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和小萌犬在这段时间里,也建立了极其深厚的感情,对于小萌犬而言,每天定点有肉吃,已经成了它的日常习惯了。

  叶凌月昏睡了三天,鸿蒙天里的小萌犬,也饿了三天。

  小萌犬左等右等,不见了好吃的烤肉,又不见了叶凌月,在鸿蒙天里,急的团团转。

  好不容易看到了叶凌月,它咻的一声,冲到了叶凌月的身前。

  它眼底泛着一层泪光,一脸的可怜兮兮,一副好像被抛弃了的可怜样。

  “小家伙,抱歉,把你给忘记了,我这就给你烤肉吃。”叶凌月一脸的不好意思,她取出了火折子,生火烤起了肉来。

  肉香四溢,很快叶凌月就烤好了肉,萌犬一顿海吃后,一直撑到打了个饱嗝,才停了嘴,可是和早前几次不同,这一次小萌犬吃饱后,没有调头返回白雾了。

  “吱哟。”小萌犬冲着叶凌月的身子嗅了嗅,忽然伸出了舌头,往叶凌月的脚上舔了舔。

  在山脊时,叶凌月险象环生,和铁臂猿搏斗时,脚上也受了伤,她身上的跌打酒用光了,倒也没在意,可是小萌犬却发现了。

  伤口被小萌犬的舌头舔了舔后,感觉到一阵酥酥麻麻的,小家伙这是在心疼她受了伤嘛

  叶凌月觉得很是窝心,总算是把这小家伙给养熟了。

  “小家伙,我得走了。”叶凌月拍了拍小萌犬的脑袋。

  似是听懂了叶凌月的话,小萌犬身上的白毛一下子炸开了。

  “吱哟吱哟吱哟。”小萌犬干脆用嘴咬住了她的裙角,缩成了一个绒球状,不肯撒嘴,仿佛是怕叶凌月又突然失踪好几天。

  和叶凌月处了大半个月后,小萌犬已经彻底相信它了。

  “你这是怎么了”叶凌月见了小萌犬的样子,狐疑着。

  小萌犬水汪汪的眼里,也带着几分犹豫,可是终于,它做出了决定。

  只见小萌犬忽然张开了嘴,朝着叶凌月的脚上咬了一口,它的嘴边,也渗出了一丝血来。

  叶凌月的血和小萌犬的血分别形成了两个六角星芒,两个六角星芒汇聚在一起,成了两个古老的契约阵。

  叶凌月忘记了疼痛,看着那个闪动着血光的契阵,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灵契,难道这就是娘亲所说过的灵兽灵契。

  只见那个用叶凌月的血绘制而成的灵契,射入了小萌犬的体内,而另一个小萌犬的血绘制而成的灵契,却射入了叶凌月的体内。

  在灵契入体的那一刹那,鸿蒙天里,也发生了变化,只见原本一片朦胧的白雾,一下子散开了一大片,原本大概只有一厘地大小的空地,变成了一亩地大小。

  除了鸿蒙天了的田地变大外,前方还出现了两座南北相对而立的小茅草房,鸿蒙天里的元力也比早前浓郁了很多。

  这是鸿蒙天升级了

  叶凌月明白,鸿蒙天的这一次变化,是因为她和小萌犬结成灵契的缘故。

  “吱哟吱哟。”小萌犬和叶凌月结成了灵契后,高兴地原地直蹦跶,可它在说些什么,叶凌月可一个字都听不懂。

  小萌犬是灵兽没错,但它太小了,好在和叶凌月结了灵契后,它可以和叶凌月做简单的灵魂沟通。

  “小吱哟,你是让我去前面的两座小茅草屋看看”叶凌月往两座茅草屋走去,那两间茅草屋,想必是和鸿蒙天的原主有关。

  茅草屋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住了。

  叶凌月走入了左边的一间,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和最简单的日用品和一些书籍。

  其中大部分都是书籍,里面有一本叫做鸿蒙手札,却是一名叫做鸿蒙方仙的人留下来的。

  将那一本手札看完之后,叶凌月恍然大悟。

  这位叫做鸿蒙方仙的高人,正是鸿蒙天的第一任主人,他同时,也是叶凌月右手上的黑鼎的原主。

  当年鸿蒙方仙为了与他的爱侣玉手毒尊一起隐居,用他的至宝乾鼎炼化出了鸿蒙天这一处世外洞天。

  两人当年,在大陆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只是一人以救人济世,天下闻名;另一人却是以shā rén无数,恶名昭著。

  可就是这样的两人,却成了彼此的生死恋人,两人决意隐居后,好景不长,因各自的理念不同,发生了争执,大打出手,一对爱侣成怨侣。

  玉手毒尊更是一气之下,离开了鸿蒙天,鸿蒙方仙事后懊悔不已,离开了鸿蒙天去寻找玉手毒尊,只可惜,两人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而小吱哟则是当年玉手毒尊饲养的一个灵崽,在两人离开后,就被封印在了乾鼎里,一晃就过去了数千年,直到叶凌月无意中解开了乾鼎的封印,意外开启了乾鼎内的鸿蒙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