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瞳一个不稳,险些摔在甲板上,不过好在她反应的快,迅速的扶住船栏站稳。

  洛瑾轩则是一脸的意料之内,剑鞘撑着船的甲板,看着远处天空迅速密布的漆黑乌云,像是在喃喃自语:“果然还是遇到了。”

  “你说什么?”听力极好的幽瞳听到了洛瑾轩的喃喃自语,眉头一蹙,有些疑惑。

  “要到达云莱之岛的所有船只几乎都会遇到这个海上飓风,它们是云莱岛的天然屏障。里面的人出来,不会遇上,可是要进去,却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可能遇到。交通出现问题,外界的人很难到达云莱岛,这也是云莱岛被独立出来的一个原因。”

  说完,洛瑾轩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幽瞳,“看起来你好像一点都不意外。”

  “那当然了,云莱岛这样的传说之中的地方,又是一个藏着绝对密宝的宝库,没有像样一点的东西守着,我会觉得那东西只是一个垃圾的。”

  幽瞳语气平静,唇角带着自信从容的笑,“我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危险的挑战,有挑战,才能让我变得更强。灾难总是接踵而至这正是世间的常理不对吗?难道随便找一个理由就可以躲过灾难,就可以有谁可以来救你吗?”

  洛瑾轩微微惊讶,惊讶这是出自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之口,心底不知道在叫嚣着什么,面色平静的继续问道:“那如果死了呢?”

  “死了,就证明我不过如此程度而已。”幽瞳的笑容狂傲自信,“我有我自己的原则,我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所以才会让你和我一起去亚特兰蒂斯,但是这句对不是我在逃避灾难,我只是降低了一下灾难的难度。”

  “你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十二岁的女孩。”洛瑾轩眸光深邃,转而又笑出了声,“看样子是我小看了你。”

  “……别废话了,快点收起船帆!”幽瞳白了一眼灾难当前却依旧淡定欢笑的洛瑾轩,跑到船头便开始掌舵。

  洛瑾轩也很听话的迅速收起船帆,在遇到暴风的天气不能拉开船帆,这是所有在海上的航海者都知道的事情。

  船依旧在剧烈的摇晃,狂风逐渐加大,原本在旁边钓鱼钓的不亦乐乎的帕尔萨斯一个趔趄,差点就摔下海去!

  死死的抱住船栏,帕尔萨斯欲哭无泪,不敢松爪,因为一旦松爪它就掉下去了!它可不会游泳啊!可是现在又爬不上去,怎么办是好?

  一双蓝色竖瞳此刻泪眼汪汪,可怜兮兮的看着那边收帆掌舵的俩人。

  洛瑾轩眼角自然是瞥到了帕尔萨斯求救的目光,但是这一只平时神气的不可一世的伪狮子此刻被海浪弄得像一只受了水灾的小狗一样,爪子抱着船栏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可笑,洛瑾轩顿时就没有救它的心了……

  洛瑾轩唇边微笑的弧度越来越大,看的帕尔萨斯恨不得一爪子过去把他给拍进水里,原本可怜兮兮的目光变成了愤怒,露出了尖牙,发出低低的兽吼,像是发怒的前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