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体第一重到炼体第二重,三天

  炼体第二重到炼体第三重,十五天

  叶凌月这种惊人的突破速度,在叶家绝无仅有。

  即便是曾经的叶家第一天才叶凰玉得知女儿又突破了的消息时,也傻了眼。

  可能是,女儿在练武方面,真的是天赋异禀吧,叶凰玉也只能这么回答自己了。

  不过,叶凌月突破了炼体第三重后,按照叶凰玉早前答应她的,就必须该传授她叶家的基础武学了。

  “大夏武学分为九流,我今日传授你的为崩雷拳,是一种九流武学,亦是我叶家太祖创下的一门独门拳法,这套拳法势如雷,敏如闪,练到了极致时,可发出六道蓝色的闪雷光芒,可崩石断玉,因此得名崩雷拳。”叶凰玉心知女儿对武学早就有所向往。

  但叶家家规规定,只有达到了炼体第三重方可学习基础武学,叶凰玉才会拖到今时今日,才传授给叶凌月。

  九流武学,叶凌月对武学不过是初涉,并不在意武学的等级。

  她只知道,那一日,她和叶青对战时,对方使用的就是崩雷拳,不过叶青当时,还只能发出两道蓝光,想来他的崩雷拳还没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我先打一遍崩雷拳,你且将全部招式看清楚了。”叶凰玉说罢,衣袖一拂,背部微弓,只见她脚下踏开了一套步伐。

  叶凌月瞪大了眼,一瞬不瞬盯着娘亲叶凰玉。

  拳法到了最后,六道雷影如风驰电掣般,唰唰,连空气都瞬间扭曲了起来。

  叶凰玉的速度并不快,可一套拳法打下来后,叶凌月却只记住了一半。

  叶凰玉很是耐心,又打了一遍,这一次叶凌月总算是将整套拳法都记了下来。

  “崩雷拳虽只是九流武学,但若是能做到六道雷影齐发,形成的崩雷之势,足以崩裂一块大石。你才是初涉,只要能将拳法记齐全了,就很不”叶凰玉收起了拳势,她话音才落。

  只见叶凌月脚下滑动,双眼炯炯有神,缓缓照着方才叶凰玉的拳法,打了一遍,到了最后出拳之时,只听得唰的一声,一道蓝影从她的拳上爆出。

  那道蓝影只维持了短短一个呼吸,可却的确是崩雷拳的蓝影。

  “只有一道。”叶凌月扁扁嘴,对自己很不满意。

  连叶青那种货色,都可以打出两道雷影,她居然只能打出一道。

  叶凰玉哑然。

  第一次练崩雷拳就打出了一道雷光,女儿变聪明后,带给她的惊喜未免太多了。

  “欲速则不达,你多练几次,自会打出更多的雷光。”叶凰玉哭笑不得。

  就这样,母女俩一人练,一人指点,不知不觉,天就暗了下去。

  直到暗夜里,闪过了第二道雷光,母女俩才有说有笑地进了屋。

  不远处,叶孤看着母女俩,面色深沉。

  天边才刚亮起一片鱼白。

  北庄外,人影晃动。

  只听得一阵凛冽的拳风,晨曦中,四道蓝色的雷影,唰唰唰唰,雷影落在了一棵老树上,树干顿时一片焦黑。

  “终于打出了四道雷影,不过距离打出六道雷影,还有不小的差距,”叶凌月擦擦额头的汗水。

  经过了数日的练习,她的崩雷拳总算是小有所成。

  天亮后,叶银霜又像往常那样,来找叶凌月一起去武堂。

  “凌月,你的皮肤真好,咱俩一起在大太阳下练武,凭啥你一点都没晒黑”叶银霜瞅着叶凌月越来越水灵的模样,羡慕不已。

  银霜今年也十五岁了,女子到了这个年龄,也变得爱漂亮了。

  她五官长得不错,就是自小就在武堂里练武,顶着个大太阳,皮肤越来越黑,跟个黑炭头似的,为此,她没少被叶家的几个兄弟姐妹嘲笑。

  “我平日,都用这种药草汁泡澡,想来是药草的缘故,你要喜欢,可以拿回去试试。”叶凌月莞尔一笑,叶银霜对自己挺好,送她一瓶稀释过的聚元液也没什么。

  叶银霜笑眯眯地接了过来。

  两人一起走到了武堂外,哪知才刚到了门口,就见了叶青带着几人,堵在了门口。

  “叶凌月,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居然敢到武堂来。”叶青被叶凰玉打断了双臂,在家养了半个月伤。

  他伤势一好,回到武堂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叶凌月算账。

  “凌月mèi mèi是三姑的女儿,她也姓叶,怎么就不能来武堂了。”叶银霜叉着腰,摆开了骂街的架势。

  “她算什么叶家人,她不过是被洪府赶出来的一个小贱种。”叶青哈哈大笑着。

  “好你个叶青。”叶银霜早已将凌月当成了好朋友,她为人仗义,一听叶青的话,顿时火冒三丈,蹿上前去。

  只见她体表犹如染上了一层铜光,正是炼体第三重的迹象。

  叶青却是不慌不忙,只见他嘿嘿冷笑了两声,忽地骨头一震,背上发出噼噼的骨骼伸展的响声,一双臂如铁棍般朝着银霜砸了过去。

  双臂如铁,铁骨铮铮,是炼体第四重的表现。

  难怪叶青有肆无恐,原来他这半月养伤下来,叶凰城给他用了不少灵药,让他因祸得福,一下子从炼体第三重突破到了炼体第四重。

  “炼体第四重”

  炼体第四重,叶青在实力上硬生生压了叶银霜一头。

  叶银霜心知不妙,可想要退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叶青双臂砸向了银霜时,两道蓝影越过了银霜,扫向了叶青。

  “崩雷拳。”

  两道蓝影,犹如雷闪过境,形成了一股大力,叶青手臂一麻,脚下噔噔往后退了一大步。

  叶青原本形势大好,却陡然生变,所有人都是一惊,齐齐看向了蓝影袭来的方向。

  他定睛一看,出拳的竟是叶凌月。

  “叶凌月,你敢偷学叶家武学,我这就告诉爷爷去。”叶青的手臂上,皮肤已经被崩雷拳给烧焦了。

  可他不怒反喜,叶家家规,炼体第三重方可修炼基础武学,叶凌月入武堂不满一个月,她区区一个炼体一重,会使用崩雷拳,不用说,一定是叶凰玉偷偷传授她的。

  好一个叶凰玉,上一次的账还没算清,她这一次,就又忤逆家规。

  这次,他一定要将这对废物母女赶出叶家。

  “叶青,你除了会告爷爷告亲爹,还会做什么。崩雷拳是我娘光明正大的传授给我的,没有违背家规。”叶凌月凛然说道。

  “你撒谎,除非你突破了炼体第三重,否则你不可能学崩雷拳。”叶青恼怒不已。

  “你都能突破炼体四重,我为何不能突破炼体第三重,”叶凌月扯了扯嘴角,看叶青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白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