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幻术,最大的特点就是精神折磨,而莲青眸的幻妖结界更是能将人关在一个幻术的世界,营造出一个虚假空间,将一个人最惧怕的永远在自己眼前循环,折磨一个人的精神,”帕尔萨斯见到幽瞳脸上疑惑,躺在一旁凉凉的开口。

  天蓝色的竖瞳看了眼洛瑾轩,随即他别过脸去。他才不承认他有那么一点点的佩服这个小子,若换做常人,在那种地方带了一个晚上,受了一个晚上的折磨还能活着没导致精神崩溃,那简直就是奇迹!

  幽瞳一僵,那还真是一个残忍的招式呢。

  因为是精神上的折磨,让人相似又死不了,只是让你精神崩溃,让你重复你心中最痛的一幕。

  不得不说,这样的攻击,成为自己的武器很好,但是成为别人的武器就只有让人感觉麻烦的份!

  洛瑾轩似是在梦呓着,眉毛蹙紧,一只手死死地拽着幽瞳的手,力道之大,手背上甚至都显现出淡青色的青筋,拽的幽瞳生疼。

  想要将自己的手拽出来,可惜她越挣扎洛瑾轩拽的越紧。最后幽瞳只有放弃,老实的坐在床边,任由他拽着自己不放。

  叹了口气,幽瞳将他的头放在自己腿上,让他和自己都方便拽着对方的手,也让洛瑾轩更安稳一点的躺着。

  洛瑾轩的身躯在轻微的颤抖,拽着幽瞳的手也有些冰凉。

  靠在床头,凝视着洛瑾轩有些痛苦的侧脸,幽瞳鬼使神差的抬起手去帮他抚平蹙紧的眉。

  结果手到一半幽瞳便顿住,因为洛瑾轩已经睁开了那双漆黑璀璨的眸子,正看着幽瞳。

  如夜一样的漆黑之色,仿佛黑洞一样将人吸引进去,使人沉沦,不敢直视太久。

  幽瞳毫不尴尬,淡定的收还僵在半空回手,“醒了。”

  “恩。”洛瑾轩轻轻点头,抓着幽瞳的那只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枕着幽瞳的腿也纹丝未动。

  明明只是和她第二次见面而已,可是洛瑾轩却是完全警惕不起来。

  持续了一个晚上的梦魇还在脑中回放,想忘记,因为太过沉重;又不敢忘记,害怕忘记当时那刻骨铭心的恨而失去自我。

  母妃一次次的离他而去,一次次的被那个人杀害,血迷溅了他的眼。这个场景重复了无数次。

  黑暗中,迷茫,痛苦,彷徨,却在刚刚,突然让他感受到了一抹温暖,像是身处黑暗的人,突然见到了一抹温暖的光。只是想要多贪恋一会儿这样温度,贪恋这样的光罢了。

  任由他抓着,幽瞳也没动。

  说不上来听到帕尔萨斯说“幻术是曾经最痛苦的在面前一次次回放”的时候那种感觉。她甚至是难以想象,那种将自己心中最深的伤口一次次挖开,把心弄得鲜血淋漓的感觉。

  “有人说,如果有些事情放在心里难受,那就找个树洞发泄一下比较好。”挪用了一句绯月曾经对她说的话,幽瞳第一次知道自己还这么好心。

  洛瑾轩抓着幽瞳的手紧了紧,沉默着,没说话。

  幽瞳也不意外,她知道她和洛瑾轩还没熟到这种什么都说的程度呢,没指望他会说什么。

  洛瑾轩闭上眸子,紧紧的抓着幽瞳的手,声音却带了一抹淡淡的苦涩,“昨天,原本就是我母妃的忌日……”

  “……”对于他的开口,幽瞳有些惊讶,却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

  “重复了无数遍,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真的好憎恨自己的弱小,无力,只能看着母妃消失在眼前……”他自嘲的笑着,结果唇角僵硬,比哭还难看。

  幽瞳不语,搂紧他单薄的身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