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鸿蒙手札的最后,还提到了一句话。

  “乾鼎者,因宿主实力不同,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然,业精于勤,只需不断提升自身是实力,多使用乾鼎,乾鼎终有一日可发挥神威。”

  叶凌月看完手札,再看看自己手中的那一个鼎印,心中不禁百感交集,想不到,这小黑鼎有如此神奇的作用。

  当年鸿蒙方仙,医手遮天,实力也是冠绝大陆,他甚至能用乾鼎,炼化出鸿蒙天来,可见其实力之高强。

  在叶凌月手中,乾鼎也就只能用来提纯下药液,也是因为她自身修为不够。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叶凌月得知了乾鼎的来历后,心中暗道,日后没到万不得已的境地,绝不可以泄露乾鼎和鸿蒙天的秘密。

  “吱哟。”小萌犬在一旁扯了扯叶凌月的裤脚,示意她再去对面的那座茅草屋。

  那一间茅草屋,是鸿蒙方仙的爱侣玉手毒尊的住处,叶凌月进去后,屋子里也有一些书,但是和鸿蒙方仙不同。

  玉手毒尊的这些书籍,全都是些毒经。

  其中有一本名为鬼门十三针的秘籍吸引了叶凌月的注意。

  原来鬼门十三针乃是玉手毒尊的独门针法,和一般的医术针灸针法不同,鬼门十三针乃是杀人之针,秘籍中记录了大量人体和兽体的死穴和要害处。

  “这两位老前辈倒是有意思,一个只想着救人,一个却只想着杀人。”叶凌月哑然失笑,将那本鬼门十三针的心法和口诀都了下来。

  余下的十几日里,叶凌月就留在了鸿蒙天里,每天翻阅着鸿蒙方仙和玉手毒尊的医学典籍和杀人毒经。

  叶凌月的记忆力很是惊人,不知不觉中,将两位世外高人的医书和毒经都看完了。

  她对大陆上的各种医学病例还有毒物也都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书籍都看完了,也是时候试试怎么使用精神力了。”叶凌月走出了鸿蒙天,来到了早前的那一片青木果林。

  按照鸿蒙方仙手札中的记载,鸿蒙方仙和一般的武者不同,他除了修炼元力外,还修炼精神力。

  鸿蒙手札中,还记有最简单的精神力修炼的口诀,叶凌月炼了一阵子,大致掌握了精神力的基本运用。

  利用精神力力,可以将外界的东西,直接移入鸿蒙天。

  叶凌月的心中,默念着“青木果”,第一次失败了。

  第二次,还是不行。

  “果然,操之过急了点,先试着将一些小点的东西,移入鸿蒙天。”叶凌月也不心急,她先尝试着将一片叶子、一块石、再是一个果实逐一移入了鸿蒙天。

  又过了两日,经过了反复的修炼,随着叶凌月心神一动,原本长在她眼前的一棵硕果累累的青木果树消失了。

  鸿蒙天里,多了一棵青木果树,青木果树在鸿蒙天里,生长得很是茂盛。

  “成功了。”叶凌月欣喜不已。

  青木果树被她挪进了鸿蒙天后,整个秋枫镇,青木果就只能有由她一人供应了,这可比聚元草值钱多了。

  只不过越是搬运大的东西,使用精神力后,叶凌月就要吃力很多,用了断断续续一天的时间,叶凌月终于将山脊一带的数十棵青木果树全都挪进了鸿蒙天。

  “糟糕,算上日子,叶家族试已经开始了。”叶凌月忙完了一切后,算算时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在七星山里,逗留了一个多月。

  算起来,今天是叶家族试的第三天了,意识到这点时,叶凌月大吃了一惊。

  族试已经快临近尾声了,再不快下山,她就要输掉赌约了,叶凌月忙带着小吱哟,下了山,往叶家武馆赶去。

  叶家武馆内,叶家族试已经进入了第三天。

  偌大的叶家校场里,上百名叶家二十岁以下的弟子,围成了一圈。

  叶凰城在内的本家少爷,也都在一旁围观。

  几个临时搭建而成的凉棚下,叶家家长叶孤和叶家分家的几名长老都坐在了太师椅上。

  几人目光如炬,盯着擂台上的比试。

  叶家族试,每三年举办一次,无论本家还是分家的年轻少年男女都可以参加,能获得族试前十名者,都被视为叶家的精锐子弟,将来能获得的资源和武学,会比其他人多的多。

  族比的前三名,更能够进入叶家武祠亲自挑选一门基础武学,这对于叶家所有子弟而言,都是莫大的荣耀。

  当年,叶凌月的娘亲叶凰玉就是在叶家族试上,一路过关斩将,以十三岁之龄获得了叶家族试的第一名。

  叶凌月由于早年是傻女的缘故,一直没有机会参加族试,算起来,这是她恢复正常后的第一次族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