的腹下,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叶青就如一片落叶般,重重地甩出了擂台。

  他的身上,有一块东西,落在了擂台上。

  “噗,”叶青口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怎么可能五道”

  擂台下,叶孤的瞳猛烈的一缩。

  五道雷闪,那丫头,打出了五道雷闪的崩雷拳。

  崩雷拳是本家大部分叶家子弟都会的拳法,可是能炼到五道雷闪以上的,无不是二三十岁的青壮年。

  叶凌月才只有十三岁,据叶孤所知,叶凌月练崩雷拳,不过是一个多月。

  叶孤的眼睛,不禁茫然了几分,看着叶凌月的眼神,也渐渐变了。

  一样孤傲不羁的身形,一样的倔脾气,眼前的叶凌月,和当年的叶凰玉,竟是如此相似。

  满场哗然,获胜后的叶凌月神情淡然,她站在了擂台上,居高临下,看着犹如一滩烂泥的叶青。

  “叶青,你输了,愿赌服输,说好的双倍奉还呢”叶凌月的话,犹如钢针一般,刺得叶青面色煞白。

  “叶凌月,你不要逼人太甚。”叶青心虚地看了眼父亲叶凰城。

  叶凰城的面色铁青,一双眼,死死地盯着叶凌月,可忌讳着有叶孤在场,叶凰城也不敢放肆。

  当着整个叶家人的面,学狗爬,还要骂自己的爹爹是杂种,要是叶青真这么做了,他和叶凰城以后还要怎么在叶家立足。

  叶青此时,真想直接昏厥过去。

  “叶青,你是要出尔反尔”叶凌月句句紧逼。

  “凌月,看在你我表兄妹一场的份上,这场赌约不如作罢。”叶青的声音弱了几分。

  作罢,叶凌月冷冷一笑,刚要拒绝,这时候,她目光一滞,留意在了擂台上叶青身上掉下来的那件东西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