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丢?当它是三岁小孩儿么!

  数蚂蚁的帕尔萨斯爪子微微嵌进了地面一点,沉默,没说话,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洛瑾轩装作腹黑的笑着,逗弄起帕尔萨斯,他知道,这只伪狮子能够听得懂他说的话。

  洛瑾轩走过去,伸出那白皙的不似男人的手,拍拍帕尔萨斯的头上的白色尖角,看似好意地说道:“但是如果小帕尔你实在害怕走丢,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留下来陪着你的。”

  勉为其难?它才想说这句话好不好!

  白色的大爪子又微微嵌进地面,在地面留下一个深深的爪痕,帕尔萨斯怒了:它会害怕?!开什么国际玩笑!即便是害怕也不要这个笑里藏刀邪气四溢的臭小子来陪着它!

  还勉为其难……帕尔萨斯顿时就觉得脑中某根弦瞬间崩断。

  帕尔萨斯趴在原地酝酿情绪,幽瞳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帕尔萨斯很孩子气的一点她是知道的,而且身为恶魔之兽的帕尔萨斯很讨厌人类把它和普通野兽混在一起,这是所有有灵智的兽都有的共同特点。

  因为它们会觉得,这是在侵犯它们的尊严。

  拍着自己尖角的那只手还没拿下去,帕尔萨斯情绪酝酿到满值,顿时后腿一蹬,一跃而起,张口就准备咬向洛瑾轩。

  地面飞沙走石,看起来很是凶险。

  结果,刚扑到半空的帕尔萨斯被幽瞳一个淡淡的眼神阻止。萎靡的缩回地面,鼓起脸狠狠的瞪了眼洛瑾轩,然后扭过头屁股对着他,继续装模作样数蚂蚁。

  “算了,帕尔萨斯丢不了,刚好我一个小孩子估计他们也会看轻我,你就跟我一起去好了。”幽瞳妥协。

  其实,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洛瑾轩是故意的。

  他故意逗弄帕尔萨斯来咬他,为的就是让人觉得把他和帕尔萨斯单独放在一起很危险很危险,说不定会出现哪一个突然受伤的情况,于是不让他们在一起待着。

  稍微聪明一点的人或许能想到这些,不过再往深了想的话,这也算是一种一石二鸟的试探。

  洛瑾轩,说不定只是在试探帕尔萨斯。一只拥有灵智如此听话的兽,很难让人不怀疑它会不会说话,依照帕尔萨斯易冲动的性格,说不定很快就能忍不住开口骂人。

  “走吧,我们一起去找船。”幽瞳对洛瑾轩说道。走了几步,回头对着帕尔萨斯说:“帕尔,乖乖的待在这里,别惹事啊。”

  尾巴甩了甩,帕尔萨斯也没出声,算是默认。

  幽瞳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加上她对洛瑾轩并没有百分之百的信任,所以一路上她都在保持着沉默。

  “怎么了?我欺负的你狮子,所以生气了?”洛瑾轩抱着凶剑妖炎,妖炎的火红色给一身白衣的他多增添了几分妖艳。他摆出一个万分无辜的表情,“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逗弄小狮子的,只是对他能听懂人话这一点比较好奇而已,并不是别有目的。”

  他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承认了?

  幽瞳发现,他突然有些看不懂洛瑾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