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有家药材铺,那是镇上最大的药材铺子。

  叶凌月先拐走进一家杂货铺,买了顶斗笠戴上,再进了药材铺。

  药材铺子里,各种叶凌月说不出名的药草,琳琅满目,价格自然也很不菲。

  见进门的人戴着斗笠,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药材铺子的伙计爱理不理。

  “我想出售聚元草。”叶凌月走上前去,她刻意压低了声音,让人猜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来。

  聚元草能凝聚天地元气,对于炼体三重以下的武者很有好处。

  秋枫镇里一些家境殷实些的家庭,都会在院落、房间里栽种上几株聚元草。

  叶凌月取出了聚元草,大概有十余株,每一株都是她出门前刚采摘下来。

  “这里不收来路不明的药草。”小二看也不看聚元草,干巴巴地回了一句。

  叶凌月也看出了伙计的不屑之色,她才不卖聚元草给不识货的人。

  “客人,还请留步。”药材铺的掌柜快步走了过来,他拿起了叶凌月的聚元草,仔细看了一遍。

  枝杆挺拔,叶片茂密,上面连一个虫洞子都没有。

  掌柜越看越惊喜,该死的伙计,差点就让他赶跑了一名贵客。

  药材铺掌柜的眼力,又怎会看不出,这些聚元草不简单。

  叶凌月这一批从鸿蒙天里采集出来的聚元草,最差都是三年生的聚元草,有几株,甚至已经达到了五年生。

  掌柜在秋枫镇开了几十年药材铺,也是个人精,暗中打量叶凌月,见她戴着斗笠,知道对方有心隐瞒身份,也就不多问。

  “姑娘,方才多有冒犯,这些聚元草我们要了。三年生的,一百文一株,五年生的,两百文一株,十年的五百文,十五年以上的八百文。以后姑娘若是有聚元草,全都照这个价格收购,年份越高,价格越高。”药材铺掌柜一脸的恳切。

  粗粗一算,这一批聚元草就可以卖出几千文钱,折合成银两大概相当于一两多银,北庄一个月的月俸也不过十两银。

  接过银两时,叶凌月心中一阵窃喜,她空间里的聚元草每隔几日就可以长出一小片,除去提纯,一个月下来,可以出售上百颗聚元草,这可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掌柜的,我还想再问一件事,你们铺子里可有出售五品的丹药”叶凌月问道。

  “五品丹药姑娘,你真爱说笑,我们这种小地方,哪来的五品丹药,那种丹药只有县城都不一定有出售,一颗就要数万两黄金,”掌柜摇了摇头。

  数万两黄金

  一两黄金为十两白银,一两银等于一千文钱,那是要多少株聚元草,叶凌月不禁咂舌。

  据叶凌月所知,叶家全年的收入也不过万两黄金,而且从秋枫镇到县城路途遥远,叶凌月只能是暂时放下了买五品丹药的念头,离开了药材铺。

  “掌柜,不就是聚元草嘛,哪能卖得出那么高的价格,”药材铺伙计忍不住问道。

  “死小子你懂得什么,”掌柜敲了伙计一个爆栗,“普通的聚元草只能用来栽种在院落里,三年以上的聚元草可就不同了,一旦送到了县城里那些人的手中,练成了一品灵液,甚至是灵丹,那就身价翻了数十倍啊。”

  药材铺掌柜连忙命人将聚元草送往了县城。

  叶凌月得了银子后,在集市里转悠了下,想要买些新的药草种子,只可惜毫无收获。

  回到了北庄,叶凌月让刘妈准备了一桶热水。

  她在武堂时出了一身汗,褪去衣服后,叶凌月取出了一个瓶子,里面装着早前提纯出来的聚元液。

  聚元草本就可以聚集天地间的元气,提纯后的聚元液可以直接用来锻炼身体。

  绿色的液体散发出一股特殊的香气,滴入浴桶中在水面上荡漾出了一片片绿色的水纹,叶凌月浸泡在其中,闭上了眼。

  她体内那一颗丹药的药效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这几日,丹田里的元力已经停止了大幅增长。

  提纯后的聚元液,能够帮助她的身体更好地吸收天地见的元气。

  绿色的液体,渗入叶凌月的身子,无数看不见的元气,涌向了叶凌月的身体内。

  骨骼和肌肉,都发出了愉悦的声音,体内的脉络也一下子强壮了几分。

  一直到浴桶内的聚元液全部吸收完毕,叶凌月才起了身。

  半个月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这些日子里,叶凌月始终坚持修炼,每次锻炼完,就用聚元液泡澡。

  短短半个月时间里,她的身子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原本瘦弱的身子,就如春天抽芽的柳叶般,高挑了许多。

  皮肤也变得更加如剥壳鸡蛋似的,晶莹剔透,和早前那个被人欺凌的小傻女判若两人。

  这一日,叶凌月像往常那样,用聚元液泡澡。

  经过了半个月,叶凌月每次使用的聚元液的量也增加了不少,最近几天,她一次甚至要用一瓶聚元液。

  这样的耗费量,有必有弊。

  好处是,让叶凌月的元力增长很快。

  坏处时,鸿蒙天里长出来的聚元草都快不够用了,更不用说,拿去药材铺出售了。

  心疼着,将一整瓶聚元液倒进了浴桶,叶凌月闭上了眼。

  随着大量的聚元液进入她的身子里,丹田内,犹如一把火在窜动般。

  火冲出了丹田,蔓延向了全身,倏地,叶凌月睁开了眼。

  “炼体第三重”叶凌月一跃而起,黑黑的眸子闪动兴奋之色,她又突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