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之后,绝情山庄。

  冰雪初融,正是三月樱花盛开的季节,绝情山庄那四季不败的绯红樱花更是开的红艳,微风一吹就能卷起半树的花瓣,纷纷扬扬,如同冬日里那缱绻浪漫的飞雪。

  夏紫鸢带着幽瞳离开后已经过了三年,为了能让幽瞳回来之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他,楚殇便将天龙国的所有琐事都推给了洛瑾炎,自己整日在绝情山庄等待着幽瞳回来。

  母妃真的复活了,非卿皇帝为了她干脆将皇位传给了洛瑾炎,然后就整日陪着楚虞游山玩水,标准的要美人不要江山。

  洛瑾炎被这两个不负责任的兄长和父亲给气得直跳脚,成了皇帝之后整天待在皇宫,被绑在御书房整天对着那满桌子的奏折,根本就没有办法兑现那个要和可馨走遍世界的诺言,好几次他都想要丢下皇位逃跑,却被那些大臣们寻死腻活的给拦了下来。

  冥岸谷成了天下第一的shā shǒu组织,风玄羽很有管理这些的天赋,那个曾经被他用来收集情报的暗楼如今也并入冥岸谷麾下。

  玄神国太子慕容泉在一年前登基,并且废除后宫,只有医仙柯葵一个皇后。

  虹族在夏紫鸢的要求下更改了族规:只要有人想离开幻蝶谷去外面的世界,都可以到大祭司那里获得许可,但却要答应两个条件,第一、不准泄露虹族的身份,第二、不准随意惹事伤人。

  轩辕一族也在轩辕明月的带领下重新走进人们的视线,成为了一流的血继家族。

  所有的一切都在向着好的一面发展,除了他。

  真正分开了他才知道,原来三年的时间竟然这样难熬,和之前的那三年不同,那个时候他知道幽瞳在哪,他甚至可以每天跟在有幽瞳在的地方,没有让她离开过自己的视线。

  楚殇闭上眼睛,靠在树下假寐。

  恍惚间,他好像又梦见了初见幽瞳时的景象。

  清淡柔和的月光下,少女一身白衣,手持玉箫,微微闭目,吹奏着清冽无双的箫曲……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将无法忘记这个景象,这将成为困扰他一生的迷梦。

  倏地,耳边似是传来了那似水箫音,浅眠假寐中的楚殇被从梦中惊醒,他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那端坐在树上的少女。

  她只穿着简单的纯白纱裙,飘舞的绯红色花瓣沾在了她的裙摆上,像是盛放在皑皑白雪中的傲骨红梅般装点着她的美,黑发如瀑,眉如远黛,微微阖着双眸,唇边正放着一支玉箫轻轻吹奏,清丽无双,美丽出尘。

  她似是发觉了楚殇的注视,将那支玉箫微微拿开,那双一金一银的异sè māo瞳看向他。

  “为什么,不吹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中带着喜悦。

  “因为,有人打扰。”她轻声说。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我深爱的人。”楚殇说着,他靠在树干上望着如雨飘下的花瓣,似是在回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样,她坐在树上chuī xiāo,我则是身受重伤只能靠在树下。她是第一个能让我无条件给予信任的人,或许所谓的一见钟情就是这样了吧。”

  “我曾经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顺利的走下去,可是命运却和我开了个玩笑,我和她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再次见面的时候,我和她设下了一场赌局,其实这只是在找个理由把她套留在身边而已,每天都能光明正大地看着她,拥着她,让她站在我近在咫尺的位置呵护她。我隐瞒了我的身份,知道早晚有一天会曝光,就像是镜花水月的幻境,是幻境就终有一天要被打破,但是我还是自私的什么都没说……会变成那样的结果,或许我要负很大的责任。”

  “最后,她对我说她输了那场赌局,她早就爱上我了,只是因为不想输而不愿意承认,其实我想对她说,输的那个人是我,早在那赌局开始之前我就已经爱她爱的无可救药。”楚殇一点一滴的诉说着他对幽瞳的爱,让人听了不能不为之动容。

  “那么作为对输家的惩罚,就让你一辈子对她不离不弃,不许发脾气,发脾气了也不许用东西砸人,砸人也不能砸她,不可以质疑她的任何决定,让你往东不许往西,买东西的时候你拎着你掏钱,每天给她做饭,生了孩子你带着……怎么样?”她从树上一跃而下,站在他面前,一金一银的异sè māo瞳中充满戏谑。

  楚殇伸手紧紧地将她拥进怀里,宠溺一笑:“求之不得。”

  (全文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