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过去,幽瞳看着那把发着红芒的宝剑。

  那把剑,就是那个时候架在幽瞳的脖子上,令她感觉到一股灼热气息的剑。

  那是一把剑柄、剑鞘都为剔透晶莹的半透明浅橙色宝玉所制,宝玉晶莹剔透,让人看了以后不自觉的的被其吸引。

  银白的剑身泛着微微的火红,刃上刻着繁复鲜红色的花纹,繁复华美,如同火云缭绕一看就知道做工复杂。剑鞘上也刻着同样的古朴繁复花纹,如若行云流水,同时鞘上还按照北斗七星的模样嵌着仿佛滴血的七颗鸽血红宝石。

  伸出了手,幽瞳想要拿起来看看这把剑来仔细看看的时候,却没想到伸出去的手竟然被剑所拒绝了!

  不用质疑,的确是被剑拒绝了!剑身的血色花纹突然冒出了灼热烈焰,烧伤了幽瞳的手!

  迅速的收回了手,但是手依旧被剑灼伤,幽瞳看着那把剑,眯了眯异色的眸子,转头向帕尔萨斯询问原因,“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凶剑,你不能碰的。”

  帕尔萨斯跑过来,打量了一会儿那把红色的剑,“凶剑要使用是要有条件的,这把剑名为[妖炎],在凶剑中排名第三,只有拥有火之血继的人才能使用,而且,即便是拥有火之血继,也要达到能够不被它的戾气所伤才能用,你没有火之血继不能用。这个少年真不简单,居然这么年轻就能够使用它。”

  “妖炎……凶剑……”幽瞳看着那把剑微微发呆,一手托着下巴,“帕尔,有没有只能让虹族使用的强大一点的凶剑?”

  幽瞳来了一丝兴致,最初听到凶剑的时候因为听说使用它需要特殊的血继要求,所以幽瞳暂时放弃了。毕竟特殊的血继要求就代表了某种血继专属的意思,那么凶剑一定会被这一血继家族保护起来。

  她可不期待沈家的那血继能有专属凶剑,至于虹族,她现在还没那个实力去虹族抢剑,所以她也就放弃了。

  至于现在,见到了妖炎的威力,难免会有些好奇。

  “虹族的攻击血继一般都很强大,所以能用的凶剑也是挺多的。排行第一的[紫魂]、第二的[冰魄]、第四的[万毒]。冰魄是要求有冰蓝眸才能用,要想得到它就必须通过它的考验;万毒,要有幽绿眸才可以,得到它很容易的,现在它就在虹族放着。”

  “但是紫魂确实只有巫尊才能使用,而且在我的认知里面,只有上一代的巫尊大人才得到了它的认可,其他人,一个没有。巫尊大人死了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这把剑了。”帕尔萨斯认真的解释着,幽瞳听得也很认真。

  帕尔萨斯继续道:“剑的排名不见得是用他们的的力量来排行的,而是它们的使用要求和找到它们的难易程度,所以有些排名不见得能说明什么。”

  一个晚上的时间平安地过去,没有人来打扰,第二天早上,雾气比起晚上还要浓郁,可能是时间的关系吧,晚上早上都是雾气最浓的时候。

  一个晚上,洛瑾轩还是没有醒。

  来到了床边,幽瞳刚一坐下,洛瑾轩便拽住她的手,并且死抓着不放,幽瞳看得出来,洛瑾轩并没有醒,难不成在幻术中遇到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