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睡了多久,叶凌月鼻尖一阵阵发痒,有股雨后特有的清新空气扑面而来。

  叶凌月睁开眼,她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白雾朦胧的田野上。

  叶凌月低头一看,怀里抱着那盆聚元草不见了。

  几步外的地面上,那株长得绿油油的野草,不正是聚元草嘛。

  叶凌月记得很清楚,娘亲把聚元草交给她时,聚元草明明又枯又黄。

  不过是睡了一觉,聚元草就变了副样子,它的枝杆强壮,颜色碧绿,长势很好。

  叶凌月走了几步,看到了一旁有块黑褐色的岩石,上面雕刻着三个大字:“鸿蒙天。”

  三个大字笔锋锋利,深达数寸,字体隽秀风流,竟是有人靠了指力雕刻下的。

  叶凌月再往前走了几步,可是她发现,四周的白雾越来越浓,她无法再往前走。

  这个叫做鸿蒙天的地方,最多只有一厘地大小,前方也不知通往何处。

  “凌月,天亮了,该起身练武了,”耳边传来了叶凰玉的声音。

  神识一转,睁开眼时,叶凌月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鸿蒙天。

  就在叶凌月离开的一刹那,白雾中,闪过了一双婴儿蓝色的眸子。

  叶凌月离开鸿蒙天后,整了整思绪,回想起今日娘亲就要开始传授她武学了。

  三日后,叶家北庄外,晨曦才刚刚照过了树梢。

  一个纤瘦的人影,正绕着北庄跑步,叶凌月的脚上,各绑着一个铁砂袋,她已经足足跑了一个多时辰。

  叶凰玉是个很严苛的人,在叶凌月立志学武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制定了一套严格的练武的方案。

  每日清晨和黄昏,叶凌月都须外出跑步一个时辰,再呼吸吐纳一个时辰。

  黄昏和清晨,是天地元气最充裕的时候。

  这样高强度锻炼,对于身子瘦弱的叶凌月而言,看上去是不可能完成的。

  但是第一天下来,叶凌月没有半途而废,坚持了下来。

  汗水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地上,随着每一个迈步,地面上都会多一个水印子,叶凌月浑身的肌肉和骨骼都在疯狂地叫嚣。

  但她没有放弃,汗水雨点般落下,她整个人就如水里爬出来一样,跑完了两个时辰。

  叶凌月才盘腿坐了下来,呼吸吐纳了起来。

  叶凰玉要求她每日早晚各跑一个时辰吐纳一个时辰,叶凌月就加倍炼,两个时辰跑步,两个时辰吐纳。

  尽管记忆不甚清晰,但叶凌月隐约记得,她是无意中吞服了怪鼎里的一颗丹药后,一下子开了窍变聪明的。

  那颗丹药还残留着药效,可以加速叶凌月锻炼的效果。

  所以,她越是发狠的锻炼,体内的药力吸收的更快,算上今日,体内的药力应该已经吸收地差不多了。

  呼哧呼哧

  犹如无数口风箱,叶凌月的口鼻、皮肤甚至是全身的毛发,都在贪婪地吸收天地间的元力。

  远处,叶凰玉正在暗中观察叶凌月的修炼。

  叶凰玉本以为,女儿不过是一时兴起,才要求练武,可她这几日的疯狂锻炼,她这个做娘的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那孩子,是真心要练武。

  女儿的性子,坚韧如她,这到底是祸还是福,叶凰玉眼底,神情复杂。

  就是这时,叶凰玉的瞳仁微微一动,她注意到,叶凌月的皮肤上,流淌着一层犹如出赤铜般的光泽。

  那光泽,意味着元气强化皮肤,普通的拳打脚踢,对叶凌月再难造成大伤害。

  只是强化身体皮肤,那可是练体第二重才能达到的。

  武者炼体共分九重,叶凌月早前不知何故,突破了炼体第一重,叶凰玉只当是偶然。

  可短短三日之内,女儿居然又突破了,这绝不是偶然。

  足足两个时辰之后,当体内的最后一丝神力也消耗完毕,叶凌月才睁开了眼,她一跃而起,只觉得身子轻快如燕。

  “怎么感觉丹田里的元力又丰富了一些。”叶凌月诧异着。

  “那是因为,你刚突破了炼体第二重。”叶凰玉含笑走了上来。

  又突破了,这一次是在呼吸吐纳时直接突破的。

  “娘,那一天我和叶青比试,他用了一种拳法,凌月想学那种拳法。”叶凌月见叶凰玉一脸的欣喜,趁机问道。

  叶凌月是个女人,她恰好还是个很爱记仇的女人,叶青的仇,她一定要报回来。

  “才刚学会走就想跑了,叶青用的那套拳法,是我们叶家的基础武学,名叫崩雷拳。叶家家规,只有达到了炼体第三重后,才能修炼武学。等你达到了,娘自会教你。”见女儿一脸的跃跃欲试,叶凰玉哑然失笑,替女儿擦去了额上的汗水。

  炼体第三重,她,一定会达到的叶凌月在心中暗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