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云亭镇的时候已经接近了傍晚,照例横着走在大街上,一路完全没有人敢靠近,那些普通的马匹则是闻到了帕尔萨斯的味道就跑的老远,就像得了疯羊……呃不,是疯马症一样,不要命一样的跑远,从而造成了不少马的主人摔倒在地的惨剧。

  到了客栈以后,幽瞳直接丢下一张银票,不管不顾的向天字一号房走去!

  到了云亭镇,幽瞳才知道,原来这里要比云霞镇繁华很多,尤其是房间里的那张大床,恩,比在云霞镇的时候要软多了。

  不过幽瞳并没有马上就岛上去睡觉,她已经几天没有洗澡了,身上早就脏的要命,这种情况下她哪里还睡得着觉?

  从包袱里面拿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让小二准备好了热水,幽瞳就让帕尔萨斯出去门外守着了,清洗完毕以后,也已经到了黄昏。

  幽瞳身着一身绯红的纱衣,飘渺随意,一头墨发半湿半干的披散于肩,额前的刘海遮挡住了金色右瞳,银月般的左眸半眯,慵懒的注视着天边雾气朦胧的夕阳,给那双银色琉璃眸更添加了一丝金色流光,花般魅惑的容颜带着远淡的疏离,令人心醉。

  斜倚在客栈的窗前,面前茶案上摆着上好的大红袍。

  微微垂眸,幽瞳看了看旁边已经趴在地毯上睡觉的帕尔萨斯,赶了几天的路都没有怎么休息,它应该是比自己还要累了。

  薄雾渐浓,幽瞳关好了窗户,转身走向了那张柔软的大床躺下睡觉。

  雾气弥漫,夜幕朦胧。

  此时,天悦客栈内的天字一号房内熟睡中的帕尔萨斯睁开了它那双天蓝色的竖瞳,冰蓝色的庞大身躯在黑夜之中特别显眼,帕尔萨斯前驱着身子,四肢有力的白爪在暗夜之中寒光闪闪,紧盯着傍晚时分幽瞳倚靠着的那扇窗子。

  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渐渐的浓了起来,越近,帕尔萨斯的竖瞳内的杀气就越重,利齿紧咬,就等着那扇窗子一打开就立刻扑上去准备咬人。

  一只洁白的素手拍了拍帕尔萨斯的脑袋,帕尔萨斯立刻警觉的回头准备咬去,但是当它回过头以后立刻老实了下来,乖的如同邻家狗狗,原本森寒的利爪也收了回去。

  传说中的魔兽一向感觉敏锐,空气中浅淡的血腥味她刚刚才闻到,至于帕尔萨斯的杀气,她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虽然不是对着自己的,但那实在是距离自己太近了,而且还是那么重的杀气。

  示意帕尔萨斯安静一点,幽瞳转头走向扇窗子。

  有人过来了!

  窗户立刻被打开,浓浓的雾气也渗透了进来,那一片雾气中,一个白色持剑的影子无声无息的跃进。

  进到房间之后的第一时间就是将一把泛着橙红色光芒,散发着灼热气息的剑从背后架在了幽瞳的脖子上。

  白衣的男子背靠着窗,小声的在幽瞳耳边威胁到:“不许出声,不然杀了你。”

  见此,帕尔萨斯立刻的想要扑上去咬人,却被幽瞳的眼神遏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