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密布,狂风席卷。

  电闪雷鸣间,豆大的雨珠倾泻而下,给这原本就恶劣的局势就增添了一丝霜雪。

  海上的由远及近的飓风似是连接着天空与海水,不断的的旋转着,愈演愈烈,如此可怕的一幕,让人看着都心生恐惧。

  一道闪电落下,似是劈开了天际,又仿佛劈开了大海,又是一道海浪拍过来,原本爪子有些跃跃欲试的萨尔萨斯又立刻被个正着差点掉进海里,爪子不由死死抱住船栏。

  “阿嚏!~”人性化的打了个喷嚏,鼻子被海水呛得有些难受,帕尔萨斯不由得把目光从那个幸灾乐祸的讨厌狐狸小子转向了自家的小主人。

  幽瞳全神贯注的掌舵之间不忘了瞥一眼可怜兮兮的帕尔萨斯,雨珠拍打在身上有些生疼,也有了冰冷,这样下去帕尔萨斯一定会掉进海里的!

  幽瞳猛地转动船舵,借由着一个海浪的起伏,船身猛地倾斜翻转,帕尔萨斯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甩上船去。

  一个危机解除,可是船身却距离海上的飓风越来越近,可怕的吸力迎面而来。

  “洛瑾轩,用你的火之血继和妖炎凶剑的最大力量!攻击那飓风!”风雨肆虐,幽瞳娇喝的声音在这风雨中显得是那样娇小柔弱。

  这无疑不是一个疯狂的举动,攻击那个飓风?恐怕这世界上只有她才会想得到,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而且很有趣!

  妖炎剑已出鞘,苍炎随风肆虐。

  狂风暴雨并没有对这纯白之色的火焰有任何的影响,相反在暴雨的洗礼之下,那纯白之色反而更加旺盛!一片耀眼的火光在这无尽的黑色之中尤为的亮眼,非但不显单薄,反而有将这暴雨吞噬的趋势。

  火都烧的没有火的颜色了,那苍炎的温度,仿佛连周围的空间都能烧到扭曲变形,可与之成为正比的,也同样是洛瑾轩的脸色。

  血继为身体的力量,过分的透支这些力量,会让人变得很是疲惫,特别是这么强大的火焰。

  眨眼间,一条偌大的银白长龙已经飞向了那道海上飓风,火龙的温度高到无法预估,盘旋在海上飓风的周围,那飓风竟然有缩小的趋势!

  风雨的势力不减,幽瞳用力的扳着船舵,飓风的力量不小,被火龙缠了那么半天还没消失干净。

  即便是幽瞳使尽了力气可是依旧没有办法转动船舵半分。

  一个温厚的胸膛靠在自己的背后,被风雨吹打的苍白冰冷的小手上也覆上了一双温暖白皙的手。

  回头,洛瑾轩有些苍白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黑眸看着她,“我来帮你。”

  幽瞳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两人一起用力。刚刚被甩上船的帕尔萨斯晕的七荤八素,见到此情景之后也甩了甩脑袋迫使自己清醒过来,双爪帮忙推着船舵。

  两人一兽一起用力,船舵这才开始缓缓转动。飓风还在在缩小,风的吸力也在缓缓收敛,幽瞳抓着船舵的手被磨破了皮,正开始渗血。

  不过她没出声,只是继续推着船舵不放。

  “啪”一声脆响在风雨中传进幽瞳的耳朵,幽瞳似乎能感觉船舵在转了,不过……不是推的,是开始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