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对幽瞳,洛瑾轩觉得他可以毫无警觉,不用伪装的在她面前,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

  看着对方此刻毫无防备的倒在自己面前,那不用言语的信任,即便是幽瞳再怎么样也无法对他弃之不顾。

  最终,内心挣扎了一番的幽瞳还是叹了口气,对帕尔萨斯道:“帕尔,把他扶到床上去休息。”

  帕尔萨斯顿时露出了鼓鼓的包子脸,然后看起来十分不愿意的直接张嘴叼起洛瑾轩的后衣领子将其拖到床上。

  对于帕尔萨斯孩子气般的报复,幽瞳只是苦笑着摇摇头表示无奈,却也没有出声责备,只是走到床边拿着毛巾将他脸上的点点血迹和虚汗擦干。

  “主人,他这只是因为中了幻术才昏迷不醒的,身上的伤死不了人。”看着准备给洛瑾轩包扎伤口的幽瞳,一旁的帕尔萨斯突然开口提醒,“若不是他精神力强大,恐怕他还没有机会进来找主人你求救呢。”

  “幻术?那不是莲青眸?虹族的巫尊吗?”幽瞳脸色沉了下来,上次见到的那个面具人她还心有余悸,洛瑾轩是怎样惹到虹族的人的?

  “不,就这点幻术,还不是巫尊大人所施的幻术,不然这小子恐怕一辈子都要被关在幻术里面了,”帕尔萨斯否认道,然后开始解释,“成为了巫尊以后,每种颜色的眼睛熟练度都会变得更强,所以我还是分得清的。”

  “帕尔,你知道的还挺多嘛。”幽瞳笑着打趣,不是巫尊,那么,就说明是上一次见到的那个面具人?

  “那当然了,我可是恶魔的守护兽,又在冥岸谷呆了那么久,当然知道!小主人你那个语气简直就是对我的不信任!”帕尔萨斯不满地鼓起嘴巴抗-议道。

  幽瞳装作没听见一样,强硬的跳过这个话题,问道:“精神力受伤,要怎么办?”

  帕尔萨斯甩甩尾巴,“幻术的方面只有一个办法,幻中幻。”

  “幻中幻?”幽瞳重复了一便,根据字面的意思考试猜测,“是说,用另一个幻术将他从这个幻术中带出来?”

  惊讶于幽瞳的思维能力,帕尔萨斯点头,“可小主人你没有莲青眸,还是没有办法的。如果他能挺过去,好一点的是获得更强大的精神力,坏一点的就是精神力受点创伤,如果挺不过去,那么他就只能变成傻子或者就这样死掉了……”

  精神系的血继一直以来都是被当成最危险的血继,不管是幻术的方面还是控制人的方面。

  受伤者不管是靠自己脱离了幻术还是没有逃脱,受创的只是精神、灵魂,精神上的伤痛远比**上要严重得多!

  危险的也不只是中幻术的人,就连施展幻术的人也一样,如果幻术遭到反噬,那么受到重创的将是施展幻术的人,再严重一点,那么血继一辈子都无法使用也是有可能的。

  得知了自己没有办法,幽瞳也只是蹙着眉,沉默不语。

  这时,幽瞳突然注意到窗边的那一抹红芒,那是……洛瑾轩的剑!

  ————题-外-话————

  收藏点击(尤其是点击!)还是涨不上去,伤心了,是狐狸的文写的不好吗?才几千啊,看得狐狸想挠墙的心都有了!!!都没信心写下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