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不能突破炼体第三重

  叶凌月轻飘飘的一句话,落在了叶青的耳里,就好比有人对着他的脸就是一个耳刮子。

  叶青学武多年,还在家中栽种了大量的聚元草,才突破了第四重。

  打死他都不相信叶凌月在一月不到的时间里,突破到了炼体第三重。

  可是,她方才打出的两道雷影,又是怎么一回事

  “叶青,你这分明就是羡慕嫉妒,凌月学武不过一个月,就能打出两道雷影,比你这个用钱砸出来的炼体第四重天才的多。”叶银霜早就看叶青不爽了。

  不就是仗着他爹管着家里的矿石开发,多几个钱嘛,方才若不是凌月反应快,她已经被叶青打伤了。

  “她就是个废物,有本事,就来比一场。”叶青粗红着脖子,挥着拳头,就要揍叶凌月。

  两道雷影又如何,他如今是炼体第四重,难不成还打不过一个炼体三重不成。

  “干什么呢懂不懂规矩了,胆敢在武堂里闹事,一个个都皮痒了不成。”武堂的教头走了进来,看到凌月和叶青箭弩拔张得样子,将两人分开了。

  “那么喜欢打架,有本事就上族试比去,在这里瞎起哄,罚你们每人加练一个时辰。”教头瞪了眼叶凌月和叶青、叶银霜。

  这几个都是本家的少爷小姐,以后都是叶家顶梁柱似的人物,教头也拿他们没办法。

  教头的话,说者无心,仨闹事的却是听者有意。

  尤其是叶青,他心知在武堂里是不能对叶凌月下手了,平日上下学,又有叶银霜那臭丫头跟着,能够堂而皇之教训叶凌月的,也就只有叶家族试了。

  在族试上,好好羞辱叶凌月那小贱种,让叶家母女俩丢光脸,那才叫大快人心呢。

  武堂放学后,叶青又堵住了叶凌月。

  “叶凌月,有本事,我们就族试上见,看谁的名次高。不过我看你的实力,上了族试也是丢人现眼。”叶青叫嚣着。

  叶银霜一听,拼命在一旁使眼色。

  叶凌月虽然方才侥幸逼退了叶青,可是叶青毕竟是炼体第四重。

  叶凌月若是真刀真枪的来,绝非是叶青的对手。

  “比就比,输了如何”叶凌月刻意忽略叶银霜的反应,反问道。

  “你要输了,你就学狗在地上爬三圈,边爬边说叶凌月是杂种,叶家母女俩都是没人要的贱人。”叶青说罢,他身旁的人,都大笑了起来。

  “那若是我赢了呢”叶凌月的脸上,正酝酿着一场风暴。

  “你赢了,母猪都能上树,你若是能赢,随你开什么条件。”叶青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好,既是如此,我们就请表姐做个见证。”叶凌月和叶青当即击掌为誓,两人约定在一月后的族试上,一较高下。

  见叶凌月和叶青定下了赌约,可是急坏了叶银霜。

  “凌月,你太冲动了,一个月时间,你怎么可能赶得上叶青,更何况,族试上高手不少,你又是第一次参加族试,叶青是故意想要羞辱你们母女俩。”叶银霜急得面红耳赤,映得她整个人更黑了。

  “银霜,你不用担心,我心中有数。”叶凌月安慰着叶银霜。

  叶凌月不是冒昧之人,她敢和炼体第四重的叶青叫板,也是有她的把握的。

  她今日使出的崩雷拳也是保留了几分,只打出了两道雷闪。

  她深信,若是打出了四道雷闪,即便是炼体第四重的叶青,也能拼个平手。

  返回了北庄后,叶凌月并没有将自己和叶青打赌的事,告诉娘亲叶凰玉,她回到了住处,独自回想着和叶青白天交手时的情形。

  比起半月前,叶青的实力的确进步了一大截。

  炼体九重,每三重为一个分水岭,一到三重,侧重炼皮肤,炼至第三重,皮肤坚硬如铜,可抵御一般的拳打脚踢。

  四到六重,炼骨为铁,到了第六重时,可徒手搏斗野兽。

  七到九重,炼脏腑如金,普通刀枪难入。

  叶凌月想要必胜,那就势必要突破炼体第四重,但炼体第四重突破起来,又谈何容易,毕竟以后每突破一重,时间都将会是过去的数倍。

  叶凌月心中感慨着,决定进“鸿蒙天”采集一些新的聚元草。

  一进“鸿蒙天,”叶凌月愣了愣。

  原本长势正好的聚元草,东倒西歪了一大片,她正肉疼着。

  忽然发现,草丛里有一团白绒绒的小东西。

  那小东西,还没发现叶凌月这个不速之客,它正撅着屁股,专心地用小爪子刨着土,它的脚下,是一株年份最久的十年聚元草。

  鸿蒙天还有动物

  叶凌月诧异之余,小心地走上前去,刚要抓住小家伙,哪知还没有走近,小白球嚯地一声,

  就如一道白闪,避开了。

  这下子,叶凌月可是看清楚了那小家伙的模样了。

  好,好可爱

  那是一只绒球状的狐狸犬,只有茶杯大小,浑身上下圆滚滚的,短胳膊短腿的,洁白无瑕的毛上沾着露水,一双婴儿蓝的大眼睛,黑亮亮的鼻尖上还沾着点泥巴。

  看到叶凌月时,小狐狸犬蓝宝石的眼里,闪过丝人一样的慌张。

  “小家伙,你住在这里”叶凌月上前走了几步,哪知道那小家伙戒备心很重,一调头就冲进了白雾里,它的速度太好快,竟是比后天高手的叶凰玉还要快很多。

  “哎,不见了,原来它是藏在那片白雾里的。”白雾是叶凌月暂时没法子穿越的,她只能悻悻然着。

  再看看那片乱糟糟的聚元草,叶凌月眉头皱了皱,随即又松开了。

  过了数个时辰,鸿蒙天又恢复了平静。

  白雾中,那头小狐狸犬在反复确认了几次,叶凌月已经不在了,才迈着小短腿,爬出了白雾。

  地里的聚元草已经被拔光了,新的聚元草至少要一天后才能长出来。

  吱哟

  小狐狸犬的鼻子皱了皱,有些恼火地叫了一声,声音奶奶的。

  它忽然闻到了一股香味,小脑袋四下张了张,瞥见了一碗香喷喷的羊乳放在了地上。

  吱哟

  有些疑惑,小狐狸犬在羊乳旁停留了一会儿,用鼻子嗅了嗅,随即抬起了小爪子,傲娇地将羊乳推开了,又钻回了白雾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