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不打残你,我就不叫叶凌月”叶凌月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身体内,迸出了一股可怕的气势。

  “哟,傻女要发威了,你们都让开,本少爷今日就让小傻女知道,天才和废物之间的差别。”叶青嗤笑出声,他身旁的那些奴才,也嬉笑着散开了。

  叶青已经是炼体三重,他在叶氏家族年轻一辈中,实力排得上前十。

  至于叶凌月,一个傻女,根本就没学过武,她根本没机会对叶青造成任何威胁。

  叶青看不起叶凌月,他甚至连元力都没用。

  叶凌月几个纵步到了叶青身前,双拳朝着他的胸膛轰了过去。

  一拳轰出,隐隐间拳风凛冽,当叶青意识到不对头时。

  轰

  叶凌月眼底,冷光涌动。

  众奴才惊然,叶青竟被这一拳,硬生生退开了几步。

  “炼体第一重”叶青被逼退了数步,胸口更是好阵生疼,但他最诧异的却是叶凌月方才那一拳。

  叶青感觉到,叶凌月的那一拳里,有微弱的元力波动。

  叶凌月一拳得手,可以感觉到,叶青的皮肤坚硬如铜,这就是武者的实力。

  王贵等人也傻眼了,不过是个把时辰,小傻女非但不傻了,还一下子突破成了炼体第一重。

  “叶凌月,你居然敢瞒着家主偷偷学武。就算是你学了也没用,方才那一拳,本少爷要你双倍奉还。”叶青恼羞成怒,他厉喝一声,但见他的双拳上,发出了两道雷电般的拳芒。

  “小小姐,快跑,那是崩雷拳。”刘妈一看,大惊失色。

  叶青少爷这一拳,已经用上了叶家的基础武学,这一拳下来,非同小可。

  叶凌月才刚突破了炼体第一重,根本不会是使出全力的炼体第三重的叶青的对手。

  千钧一发之际,门外一个人影如雷闪般,挡在了叶凌月的身前。

  叶青的拳头撞上了来人,拳离来人还有半尺距离,叶青只听到自己的手腕喀拉拉作响,一股强大的斥力将他整个人甩了出去,砸在了墙上。

  手臂传来了阵碎裂般的疼痛,叶凌月身前,如天神般站着个女子。

  女子脸颊微陷,面色青白,但身姿挺拔,柳眉杏目,不怒而威,自有一股说不出的气势。

  “叶三小姐”叶家的家奴们这才看清了来人,个个吓了个半死。

  叶凰玉,叶家家主的第三女,曾经叶家的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她三岁突破炼体第一重,十五岁突破后天,若非是所嫁非人,她很可能会成为叶家史上第一个先天高手。

  如今的叶凰玉虽是不比当年,可即便是身有旧伤,她依旧是一名后天高手。

  “叶凰玉,你敢伤我,我爹不会放过你的。”叶青疼得死去活来,他的手腕脱臼,小臂骨被叶凰玉震了个粉碎。

  “你爹算个什么东西,他来了,我照打。”叶凰玉搁下了一句话。

  由于王贵父子俩克扣月俸,叶凰玉每隔个把月就会上山采药,猎杀一些野兽来补贴家用,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

  叶青等人也是知道叶凰玉的习惯,所以每月的这几日,都会欺负“叶凌月”,但是他们下手都很小心,都是暗伤。

  “叶凌月”又是个傻女,也不知道告状。

  若非是今日遇上了,叶凰玉还不知道女儿一直以来,都受人欺负,想到了这里,叶凰玉更加愧疚。

  她的女儿,她一根手指都舍不得碰,这群人,竟敢伤她。

  叶青的爹不来还好,他若敢来,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就揍一双

  “走着瞧,我告诉爷爷去。”叶青哪里敢和叶凰玉呛话,只能由着几名仆人搀扶着,落荒而跑。

  身后,叶凌月听了,吐了吐舌头,给咱家的娘亲默默点了个赞。

  叶青的那番辱骂,让叶凌月误以为自己的便宜娘是个悲情的弃妇式人物,哪知道却是个酷的掉渣的护短狂。

  叶凰玉一回头,看到了自家女儿正瞅着自己,黑黑的眼珠子转个不停,哪里像是个傻女。

  叶凰玉有一刹那的愕然。

  “小姐,小小姐她不傻了。”刘妈念叨着。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刘妈,你今天已经说了第二次了。

  “娘。”迟疑了下,叶凌月喊了一声。

  叶凰玉的身子震了震,眼眶里涌上了一片热意,这一声娘,她足足等了十三年。

  刘妈张罗着母女俩吃饭,席间,叶凰玉还询问了几句,叶凌月是怎么变聪明的。

  叶凌月只是含糊其辞着,说是撞了脑袋,醒过来时,就已经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娘,孩儿想练武。”叶凌月放下了碗筷,脆声说道。

  和叶青的那番比试,让叶凌月强烈意识到,要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她必须成为强者。

  无论是谁,那些欺负了她的,欺负了娘亲的人,她都不会轻饶。

  “练武很辛苦,它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就的事。凌月,你可是下定了决心”叶凰玉颇有深意地看了叶凌月几眼。

  “孩儿不会放弃,请娘亲成全。”叶凌月坚定不移。

  叶凰玉意识到,女儿这一次劫后重生,整个人都不同了。

  “你既已经下定了决心,娘明日开始就传授你最基础的入门武学,这里有株聚元草,它能够集聚天地元气,你将它栽种在房内,对你日后的修炼有利。”叶凰玉这次上山,本意是挖一些对自己的伤势有好处的药草,无意中却发现了这株灵草聚元草。

  “娘,聚元草那么珍贵,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叶凌月看得出,叶凰玉身上带着伤,而且是很难根治的老伤。

  “聚元草对娘的伤没什么用,只有五品的丹药才能治愈娘的伤。”叶凰玉摇了摇头,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的伤,这么多年,对于痊愈,她早已是不抱任何希望了。

  “五品的丹药娘,是不是有了丹药,你的伤就会好了”叶凌月追问着。

  “傻孩子,五品丹药在省城都很难得一见,何况是秋枫镇这种小地方,你今日受了伤,吃过饭就早些去睡吧。”叶凰玉也有几分疲倦,她抚了着女儿的头发,苦涩地说道。

  叶凌月只得抱着那株长得和杂草没啥两样的聚元草返回了房间里。

  由于白天失了太多的血,叶凌月回到房内没多久,泛起了困来,抱着那株聚元草睡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